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原創][血腥] 混沌

[隱藏]

[原創][血腥] 混沌

看見Leona版主也貼了篇文章, 讓我也貼個~
數個月前寫的, 其實是一個夢, 我稍把情節改了, 變了以下這個故事
題目亂作的, 還想不到適合的題目
寫到後來開始有點亂來哪, 文筆幼嫩多多原諒啊~

以下內容可能引起不安(逃)

--------

晨光透過窗簾悄悄地溜進父親的房間,金黃色的,燦爛的瀉了滿地。父親懶洋洋地支撐著笨重的身驅,還有迷迷糊糊的腦袋起床。他昏亂的抓起床旁的鬧鐘瞇起了眼,才發現時針已走過了七時正,而秒針則在一絲不苟地走動著。父親翻了個白眼,便隨手把鐘一扔,鬧鐘輕輕跌撞在柔軟的床上,輕輕彈了一下,發出悶響。父親一邊嘴媢罹B著不知什麼話,一邊搖搖擺擺的走到窗台前撥開窗簾。陽光便都映照在他身上,房間便顯得更璀璨了,昨晚的醉意隨即煙消雲散。父親伸了個懶腰,手在身邊的沙發上胡亂摸索著,才找到昨天回來睡覺前胡亂扔下的眼鏡。他揉了揉眼睛,小心地把眼鏡帶上,然後走到鏡前端詳自己,臉上顯出一副滿意的樣子。他老是覺得今天好像有什麼事情要做似的,等待著一件可使他重新生活的事情。當他瞥見架上的相片時, 他終於想起今天要幹啥了。


父親哼著輕鬆的小調走到廚房去拿了一把菜刀。幼小的女兒還在房間媦蘁庰菕A樣子怪甜美的。她彷彿聽到了父親的哼聲,喉嚨媯o出些類似歌聲的聲音,然後攪著雪白的被子,便扭過身兒面對著落地玻璃窗繼續睡。陽光透過窗簾照在女兒的臉上。父親想,她很美。


父親拿起菜刀開始磨起來。刀在板上發出嘶嘶的聲音,使得遠方熟睡的女兒不由得轉過身子,把被子拉得更緊。


然後他走到小女兒的房間堙C女兒富節奏的呼吸聲使他興奮;那是生命的象徵,是生氣勃勃的姿態。他凝視著女兒的瞼蛋,那幼嫩的肌膚是多麼的白晢。


但他知道自己必須做點事情才能讓自己得到救贖。那是他在夢中得到的啟示。他端詳著手中這數天內已被磨得鋒利的菜刀,又忍不住又多磨幾次,享受著菜刀發出那嘶啞的聲音。他看著尖利的刀鋒,不由得笑了。他一邊玩弄著菜刀,一邊走到女兒的房間堙C


女兒還在熟睡著,安詳的熟睡著。父親端詳著這完美的身子,這被雪白的被子裹著的身子,想起了愛妻。他想起她那說話時甜美的笑容,那走路時優美的姿態,那疲累時沉默的樣子……他想著想著,不由得又笑了。


後來女兒誕生了,使家庭變得更美滿。不過,昨晚愛妻跟女兒過馬路時,女兒自個兒衝出馬路;故妻急忙推開女兒之際,自己卻被迎面而來的泥頭車撞倒,當場死亡。


想到這堙A父親的臉容扭曲了。他皺起了眉頭,神情變得沮喪,開始喃喃自語的說:「芭芭拉,芭芭拉……


他掀起被子,刀子在女兒的身上慢慢地盤旋著,雪白的被子漸漸被染成血紅色。女兒倏地睜大眼睛,破喉尖叫著;但對父親來說,那是漂亮的、淒美的呼喚聲,是故妻對他的歌唱。他想著想著,便更用力的在女兒的身上挖。


鮮血不斷地噴出來,女兒竭力的掙扎,但父親龐大的手壓在女兒的身上,使女兒無法動彈。父親感受著那身體的溫暖,感受著鮮血的味道,彷彿故妻便在附近。刀子在女兒的肚皮上遊玩著,一整條腸子滑到地上,血濺到父親的臉上。他嘗了嘗鮮血的味道,滿足的微笑著。


這時候,窗外傳來急促的跑步聲。父親轉過頭一看,只見隔壁的鄰居驚愕地站在玻璃窗外,愕了好一會兒才喊:「芭芭拉!芭芭拉!」


但父親對他們咧嘴笑了,還揚了揚手上的菜刀。他說:「早上好,你們安好嗎?」然後他又轉過頭來注視女兒。


他發現女兒的臉龐太像愛妻了,他覺得女兒不配。於是他用菜刀把女兒的臉皮割下來,放在旁邊的桌上。他端詳著,端詳著,發覺那臉龐好美啊,就像故妻的一樣美,於是又找了一個透明的盒子把臉龐放進去。


女兒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父親坐在床上嘆了口氣。女兒啊女兒,為什麼你要害死芭芭拉呢,他想。刀子在女兒的內臟間遊旋著,一個個內臟被父親掏出來。他玩弄著女兒的肝。肝感覺很溫暖。然後他又掏了女兒的胃,但嗅到一陣陣怪味,於是隨手把胃一丟,胃被丟到窗前,使窗上也染上了一抹鮮紅色。父親看見此景,覺得怪漂亮的,於是拿起女兒的肝在窗上開始塗抹起來。


塗抹了好一會兒,他累了,便坐到地上休息。窗上出現了一個鮮紅的心形,使父親感到很滿意。他又走到女兒跟前,想連她的心臟也挖出來,但又覺得女兒不應死掉,於是又放棄了。


這時候,門被打開了,一名女人走進屋內,看見父親。隨後有幾名鄰居努力把那女人拉出來,但那女人甩掉了他們。父親看見那女人,愕了一會,才說:「…...芭芭拉?」


那女人向前走了幾步,赫見女兒沐在鮮血中,不由得哭叫著:「芭芭拉!」然後上衝上前抱著女兒;但她看見父親手上的菜刀,頓時停住了腳步。


「傑……」那女人驚愕的說。父親看看那女人,又看看那沒了臉孔的女兒,而後看看盒子堛瑭y皮,手上的刀「噹」一聲跌到在地上。警鳴聲漸漸迫近;他開始抱著女兒痛哭起來。「是誰?是誰殺了我們的女兒?」他嘶啞的叫著。那女人錯愕了一會,開始痛哭。


門前走進了數個警察;他們把女人扶出去,但父親卻大喊:「你們憑什麼抓去芭芭拉?你們憑什麼?!」他臉容憔悴,為失去女兒而傷心,更為警察無理地衝進來感到不憤,於是說著,他便拿起菜刀向警察步履蹣跚的走去。警察一步步的後退,他卻一步步的走向前。走出門口的那一刻,他看見芭芭拉坐在警車堙F於是他發狂了。他想用菜刀殺死每一個在場的警察,好讓芭芭拉被釋放;但隨即一連串子彈穿過他的身子。他看見子彈進入自已的身體,感覺肉體被分離的痛楚,鮮血噴射而出,與女兒的血混為一體。


慢慢地,他的世界開始旋轉起來。他看見逐漸模糊的芭芭拉黯然落淚的樣子,聽到警察在說「疑犯已倒斃」的聲音,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還在頑強的跳著跳著,還有手上的菜刀還緊緊地握著……


金黃色的陽光燦爛的瀉了遍地。


--



[ 本帖最後由 catter_kir 於 2009-11-16 07:22 PM 編輯 ]
   
>>>閱讀分享區<<<

I am studying at HKUST!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regarding HKUST and any programmes, you are welcomed to contact me!

TOP

果然營造出一種血腥的感覺._.
在內臟被挖出來的一幕
我的肚子不期然震了一下- -

一家三口一同往陰間去, 又何必呢....

p.s.註明情節會令人不安會比較好...
令人心寒的一篇文章- -

TOP

回覆 #2 Leona 的帖子

其實阿媽冇死到...係個老豆自己妄想狂
>>>閱讀分享區<<<

I am studying at HKUST!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regarding HKUST and any programmes, you are welcomed to contact me!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