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藍十字 - 神與神之對決 (最新連載中)

[隱藏]

藍十字 - 神與神之對決 (最新連載中)

字  

作者:藍伊斯˙恩

簡介

塵封已久時空之戀….是成為藍十字之神背叛的原由,
封印於前世無法揭曉的真相,藍十字之神叛變的靈魂
陰錯陽差之下化為人類的我,一個平凡而純真的少年
潛藏在心靈的最深處 竟封印著藍十字之神。

永遠的承諾,是劃破神之領域力量的來源,
歷史上未記載過藍十字之神的事蹟,而那段歷史
則穿越了地球時間的界線,藍十字之神的信念
毀滅自然世界萬物即是祂的真理,沒有所謂的善念
更沒有任何對生命的慈悲心,只有毀滅一切才是王道
已知最終的結果都是一片虛蕪寂寞的世界,這正是
藍十字之神所持有的覺悟之心,一切化為空之境
成灰燼而是淨、萬物皆滅而空之界。

黑暗的藍十字有七之神,共稱為藍十字之神,隱匿在黑暗時空界中
試圖破壞自然之神與上帝進而抗衡著。

神與神之間的戰爭,是神之力量的對決,
若一方的神之力量敗於對方的神之力量時,
只能逃竄到異次元的時空界中,等待一段長時間力量才能逐漸恢復
直到力量完全恢復的時機成熟時,再向敵視自己的神者一決高下,
當然真正敗的神,如果未能僥倖逃離可能就光輝般永恆的消失去,
如同人類的死去ㄧ般,也是另一種神之死亡,也有重新復活的兩種可能性,
但通常這種可能性會被邪惡的神給破滅而換成永恆消失的下場,
但是一般善良的神會給予新的使命,使敗者變為我方的神者,或是給予新的生命
失去了當神的資格,也是對邪惡的神來講是一種極度的背叛。

勝則可能是短暫的勝利或是永遠擁有的勝利,但永遠的勝利只有對於真正掌控
時空界一切的神才能算是永遠的勝利,這也是相當困難完成的使命,
每一種不同信念的神擁有著各自不同的使命也是必須完成的任務。

對藍十字之神而言沒有所謂的榮耀之心,心永遠是黑暗平靜的,
想的也只是單純堅持篤定的信念,沒有所謂人性之愛,但是也有奇蹟般
的可能性會發生異變,這種可能性也僅僅是千億分之一而已,
能夠真正擁有人性之愛的神唯獨上帝耶和華。

為靈魂的時空間
靈魂無任何思想,在宇宙中是如水波狀的不規則形體隨處逐流
任它飄逸於宇宙的時空間之中,無界線的限制,只是持續波動變化
靈魂本身並非生命體,但卻是生命的泉源體,也就是能夠創造出生命來源的無形物質,但靈魂與靈魂之間會互相吸引,經常不會到隨處任意流動,
並形成了生命之泉,也是上帝耶和華為守護生命之泉的真神。

而以藍十字的七之神分別為
藍佐界˙嵐、藍一翼˙空、藍曲無˙晨、藍異斯˙白、藍圖堅˙無、藍與宇˙波
最後一之神是 藍伊斯˙恩。豎立於黑暗中的龐大藍色十字架周圍包覆著一大片灰沙小石礫囤積而成高聳的沙丘,圍繞一旁的七座沙丘上,各站著七位身穿黑色披風大衣背上與胸前都是藍色十字的圖形,每個像是都有著清秀的面貌卻被黑暗的雲霧遮蓋的糢糊不清。

嵐平緩嚴肅的道:『該是時候開始了,向我們至高無上的藍十字信念進行神滅交響曲,首先在此之前我們必須要先完成壯大的一項任務,這代表我們的勝利且將能擴大藍十字的一切因此我們必使出神之力量將上帝與自然界化為塵土煙消雲散,即將是我們永遠的勝利』說話時神情帶著嚴肅凝滯起周圍的砂石碎粒。

空:『.................』揮動著雙手示意無意見。

晨擺著嘻皮笑臉的表情道:『又有好玩又無聊的事情要做了唷?這次可不會再放過了吧嘻嘻』矛盾的說話方式,神情怪異的手舞足蹈起來。

無用著不屑的口氣道:『哦…..說什麼好玩又無聊的事情,簡直可笑至極,只會在那裝神弄鬼的攻擊方法可真令我看不順眼』不好氣帶著諷刺的語調說著。

晨用著不服氣的語調道:『嘻嘻….毀滅的手段最終的目的,我看堅無你根本就不懂吧!』像是刻意要和他爭吵的樣子。

無想繼續和他爭吵的道:『嗯哼怎麼可能忘了,毀滅上帝和自然界的一切才是藍十字的宗旨,我看是你忘了吧!說什好玩又無聊的事情簡直是在羞辱藍十字之信念』粗獷圓厚的男聲同樣帶點諷刺的語調。

白用著不耐煩的語調道:『兩者停止,這種爭論沒必要繼續下去了吧?』帶著至高無上的口吻示意著尊敬,此話一出雙方立即停止了爭吵。

波:『………..』在其中一座沙丘上鴉雀無聲的靜靜站立著,和空一樣沒有表示任何動作。

我用著疑問的口氣道:『界嵐,準備開始了嗎?上帝似乎進行著守備警慎的狀態』平靜柔和的說出口咬字十分清澈的男聲。














[ 本帖最後由 藍伊斯恩 於 2010-7-1 10:03 PM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Leona 論壇積分 +5 原創內容 2010-5-21 05:13 PM
   

TOP

使

碧藍的天空中逆風飛翔,張翅高飛的成群青鳥悠遊自在的翱翔,而在這片如大海遼闊的藍天上一座龐巨立於雲空上的城市並稱之為天使光城,有著數千萬的天使大軍,全身穿著銀色的盔甲和有著一對白色的羽翼,手持制裁的神聖兵器,嚴密警慎的圍守在城座四周,城市內住著許多和善的天使之民,位於城內的正中央一座光殿白色巨大的光殿大門外兩旁各站著一排的天使守衛的,筆直挺立的身腰
手持著兵器,而光殿內佈滿著光輝亮麗的吊燈飾品,以及鮮豔透白的地毯
而坐在最中間的一個白髮老人臉上帶著慈悲地笑容,正在聽天軍帶來的報告。

擔心會發生外來攻擊的天軍緊張而恭敬的道:『稟報!耶和華上帝,現在並無察覺藍十字七神有任何的動靜,但在下認為對方必定有所陰謀希望上帝能讓在下欽命去追查藍十字七神的動靜』。

耶和華眼神嚴肅帶著溫和的道:『暫且不用,以免打草驚蛇,總之必須嚴守此境內的和平,至於藍十字的動靜如何就讓自然界去做決定吧,我們只要盡力守護身邊一切的人事物就足夠了』笑容依然慈悲地說。

天軍非常恭敬的道:『是,在下明白了,感謝耶和華上帝,在下先行告退了』說完就轉身離去瞬間消失。

瑪麗亞覺得有點不妥的道:『我愛的爸爸,這樣真的可以嗎?不觀察藍十字的動靜,我還是非常擔心也』臉上帶著擔憂的表情問著。

耶和華微笑的望著自己的女兒道:『沒關係的,放心吧!女兒阿,一切會平安歸順的,請帶著美麗的心情去看萬物的生命,無論什麼時候都能感受到溫暖快樂的喜悅,當我看見這一切都是美好的時候,任何困難自然而然能迎刃而解,只要你永遠相信自己,永遠珍惜身邊關愛自己或自己所愛的人,更能有勇氣去戰勝一切困難』笑容溫柔帶點嚴肅的說。

明瞭了父親用意的瑪麗亞用著很高興的語氣道:『我明瞭了,爸爸,我永遠愛您,謝謝您』從擔憂的表情變成了溫和的笑容。

天使光城所處於的地方是宇宙的時空界,顧名思義就是地球未誕生,宇宙星域的
無限空間未產生的時候,原來世界的名稱就是宇宙時空界也是神住的領域,而在超越宇宙時空界的地方就是自然界了。

自然界是一個彩虹仙境,充滿著淨氣(比空氣還徹底新鮮乾淨又能淨化心靈的淨氣)、金、木、水、火、土與動植物的生命地帶,沒有天黑,只有整片晴朗的彩虹,沒有太陽,卻有著的溫暖濕潤的氣候,這裡的一切都是由自然之神守護的。

嵐用平靜的口氣道:『嗯,時機已成熟,可以開始了,那麼接下來的任務為穿越自然界後到達宇宙時空界在進行神滅交響曲,而穿越自然界就由我來動手吧!
空、晨、白、無、波、恩為後續做準備吧!
嚴肅命令的話一說完雙手齊合,叱喝一聲,周圍的砂石開始凝聚起來又再度分裂,黑色的披風上隨著神之力量上升而飄動著藍十字圖形的光影,空間開始出現裂口而愈張愈大。

六神靜靜地示意遵從命令。

在自然界的彩虹上空,淨氣開始扭曲變形裂開一道縫口,自然之神察覺到不對勁,就立即以自然之力來抵抗外來的力量,巨石隨著海水開始上升到空中立刻攻擊扭曲變形淨氣上裂開的縫口。

TOP



一道赤色的火炎,從異次元的另一個空間爆發噴了出來,瞬間凝固成暗紅的赤炎塊,周圍環繞著強大的殺氣,逼迫到周圍的小神感到緊張的氣息。

無花史滿臉困惑的望著前上方不遠處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感覺到有種可怕的力量正在向我們這伸出魔爪的威脅一樣』緊張冒起冷汗的說。有幾尊駐守在異次元空間沙洛亞的三者神,同時感覺到邪惡的殺氣,紛紛朝著這裡趕來了。

項羽史高傲自大的道:『看來又有能和我較量的對手了,花史兄,你也顯得太緊張了吧!不管來多少敵人,都不可能是本神的對手哈哈』開口大笑了起來一副非常興奮的樣子。

無花史並沒有回應祂,只是緊盯著前面傳來的殺氣和暗紅的赤炎塊,拿起了無心異刀之神兵作準備應戰的動作。

宇文拓史對於黑暗的神敵無理驕傲自大的樣子而不好氣的說:『呵呵,看來這次來的並非弱者,不知是從哪冒出來的黑暗之神,各位請準備應戰吧』說完便高高舉起掛在背上的軒轅劍之神兵。

項羽史看著身旁的宇文拓史驚嘆的道:『想不到連強大的拓史大神也會這麼說,這次的對手實在不能小看了』已經舉起了九幽雷刃之神兵。

赤炎塊巨大的形貌懸浮在半空中,強烈炙熱的高溫熔化著週圍附近的鐵石沙塵,
突然從赤炎塊中間的部份瞬間爆破斬裂開來一個型體魁梧巨大的神型,全身赤紅色地閃閃發亮著展露出氣勢逼人的樣子,刺刺長長暗紅色的頭髮,濃密粗厚的紅色雙眉,臉上掛著一副陰狠的面孔,火神焰太子一開口就是帶著狂傲的語氣道:『嘿∼莫非你們這群小嘍嘍想阻擋火神焰太子本大神的去路嗎?忘記活著的意義了嗎?無謂的爭鬥,憑你們的力量連我的食指都比不過』他說話的聲音就像是要撕裂空氣一樣的尖銳又帶點磁性的語調,狠狠霸氣的說出來,並虎視眈眈的望著阻擋在前方的三神。

宇文拓史一副準備要攻擊的道:『呵呵,看來這是非戰不可了,竟然被來路無明的神給小瞧,我宇文拓史還是初次見到如此無理膽大的神者,不給你嚐到消失的痛苦,也許你還無法覺悟』嚴肅的說著,在蒼白的臉孔上,嘴角裡揚起了一絲微笑,準備要攻擊的軒轅劍冒出了光芒。

但本來要先行進攻的宇文拓史聽到項羽史的一言,慢慢地收回軒轅劍的力量,光芒漸漸消失成原來的樣子。

項羽史帶著一副不屑的口氣道著:『拓史大神,這用不著你的軒轅劍,先放下吧!看我一人就足以勝過祂了,哼,這個不知好歹的神,看本神如何教訓你一番』憤怒的說著,單手握著九幽雷刃紫光四射散發出像是紫色的雷電纏繞著刀身。

無花史叮嚀的道:『請小心,切勿輕敵,並全力以赴吧!』很平穩的說著,但手持的無心異刀卻是不斷顫抖著,無花史並非害怕而顫抖,而是無心異刀本身在興奮的顫抖著刀身,因為很久沒聞到如此高傲強大的敵人,在這幾千年以來,都未遭遇過神敵的進攻,也難怪連神兵之器也會有如此的反應。

項羽史露出非常愉悅的表情道:『無須為我擔憂,請兩位好好的在一旁觀戰吧,無論如何都請不要出手,我身子僵硬好久了,好不容易遇到敵人,我的九幽雷刃都快要受不了缺乏生死戰鬥的日子,終於有機會能讓我好好暖身的享受神的生死決鬥了』十分興奮的表情說完,便舉起九幽雷刃,瞬間踏出一步飛向前上方。

項羽史的身型已瞬步踏入半空中持著紫雷纏繞的九幽雷刃疾速朝向火炎焰太子攻去,頃刻間,飛沙走石,電光石火產生出暴風紫色的雷電捲起了大範圍破壞著
火神焰太子毫無畏懼,用赤炎食指輕易的擋住了九幽雷刃的攻擊,發出響亮破耳的雷鳴聲,項羽史也不服輸的瞬身跳躍使勁力拔山河氣蓋世的無影左腳橫著踢向了火神焰太子的胸前,但似乎一點效用也沒有,只是稍微使火神焰太子後退了兩步。

無花史有點焦慮的說著:『拓史大神,你認為項羽史能擊敗祂嗎?我們要不要見機拔刀相助』甩動著手上的無心異刀。

宇文拓史一副像在思考事情的方式說著:『這萬萬不可,絕不可拔刀救助,項羽史的自尊高傲是絕對不容許的,而且這可難說了,你可別忘了,項羽史的神之力量是非常強大而不容小看的,這是眾神你我也都明瞭的事情,況且項羽史戰鬥經歷的千年之中並沒有遇過能擊敗他的對手,只不過…..』說到這卻停了半晌,猶豫不決的樣子。

無花史有點緊張的說:『只不過怎麼了呢?……到底是怎麼回事阿』看著說話說到一半猶豫不決的宇文拓史,不得不開始為項羽史感到些許的擔憂。

宇文拓史帶著嚴肅的眼神靜靜說著:『只不過這次遇到的敵人,幾乎是史無前例的強大,受到項羽史強烈的攻勢,看起來卻絲毫不受任何影響的樣子,這樣的情形可真是非同小可』一邊繼續觀看著戰鬥。

半空中閃爍的九幽雷刃紫雷的光影, 見項羽史右手握刀直擊,再來一個左上勾拳,破裂虛空,四處充滿時空的裂痕,火神焰太子用赤炎的左手肘橫擋,赤炎的左手五指張開握住了項羽的左拳並防掉了他的攻勢,火神焰太子詭異的笑道:『就讓你稍微見識一下赤炎的力量吧,不然你是不會死心的』話一說完,此刻間,火神焰太子赤炎的火燄全身散發並隨著項羽史的紫雷燃燒吞噬。

項羽史見勢不對立刻收回右手持的九光雷刃,但為時已晚,赤焰沿著九幽雷刃的刀身吞噬,已熔掉了一半的雷刃,赤焰快吞噬了整把刀柄,周圍的時空裂痕上也燃燒著赤炎就如同是要吞噬一切似的可怕。

TOP

項羽史立即放開已完全被吞沒的九幽雷刃,項羽史狂暴怒吼一聲,震息了四周的持續燃燒著的赤焰,項羽史跳退了幾步露出了陰險的笑臉道:『哼,還輪不到你來讓我死心,我看要死心的人應該是你吧!』說完話便開始集中精神聚集強大的神之力量,額頭上已冒出綠色的青筋,雙拳挺直向著火神焰太子的方向,使勁出神之力量齊發出秦龍神雙破拳之絕技。

無花史高興自得的說著:『這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神招,秦龍神雙破拳!擁有非常強大的破壞力,為項羽史的必殺絕技,世界上能夠擋住項羽史絕技的神,幾乎微乎其微,看來勝負已分,項羽史獲勝了』。

宇文拓史皺著眉頭一臉嚴肅的道:『情勢好像不太對勁,你看上面!』拿著手上的軒轅劍指向上方戰鬥的畫面示意無花史繼續觀望。

本來無花史感到即將勝利而高興的說著,但卻被宇文拓史一言,便繼續觀望著上方的戰鬥而變成了心驚恐慌的臉色。

雷破驚天,頃刻間,波動青色的光芒齊發,從項羽史的雙拳擊出了兩隻青色光芒的巨龍,疾速攻向火炎焰太子之際,火神焰太子冷冷的笑道:『呵,你以為赤炎就因為被妳那一吼,而輕易的熄滅了嗎?可笑至極,請你仔細看清楚赤炎真正的力量吧!』話一說完,赫然冒出才剛被項羽史震息的赤焰,像是憑空的從四周產生一般,竟化為數條赤炎的鎖鏈綑綁住兩隻青色光芒的巨龍,只見被赤鍊綁困住的青色光芒巨龍在半空中怒吼掙扎著,項羽史驚見著自己使勁全身的神之力量而擊出的絕技竟然瞬間破滅消失在眼前,不免有所驚訝的。

火神焰太子用鄙視眼神望著項羽史並用著很無趣的口氣的道:『原來你的實力也只有如此而已,從剛開始的攻擊一直到現在你使盡了全力的招式向本大神進攻,
我還不是依然毫髮無傷,唉呀,真是無聊透頂,浪費本大神的時間』,說完話便轉身想要離去,但卻被項羽史怒喝的一聲,停止了準備離去的動作。

項羽史用著十分憤怒的口氣道:『在本神還沒消失之前,我都不算輸給了你這種可恨的神類,難道你想逃走嗎?想都別想』喘著急促的語氣說著,說完便又擺出準備要攻擊的狀態。

火神焰太子陰狠的大笑道:『哈哈哈,逃走?看來你真的是嫌棄自己活在這時空間上太過長久了麻,所以想要快點永恆消失是吧?可以!本大神就立即成全你的願望』話一說完。
用著赤炎的雙掌朝著項羽史所在的方向,雙掌心的內開始聚集赤炎,不斷增加的愈變愈巨大而形成了一個炙熱的赤炎火焰球,連在一旁觀戰的二神都已感到十分炎熱的高溫能量,而從火神焰太子的雙掌中瞬間已朝項羽史擊出了巨大的赤炎火焰球。

項羽史站在地面準備防守投向自己的巨大赤炎火焰球,但已經先感到自身穿的項羽凱甲快被炎熱的高溫給溶化了,正當項羽史以為自己即將要被這巨大的赤炎火焰球給消滅之際,頃刻間,一道光芒四射出符咒形的巨闊之劍,迅速地迎擊飛向了項羽史頭上方的赤炎火焰球,炙熱又巨大的赤炎火焰球已被光芒四射的符咒形巨闊之劍,立時斬破成兩半且連炙熱的赤炎也在霎那間消失熄滅,火神焰太子看著自己耗費一點力量擊出的赤炎火焰球被那道光劍擊破而感到十分的驚訝疑惑,然而再朝項羽史後方望去發現宇文拓史手上散發著光芒的軒轅劍才因此恍然大悟。

項羽史不滿的向宇文拓史說道:『拓史大神,你應該明瞭我的個性,即使我會永恆消失也不可出手救助的,可是你卻為何要這樣做?』說話時身上還冒著凱甲蒸發的煙氣裊裊升上空中。

本來宇文拓史要開口辯解,卻被站於一旁的無花史搶先一步岔口說道:『確實,我和拓史大神都明瞭你的個性,就是因為如此,我才懇求宇文拓史無論如何都要出手相助的,項羽史你可別忘了,如果你真的消失了,沙洛亞這裡的異次元空間有可能也會隨之消失,這也是為了時空間而著想阿』一臉謹慎的說著。

宇文拓史也嚴肅的望著項羽史勸道:『況且項羽史你並還沒有完全輸掉,即使你現在的神之力量是敗於火神焰太子大神,但只要有你存活的一天,總有一天神之力量也能再度提升,只要不斷努力的修煉,就有勝利的可能,但如果你消失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不是嗎?』慢慢的說完話。

項羽史原本高傲強硬的態度,在聽了無花史和宇文拓史的一番話有所轉變,並抬頭望向一直浮在半空中的火神焰太子用平淡無理的口氣說:『好吧,算我輸了,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徹底擊敗你,火神焰太子我會永遠記住你的』伸手指著上方的火神焰太子說著。

全身上下散發炎熱的火神焰太子卻是用著很冰冷的口氣笑道:『其實我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跟你決鬥,我只是在尋找一把屬於我的神之兵器,不過在我穿越到這裡的時候,碰巧遇見你們三個小神….』話才說到一半,就被項羽史給打斷。

項羽史沒好氣的岔口說道:『少看不起神,說我和無花史是小神也就算了,別把拓史大神也扯進去』說話時,熔化的凱甲上煙氣依然裊裊升上空中,再加上身高很矮體型魁梧粗壯的他,看起來有點狼狽的樣子。

火神焰太子無視項羽史的打斷而自顧自的繼續笑道:『看見你們三個防守備戰的樣子,只是有點令我不順眼僅此而已,我是故意測試你個人的能力水平,不過看來我好像找錯人,如果我想的沒錯,最強的應該是你們的那位宇文拓史吧!手上持的神兵似乎是具有強大力量的神兵,不過算了,我沒興趣了,但在我走之前,可以問一下宇文拓史一個問題嗎?』轉頭望向宇文拓史所站的地方。

項羽史心想竟敢無視本神的存在,還直喊拓史大神的全名,簡直就是超狂傲的黑暗之神,對火神焰太子的行為舉止,項羽史非常不滿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無花史擺個手勢示意項羽史不要說話,項羽史看見才暫時忍住了。

宇文拓史用非常恭敬的語氣回答道:『火神焰太子大神,下者的神之兵器的名稱為 軒轅劍 是也』緩緩的說出口。

火神焰太子一副明白怎麼回事的樣子說道:『哦,原來是軒轅劍,這也難怪本大神的攻擊會被破招』說完停頓一下便繼續問道:『你們知不知道藍十字七神的領域在哪裡』抓著自己刺長的紅色頭髮而漫不經心的問著。

聽到火神焰太子此話的宇文拓史像是立即反應過來的回答道:『藍十字七神嗎….聽說在藍奇斯的時空界,未知的藍十字七神據說擁有破滅一切萬物的邪惡力量….裡面的七神也幾乎是種謎的存在,火神焰太子大神,您真的要到那可怕的地方嗎?』緩緩的問著,順手將手上的軒轅劍掛到背上。

火神焰太子:『這世界上的一切對本大神來講,沒有所謂的畏懼』說完話立即轉身,之後赤炎燃燒著佈滿全身,已消失在被赤炎高溫地燃燒而裂開的沙洛亞異次元裂縫。

項羽史一臉疑惑不服的向宇文拓史問道:『拓史大神,為什麼要對火神焰太子如此的尊敬,祂根本是狂傲自大並且還鄙視我們,根本不把我當成一回事』很不悅的說著。

無花史先岔口回答項羽史說道:『拓史大神這麼做的用意是要我們了解,有時候向敵神低頭尊敬,是一種對自己比較明智的選擇,也可以避免永恆消失的傷害發生,拓史大神,你看我這樣講是否正確呢?』望著站在中間的宇文拓史說著,可是卻在宇文拓史的臉上看見了如此擔憂憔悴的神情,就好似在思考著什麼重大事情的焦慮一般,同時看見宇文拓史的項羽史也察覺了事情一定並不單純。

TOP

自 然 界 的 危 機

自然界受到破壞,神滅交響曲入侵,宛如黑色的破壞力從裂縫中竄入其中,自然界使用海水和巨石進行抵抗,可是似乎不是很理想,海水像是往上不止的被黑色破壞力給吸引,然後慢慢的沿著吸引上去的海水摻雜著巨石逐漸形成冰凍的狀態,連著海水表面一起凝結冷凍起來了。自然界似乎不肯屈服,無中生有出熊熊的烈火迅速竄燃升起加上閃電交織出雷電並裹著烈焰的暴風捲起攻擊,揚起了四周圍的物體併吞燃燒,自然之神想犧牲著方圓百里內的一切,成了一條雷電烈焰龍捲暴風,正擊向裂縫之時。

頃刻間,突然聞得裂縫中傳來的聲音說道:「真不愧是自然界之神啊,有如此甚大的力量,嘻嘻,我這招看你覺得怎樣,呵哈,七殤拳!」一個年輕男子清脆的聲音話一出口,便見裹著雷電的烈焰暴風已擊中了裂縫並且持續吞噬著縫口,突然從縫口之中散發出好幾道彩光,從縫口之中不斷地反噬著裹著雷電的烈焰暴風的攻勢,不一會兒,本來強盛雷電烈焰暴風的攻勢,突然憑空化解開來,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只見一個黑影從縫中彈跳飛躍出來,踏浮在天空中,一頭金色的秀髮,臉上有著銀色的雙眸、蒼白膚色、挺尖凸的鼻子和濕薄的嘴唇上帶著古怪的笑容,
身穿著黑色長袍披風,前胸腹背都有著藍色的長狀的十字圖形,一把像是天主教的藍色十字架,但卻不同天主教的十字架,因為十字的左上右下斜角處和右上左下斜角處都有著像刃形般從旁長出彎折尖銳鋒利的樣子,還算能左右對稱,有那麼一點像中國字的米字可是卻又不同於米字的簡陋,並且是水藍的色澤。

自然之神似乎已無力在進行抗拒,只見踏浮在空中的藍曲無˙晨,胸前背後那藍十字圖案披風隨著徐風吹拂,而顫動飄逸的樣子,藍曲無˙晨抬頭觀看起身處四周的自然界景觀,開始聚精會神起來感知附近的地形環貌及生物動態。

TOP

一望無際的汪洋海水上已被藍十字的神滅交響曲破壞之下已成了寒冰地帶的浩瀚極地,及周圍幾百里被破壞而殘留下的斷木樹叢、巨石碎片、異獸殘骸等等,原本凍結在空中的海水巨石連結著天地,已矗立成一座巨高無比的水晶冰塔它的高度一直沿升至空中雲層上端的裂縫,,但天空頂端的裂縫並沒有因為晨到來之後停滯在此地而有所復原的情形發生,自然界是如此的廣大遼闊。

遠處有幾千座高峰大峽谷環繞而成陡峭的高山險峻,峰頂上的雲霧濃厚,色彩繽紛的光輝自雲霧中照射出來,光鮮亮麗的色澤線條分明,從超越巔峰之處鳥瞰的話可以清晰的望見整片完美的自然藝術傑作,簡直就是其它境界也與無倫比的桃花仙境,如水晶般的淨水透白清晰可見的河流水域,汩汩地水聲緩緩而下,與奇珍鳳鳥群舞展示著七彩分明地羽毛而輕踏在純淨地水面上反映著嬉戲玩水覓食的各種天然美態,天籟般悅耳的鳳鳥鳴聲伴奏著河水聲,此起彼落,成了動人心弦的甜美交響曲及自然生態般的藝術色彩,七彩色澤的濃霧掩蓋著河流卻依稀能聞得潺潺的流水聲,花彩遍佈在整座山林原野及漫遊在各處的飛禽走獸和奇珍異獸身旁也無所不在。


整片山谷的河流瀑布上有著在攀爬著瀑布的奇異魚人,每隻都爭先恐後的模樣好像在爭奪食物般在大瀑布上不斷跳躍,奇形而怪狀的體型較為矮小的魚人有著上半身為人的樣貌和下半身為魚的尾巴種種的奇特姿態。

感知著附近範圍的這片場景時,無不由自主地開始自言自語了起來:「原來這個地方就是傳說中的自然界,怎麼跟我想像中差得天壤之別啊,破壞這裡也許是很有趣的事情,該從那些奇怪透頂醜八怪的魚人開始下手殺起嗎?不過會不會也太無聊了點呢,也許有比較特強的異獸,搞不好是在我的感知範圍之外,嘻嘻,不過話說回來,真未想到神滅交響曲的威力竟是如此了得啊!連遼闊地汪洋大海都能結成浩瀚的冰地,不過首領也真看得起我,竟要我來親手破壞自然界,可真是一件有趣又無聊的事情啊」依舊使用祂原本就很矛盾的詞語。

TOP

話還未說完,只見身旁的淨氣突然瞬間裂開憑空冒出了另一個黑影,同是穿著藍十字披風大衣的男子,有著年輕俊美的外貌和淡咖啡色澤的一頭秀髮及綠色的奇異雙眸,狠狠的盯著一旁的藍曲無˙晨望去,使著嚴厲的眼神帶有諷刺的口氣說道「真是的,過了這麼久,還在這裡自言自語地觀賞自然界的曠世奇景嗎?難道又忘了首領賦予你的重任了?」聲音聽起來有點磁性可是卻帶著模糊的沙啞聲說出口。

晨因為無突然間冒出來打斷祂自言自語而很不是滋味的道「哼!我還以為是哪隻狗神哩,原來是藍圖堅˙無啊,又要來唸佛經了嗎?還是背誦法輪經?或是演講摩門經?不然是朗誦聖經?還是你要說說你母的月經糗事?首領交代我的任務,我自是當然會循規蹈矩的去執行,也輪不著你來多管閒事,嘻嘻」帶著陰險的笑聲卻是很不爽說出口。

無一臉正言厲色的改口道「我不是來跟你做無謂地爭論的,首領派我來監督你,並且協助你完成毀滅自然界之大事,反正現在神滅交響曲已在自然界上破出一道無法復原的裂口,很快地,只要咱們兩協力完成破壞自然界的時空結界之後,接下來就是把自然界抹滅的消失殆盡,然而穿越自然界至宇宙的時空界,並開始展開藍十字的復仇野望了,這些都只是當前首領的策劃,之後的事情,首領還會把我們召回去集合密會」一邊說話一邊東張西望著四周的自然界環境。

晨一副醒悟的模樣然後立即轉變了態度,用阿諛奉承的口氣道「果然不愧是首領,嘻嘻,當初要不是首領拯救我,我可能現在還淪落於其它神的手中呢,真要好好復仇耶和華一番」然後又改口自言自語地說道「不過話說回來,我們在首領身邊待這麼久了,只曉得首領能夠看穿一切之外,他使用的能力和武器幾乎是個未知數呢,如果有朝一日能和首領交手就太好哩,嘻嘻」因為晨的答話方式,
不像是回答了無的話,反而像是晨在自說自話的樣子,這點使無感到非常不滿。

此刻間的無和晨頓時聚精會神地感知起來,並且發現了一些巨獸正慢慢地逼近祂們倆的動靜,正在不斷的彰顯出來。

四周距數百里外的奇珍異獸,有幾百萬來隻靈力較強大又具有攻擊力的奇珍巨獸已注意到了自然之界遭遇到外神侵襲破壞了,紛紛都張牙舞爪地朝向了晨和無兩神所處的方向大步前進,並且每一隻龐大的巨獸體型都有百尺之高,每隻獠牙利爪兇猛的樣子,對於入侵者來襲感到非常的憤怒,然而可能是因為自然界在9千9百億年前以來之前都未曾遭受到外來神敵的襲擊,導致許多奇珍巨獸紛紛喪失了警戒之心,所以當被突如其來的藍十字來襲之時,並沒有立刻地做出抵抗襲擊的反應動作,這乃是很正常之事。

藍圖堅˙無雙眼凝神的探索著正在逼近祂和晨的巨獸動靜,徒然感到相當不對勁,用著正經疑惑的口氣說道「晨,好奇怪!按理來說巨獸的數目應當會有幾千萬隻左右才對,怎麼才幾百萬來隻而已,而且這幾百萬來隻也算不上是很強大的巨獸,而且應有更強大的巨獸啊,如果不來點更強大的巨獸,我可是意興闌珊喔,根本不想浪費一絲的力氣來處置牠們這些蟲蛇蟻獸,」話說到此突然改換嚴肅的命令口氣說道「這些蟲蛇蟻獸就由晨你來處理吧,而我則進行時空結界上的破壞」

TOP

晨露出陰笑聲嚴肅地說道「哼,我還一點都不奇怪呢,反而到是你,不要對我使用命令的口吻,只有首領才有資格使用的命令語氣,我不想聽到從你口中脫穎而出,嘻嘻,越強大的巨獸越會喪失警戒之心,必定已有幾千萬隻警覺性退化哩,這個道理就如此簡單,竟然要合作的話就不要用這種態度喔,我會很不爽的」此話說完便開始作施放神之力量的比劃手勢動作既快速又俐落,七彩光芒從手中併發四射出來,一觸擊發了七道光芒飛射追擊朝向了四周已逼近了幾十公里的奇珍巨獸,只聞遠處有好幾百萬隻的巨獸紛紛慘叫著大聲嘶吼,便接二連三地聽到了蹦蹦蹦蹦蹦的倒地巨響,聲響環繞整座天地山峽之間,使得附近所有在戲水覓食的魚人及奇珍異獸開始感到慌張而抱頭鼠竄起來,還有成群鳥獸的哀鳴之聲,動亂了整個自然之界。

無嚴肅地舉起雙手朝向自然界的天空之中,背誦著五花八門的咒語,手勢單調既簡單而俐落,自雙手中凝聚著黑色交織的圓形咒語體慢慢地擴張起來浮到了上空中並開始張開佈設破壞結界的神之力量,藍圖堅˙無的背上有一把名為雨刃的刀,隨著力量的昇起,雨刃發出響亮的嗡嗡戰慄聲。

在藍奇斯界中,浩瀚無垠的銀色大沙漠上的沙丘如海浪般的高底起伏狀,銀白的細砂隨著熱風吹拂起舞,波濤洶湧的沙浪捲起了一陣陣地銀色沙風暴。

躲藏在銀沙丘裡鑽爬覓食的藍色毒蠍,彎曲的藍色尾巴尖端上正叼刺著一隻剛捉到的蟒蛇獵物,興奮之於正準備享用之時,在銀沙丘上的前方不遠之處,矗立著龐大的藍十字架上站著其中一位身穿黑色披風大衣的男子,左手掌心朝著近處的銀色沙推方向輕輕揮去,噗剎地一聲,沙堆中的藍色毒蝎並隨著男子的這個動作,瞬間連沙帶肉的消失不見,最後可能怎麼死的都無從得知。

一頭銀色的長髮隨著沙風吹拂,飄逸著柔軟的銀線,藍色透明的雙眸,潔白的膚色,高挺而尖的鼻子,微微帶點粉紅色的雙唇,俊秀的男子正說話著,話出同時還一邊搔著頭,挖著耳屎。

我開始不耐煩地揮舞著左手說道:「為何不讓在下去嘗試破壞自然界呢?如果讓無和晨去的話,也不一定能順利成功,在下認為上帝耶和華絕計不可能會袖手旁觀的,必會立即派天軍去阻止他們兩個,但如果我去的話,事情的發展就會不同了,因為我不可能會讓上帝有機會能阻礙我的」我抓玩著自己的銀色長髮一邊喃喃自語的問道,我的聲音帶著溫和的語調卻又有點不自在的感覺說出口。

接著聽到一位藍色刺蝟頭,有著一雙金黃色透明的雙眸,白皙的膚色,尖銳的鼻樑,和有點厚的雙唇,壯瘦的身材體魄,俊帥男子的說話聲音。

嵐語氣柔和平穩柔順的說:「斯恩你話說得不錯!但我就是看明白這一點,才會派遣祂們兩個去執行這次重要的任務,未來將會有著進而廣大的發展空間,你仔細觀看就好了」聲音帶著奇異地清脆,餘音迴旋著寬廣的銀沙四周。

藍色十字架上,分別站著五尊神:藍佐界˙嵐、藍一翼˙空、藍異斯˙白、藍與宇˙波、以及我藍伊斯˙恩。

一頭銀白色刺蝟頭短髮,一副炯炯有神的紫色雙眸,一樣是位俊美的男子接著說話了。
空依舊面無表情,突然地開口說道:「如此一般弱?不作比較,也曉結果?」黑色的披風斗篷上背著一柄神秘的藍色巨劍,輕聲細語中的同時憑空產生出一束電光迅速繚繞在藍十字圖案上疾速竄流著,以極其之快的速度便隨說話聲的停止而消失了。

接著是一個烏黑亮麗的長髮旁分,有著一雙紅色水晶般的雙眸,左側劉海完全遮住了其中一邊眼睛,膚色蒼白,只露出半邊紅色的右眼卻奇特俊美的男子說話聲音。

TOP

波也依舊面無表情,穩重的說道:「從中殺之,趁虛而入」黑色的披風斗篷上同背著一柄神秘的藍色巨劍,只不過巨劍的形貌很特別,有奇異的藍光沿著劍上的咒語條文不斷流竄著,像是永恆持續般的竄繞著咒文,而劍上非咒文的地方,則是黯淡無光,整柄劍凸顯著一種奇異的藍光色彩,說話的聲音帶有著雄厚圓潤的腔調,這種腔調和遠古神代曾經出現卻隱歿很久的神祕埃及法老神似乎有牽連著複雜的背景,說完便沉默了。

寂靜的過了一會兒,藍十字的首領突然再度開口,
嵐平穩柔和的說道:『斯恩,有一個任務,需要你完成』說話的時候,微風揚起了附近沙丘的銀沙飄散,。

我揉著眼睛不明白的說道:『嗯?』邊撫摸著我手上那把冰冷的長劍

嵐仰望著灰銀的藍奇斯界天空,嚴肅接著說道:『我要你去天使光城一趟,你試圖接近耶穌的女兒,並且加以掌控她』。

我頓時恍然大悟的說道:『哦!我懂了』揮舞我手上的長劍,一劍毫無猶豫地朝空中砍劈下去,啵啵啵的聲音,劈開了一道藍色柔光閃爍的時空隧道。

 臥 底

矗立於空中的天使光城門外周邊佈守著餘百萬的天使大軍而已,上帝似乎正在調度軍隊,而歷史悠久的天使光城內,有著美麗的洋式建築,是一座規模龐大的繁華都市……

[ 本帖最後由 藍伊斯恩 於 2010-7-2 03:55 PM 編輯 ]

TOP

謝謝分享~~
幾感動~

TOP

難得的題材,好好幹吶。

TOP

臥 底

矗立於空中的天使光城門外周邊佈守著餘百萬的天使大軍而已,上帝似乎正在調度軍隊,而歷史悠久的天使光城內,有著美麗的洋式建築,是一座規模龐大的繁華都市,有一座教堂城內傳來了天使們的歌聲『迎風展翅的青鳥∼自由地翱翔於天際∼我們的愛結著身邊所有的種子∼佈滿了世界時空境∼分秒無止的滑落絢麗播種∼萌芽成光芒之樹照耀著一切∼滋養心靈∼灌溉靈魂∼獲得了永恆幸福∼耶和華我們的主阿∼偉大的愛……』。

註:(天使不具有強大的神之力量,僅靠著神之武器和裝備,來進行戰鬥的,而且比一般具有神之力量的神還要來的虛弱,非戰鬥系的神類)

可凡達無奈地說道:『我有點聽膩也快唱煩了』打哈欠伸著懶腰。

水澤惠麗奈瞪了他一眼說道:『噓~小聲點,忍耐一下就快結束哩』拍了一下他肩膀。

可凡達自小就暗戀著惠麗奈,但是因她是耶穌的女兒,所以一直有種高不可攀的感覺,讓自己常常陷入很自悲的情緒,又提不出勇氣和惠麗奈告白,使自己更加覺得懦弱無用,再加上惠麗奈是位沉魚落雁的絕世美女,心地善良,溫柔細心,而且追求者堆積如山,條件比自己好上幾千倍幾百倍的人更多,可凡達在天使族的地位中只不過是個階層最低階的鐵工匠,而且沒什麼天幣金錢,只不過惠麗奈從小就很喜歡到天使貧民鎮上去找他玩耍,而每當可凡達被其他天使貴族的人欺負的時候,惠麗奈總是會挺身幫他,可凡達很喜歡惠麗奈,有時候看著惠麗奈貌美的眼神時,總是會情不自禁的想說什麼,可是卻又不敢說出口,惠麗奈也很單純的以為可凡達心情不好然後故意逗他笑,不然就是常常把他拉去參加教堂唱聖歌,可是在可凡達心裡一點都不好受,他根本不想參加這無聊透頂的歌唱會,要不是惠麗奈找他來,他發誓過自己絕對不會一個人參加的。

可凡達仰望了一下教堂的天花板頂端的圖案『最終的審判』是天使族的藝術長
米開朗基蘿的佳作,巧妙的畫法,鬼斧神工的藝術彩色油畫,點燃了整座教堂
生動的樣貌,可凡達忖思著『如果我也可以像他一樣厲害,我就可以有足夠的力量和她告白了阿,惠麗奈最喜歡碧藍遼闊的天空,還有悠由自在的雲朵,還有美麗的花朵…..然後我如果有基蘿的天賦,再加上後天的努力,就可以畫出感動她心弦的藝術傑作了』。水澤惠麗奈唱聖歌唱到一半,看到可凡達自己發呆著然後又一邊自己傻笑著,並用手肘碰了一下他,示意他認真唱聖歌。

[ 本帖最後由 藍伊斯恩 於 2010-7-2 03:56 PM 編輯 ]

TOP

可凡達突然從幻想中晃頭一下才知道自己又異想天開起來了,覺得很無奈然後繼續跟著教堂的天使們接著唱起聖歌了。

我慢慢的行走在天使的街道上,看著來來往往繁忙的天使民眾們,穿著白色的天使西裝我真的覺得這種穿著並不適合我,還是藍十字的披風比較好,我心裡抱怨著這裡的一切,但是為了完成任務,這些抱怨都是多餘的。

前面的美食館飄逸出美味的香氣,但我一點都不會想吃,我只是一邊走著一邊想著令我愉悅的事:如果我現在殺光了這城裡的所有天使,再把耶和華及天軍一起纖滅的話,是不是就可以省很多麻煩呢,不行,這樣實在太無聊了,自然界應該已經被無和晨毀滅了,接下來必定會有很多黑暗的惡獸朝著這裡攻擊,看來這裡愚蠢的和平,馬上又會遭逢戰爭哩。走著走著徘徊在天使的十字街道,掃視著五彩繽紛的廣告招牌,天使專用的美白光芒油、天使力量修煉場、靜心光殿、淨化力量、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廣告,突然擦身而過的輕輕撞到一個人。

『噢好痛,你這個人走路不會看路喔』可凡達驚訝又生氣的說出口,撫著自己隱隱作痛的胸口,踉蹌的他被在身旁的惠麗奈欃扶住了,可凡達驚訝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在怎麼說自己也是工匠出身的,還以自己壯碩魁梧的體格讓自己有些成就感,而且就算以前被其他天使族的貴族欺負凌打一點都不覺得痛,只是很癢,心裡雖然有氣,因為爸爸永恆消失前有交代過不能還手,所以就忍住了。

我看著眼前這個人說:『哦,沒事吧?』只是簡單的幾句話,我發現眼前這兩個人都張大雙眼瞪著我看,使我有點覺得莫名奇妙的。

可凡達和惠麗奈都驚奇的看著眼前這個從未在天使城見過的神類,更令惠麗奈
和可凡達驚訝的是,他們從沒看過有著一雙水藍色透明眼睛,像是能穿透天空的神情以及銀白色的頭髮,一個從沒見過的美貌男子。

惠麗奈比可凡達還要快回過神來,並且有點不好氣的說:『不小心撞到人,要誠心道歉哦!這位先生』。

我忖思著『道歉?為了什麼而道歉呢?誠心?不就是無意義的事情,難道這就是愚蠢的天使人民嗎?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不配合的話,就無法順利的完成任務了,我故作很有禮貌的說道:『這位小姐,你說得對!這位先生,很不好意思,你走路不會看路,所以我才撞到你了,SORRY』我揮揮手表示歉意的樣子。

惠麗奈氣急敗壞的說道『這位先生你……』。惠麗奈的話還尚未說完,整個地面就已開始搖晃地震起來,讓可凡達和惠麗奈及周圍的天使人民群眾紛紛驚慌失措,跌倒的撞倒、尖叫的吶喊聲,四周的建築物有些已開始出現裂縫,有幾座年邁古老的西洋建築已經崩裂垮掉了,從整個城市四處充滿著地震起來了,聽到了天使城的廣播器發出了警告的訊息:『注意!注意!請所有天使人民們不要驚慌,保持鎮靜!現在有大量黑暗巨獸已進攻本城,天軍正在城門外守衛抵抗中….』廣到一半,擴音器已從高處墜落爆銷了。

惠麗奈整個往旁邊踉蹌跌倒即將撞到一個廣告台車的時候,只見剛才眼前這位銀髮男子,站得非常穩而不動如山的他輕輕用一根手指頭沾了一下惠麗奈的衣服小角,閉著眼睛驚恐的她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卻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惠麗奈整個人停滯在快撞到台車的斜角,整個頭離堅硬的台車只有3公尺的距離,可是時間就像是停止了一般,還不搞不清楚狀況的惠麗奈睜開眼睛,看到了一旁的可凡達也一樣停滯在飛跌的半空中,時間就像是暫停一樣,可是除了她和可凡達得救之外,其他附近的民眾可沒這麼幸運了,受傷的受了大重傷,消失的永恆消失。

地震了幾分鐘就平息了,但已造成許多嚴重的傷亡和損失了,倒塌的建築物,正在用眾多的天使民眾集合力量修護,搶救重傷且快消失的天使醫護兵也紛紛前來救援了,在天使醫護兵集體前往到惠麗奈和可凡達的身邊時,在這之前銀髮男子已消失無蹤了,天使醫護兵們沖沖來到他們兩身邊,並看到惠麗奈和可凡達驚恐的坐在地板上,而身上卻毫髮無傷,讓天使醫護兵們紛紛感到十分訝異。

TOP

從震驚中先回神過來的是可凡達說道:『他到底是….何方神聖?』軟軟的癱坐在地上無力的說出口。
惠麗奈聽了可凡達說出口的話而毫無頭緒認真的說道:『不知道但我好想了解他到底是誰』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吐出口,可凡達還是第一次從惠麗奈口中說出這種想要了解一個人的話,使得可凡達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稟報上帝!大事不好了,自然界似乎已遭到毀壞,撒旦帶領著約25百萬民惡魔之軍穿越自然界,已攻入本城門,我方軍隊死傷慘重,我方軍隊剩餘1千萬人,但似乎防不勝防….」天軍一附事態嚴重的神情急喘著口氣說出口。

「那麼現在大約可抵擋多久?」耶和華的情緒依然不動如山,心靜如止水,沒有露一絲擔憂的表情可是也沒有了如往常般的笑容,頭上的白髮似乎顯得更為蒼老。

「根據屬下依現軍力的預估勉強在抗戰12小時了就算是….奇蹟了,因為惡魔之軍的攻勢熊熊如火,我方幾乎是死傷眾多,惡魔的力量也因此波及光城內的人民安危」天軍心裡很不願意把奇蹟兩字說出口,但這也是最大的可能性了。

「奇蹟是吧,我會讓一切回歸和平幸福的,請退下吧!」愁眉不展的耶和華臉上勉強的擠出一個親切的笑容。

敬請期待。。待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catter_kir 論壇積分 +2 繼續努力~ 2010-7-2 07:50 PM

TOP

不錯不錯.感謝分享^^
但我覺得在每一段前應加兩個全形空格,看起來會更好=]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