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轉貼] 天使之翼.潘朵拉的眼淚

[隱藏]

[轉貼] 天使之翼.潘朵拉的眼淚

楔子~大家有聽過潘朵拉的盒子這個傳說嗎?

潘朵拉,是宙斯創造的,是宙斯用來報復人類
在伊皮米修斯接受了潘朵拉,跟她舉行婚禮時,眾神把禮物送給潘朵拉了,眾神的禮物是好或壞,無人得知。

潘朵拉,因為好奇,把眾神送來的禮物,在伊皮米修斯一天出門後,打開了那個盒子,
結果,裡面的幸福、瘟疫、憂傷、友情、災禍、愛情都跑出來了。

潘朵拉害怕了,馬上把盒子蓋上,但裡面只剩下希望....

希望,在盒子裡面,所以它是人類生活動力的來源,因為它而帶給人類無窮的......希望

傳說聽完了。

該開始我們的故事了,其實從那天起,潘朵拉後悔了,然而,人不能只剩下希望。
所以,我們要有所行動!

潘朵拉只是慌張了一會,流下了一滴眼淚,便隨即去找宙斯,不過宙斯沒有幫助她,
因為,她是他的傀儡,只是一個幫助他報復人類的傀儡!

-------------------------------------------------------------------------------------------------------

「潘朵拉的眼淚」形狀為水滴形,跟眼淚確有幾分相似,而且車工切割比例得宜,
不過,雖然的確是一顆品質好的鑽石,但對一般人來說,「來自天國的寶石」這稱號也有點過份吧?

但那些傳媒沒有說錯,「潘朵拉的眼淚」的確是來自天國的寶石,無比珍貴的鑽石。


.『潘朵拉的眼淚』
.『天使之翼』
.『禁.戀』
.『永恆的寧靜』

這四顆都是來自天國的寶石,它們能提供光屬性給天使,讓天使們不用再這麼辛苦的去維持著天國跟人間的界限,除了『潘朵拉的眼淚』之外,『天使之翼』跟『永恆的寧靜』都乖乖的放置在天使長米迦勒跟路西法身上,『禁.戀』則由另外一位智天使保管。

只是,這四顆寶石除了能提供光屬性給天使,也能積聚暗屬性,將天使魔化,成為墮天使,背叛天國,投到地獄的擁抱中。

那,『潘朵拉的眼淚』現在在台灣裡,天使們也要想辦法把它搶回來,免得被Satan搶到手,再用來培訓下一任魔王...
   

TOP

絡爾國,是存在在世上,但卻在一個平凡人看不見的空間中。

這裡存在著三個重要的神殿。

提爾諾神殿,而提爾諾神殿又分成輔助系統的納克殿和戰鬥系統的緋玄殿。
渾沌神殿,其存在的主要目的是協助魔王誕生,魔王還未誕生之前,領導人是幽暗之影。
冥伊神殿,與提爾諾神殿是亦敵亦友的關係,領導人是幽蝶

你問我為什麼要說這些?其實也沒什麼啦,只是想大家好好認識一下這個國家的所有事情而已,
反正坐在會議室改公文快改死我了,把這些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資料告訴你們又有何關係?

什麼?你說為什麼天國有會議室?
有...你以為這還是老套的神話嗎...

Zeus今天放假,艾德洛跟維爾絲不知去哪了...
今天,我當家!

我是誰?你們不認識我哦?
沒關係,我現在就告訴你們
我是死靈法師,也是不死巫妖,負責的魔王候選人暫時不能告訴你們~
你們好,我是紅詩...

------------------------------------------------------------------------

『每個人一出生就要選擇自己的屬性,不是自己選擇,而是由父母幫你挑選。
在那時候,光屬性的力量比暗屬性更受歡迎,因為人類似乎有崇尚光明的天性。
於是,所有人都為自己的子女選擇光屬性,不只普通人,甚至是天神們也為祂們的子女選擇光屬性,
或者其他威力比較小的屬性。

但是,每個人都選擇光屬性卻讓這個世界的屬性失調了。
光屬性大量被使用,這也導致暗屬性開始滯流和聚集,
漸漸地產生出黑暗之地這樣的地方。

變成黑暗之地的地方寸草不生,有的只是源源不絕的不死生物。

但黑暗之地卻只是一種警告,當暗屬性聚集到一個臨界點的時候,世界開始被黑暗吞噬了。

黑暗之地的面積不斷擴大再擴大,土地漸漸被不死生物覆蓋,活著的生物被迫一遷再遷,能夠生存的土地卻也不斷的減少。

面對世界的崩潰,天神們雖然知道只要不再讓人們選擇光屬性就可以改善這點,但是有些人根本不適合暗屬性,
而適合暗屬性的那些人卻也不肯放棄光屬性而改用暗屬性。

當事情快要不可收拾的時候,渾沌神出來收拾殘局了。
因為祂幾乎是全黑暗屬性的神祇,解決這次事件的困難度比其他天神要容易的多。

祂決定制造一個『容器』,一個專門吸收暗屬性的容器,讓容器把過剩的黑暗屬性吸收掉。
先把世界恢複平衡,然後再讓容器慢慢把黑暗屬性使用掉。

為了吸收以及消耗那些黑暗屬性,容器的力量強大到違反諸神條約,但是因為世界已經失衡崩潰,
唯有渾沌神的容器可以解救世界,所以諸天神對渾沌神的違約視而不見。

雖然諸天神沒有阻止渾沌神,但人卻害怕了。
他們大多數不明事由,同時也害怕那些不斷聚集起來的黑暗,
他們甚至把黑暗之地的誕生怪罪到渾沌神身上,認定渾沌神想要制造出毀滅世界的武器。

所以人們聚集起來,開始一連串討伐渾沌神的戰爭。

在一片混亂的戰爭中,好不容易快要完成的容器碎成三塊,渾沌神更是氣的拂袖而去。
直到世界開始崩毀,一些知道真相的人苦苦哀求渾沌神的原諒以及拯救,最後,渾沌神還是出手幫忙了。
祂撕下自己的一小塊碎片,然後把碎片分成三塊後變成三個引導者,去把分成三塊的容器碎片找回來,
然後重新組成完整的容器,這才拯救了世界。

而那枚容器就是渾沌神殿的代言人,魔王。』


「媽媽,這個故事是真的嗎?」七歲的夜澪宇舞睜著精靈般的天藍眼睛,用純真的語氣問她媽媽---愛麗絲(Alice)

「Rainie,這誰都不會知道,不過Rainie...你長大以後一定要當熾天使,而熾天使的職責,
就是要把魔王殺死,不管什麼事情,熾天使唯一的職責就是把魔王殺死,舞,你要記住。」

雖然說了,但愛麗絲心裡還是暗暗擔心著,自己的女兒注定要遇上這個魔王,是怎樣都避不開的......

「嗯...知道了!不過,媽媽,你說話好難懂喔...」

Rainie哪有在聽著呢?什麼熾天使,什麼魔王,Rainie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啦,現在睡覺才是最大!

--------------------------------------------------------------------------------------------
時間總是在你不注意時飛快的溜走。

很快,夜澪宇舞已經由一個人人看見都想捏一下的可愛小女孩變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可愛天使了
,雖然現在還是可愛得想讓人捏一下,可沒有人敢這樣做,只因她是熾天使,
一個位置僅次於米迦勒跟路西法的熾天使,誰還敢捏她呀?不怕被一團聖光轟出提爾諾神殿哦∼


作為一個熾天使的工作不少...是不多啦。

頂多改改公文,不過公文你改不爽的話大可以丟給智天使,座天使,主天使,力天使,能天使,反正只要是比你低階的,你都可以把公文丟給祂。

好啦~其實熾天使的工作不只這麼少啦>.<

她們還有一個比其他天使更艱難的工作,就是她們要負責一切離開絡爾國到異空間(也就是你們所謂的人間)的工作,這差事,說容易不容易,說艱難也其實並不艱難,容易在因為有屬性幫助,一切都輕而易舉就辦到,艱難則艱難在要在異空間使用屬性要很小心,要是讓異空間的人發現了是天使的話,那天使大概不用回去絡爾國了,因為屬性的能力會大幅度減弱,會令那天使進不去絡爾國設下的結界。

所以,這些艱難的工作還是讓熾天使去做好了∼

TOP

『禁.戀』平時是由林爾羅特保管的,但因為Christine要把夜澪宇舞無情丟下來的公文全都改完才能下班,所以沒空去看守『禁.戀』是否還安好在她房間乖乖的躺著,可能是因為之前從沒發生過任何事情,也因此令Christine疏於防範,『禁.戀』絕對沒有被偷...或許....

「呀!!!!!!!!!!」
忙了一整天,終於回到自己房間的林爾羅特打算看一下『禁.戀』是否還存在她的室間裡,不然累了 一天也不能躺回床上,好好睡一覺真是折磨,誰知原本放著『禁.戀』的位置卻...空了!!!
「老師...怎麼了」被林爾羅特吵醒的Jessica睡眼惺忪的走過來了
「悠海,你有見過『禁.戀』嗎?」
「『禁.戀』?不是好好的躺在盒子裡嗎...」說完還打開一個小小的盒子,盒子外畫上幾只淺藍色的蝴蝶,「看,不是在這嗎?」
那個盒子裡面真的是放著『禁.戀』,那...林爾羅特看向自己拿著的那個盒子,上面哪有蝴蝶,只是跟放『禁.戀』的盒子很像而已,『禁.戀』沒有不見。
「好險...沒事了...悠海,你去睡吧」
「知道了...」到現在其實還未|醒|來的Jessica慢慢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回去了。

就這樣,『禁.戀』被偷一事就這樣結束了。

但是,不是每次的問題都這麼容易解決...

---------------------------------------------------------------------------------------------

「糟了糟了!!!」在充滿希臘風格的大殿裡,有一個實習天使正慌張地跑來跑去,並重複喊著同一句話。
「玥思,不要在陵殿大吵大鬧...」說話的女生依然低頭改公文,沒有抬起頭看眼前大叫的實習天使---鷥影玥思,「到底怎麼了?」
「老師,維爾絲要見您,怎麼辦!!!」

『維爾絲,艾德洛的妻子,也就是整個神殿的王后』

「所以呢...」炎酷凌玥終於抬起頭看看面前的緊張小鬼,「玥思,你都叫了一整天了,也該累了吧?」
「老師,您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維爾絲要見您?」
的確,維爾絲一向不管神殿的事情,這次突然要見凌玥,也讓她嚇了一大跳,不過怎樣也要去見維爾絲,不然她發瘋起來,可不知道會做些什麼。

炎酷凌玥站在月蘭殿裡坐了差不多一小時,卻依然不見維爾絲的蹤影,肯定是忘了有跟玥思說要她來見她,正想離開時,維爾絲從殿裡急忙的走出來,並一臉凝重的看著她

「Kerry...」維爾絲難得的正經,也讓炎酷凌玥緊張起來。
「怎麼了?」
「你可以去異空間去找一些東西嗎?」
「找什麼?」
「『潘朵拉的眼淚』...」
「『潘朵拉的眼淚』?為什麼要到異空間找?」
「『潘朵拉的眼淚』...不見了」
「不見了?!為什麼會這樣?!」
「不知道,路西法一直把『潘朵拉的眼淚』帶在身上,昨晚路西法一直跟米迦勒一起,誰都不知道為什麼會不見。」
「好...要找什麼清楚了,可為什麼是我?不應該是熾天使或者智天使嗎?到我這個座天使去嗎?」不是自我諷刺,只是不明白。
「我跟艾德洛討論過,Rainie,Fily有太多事情要做,Christine跟Reira...Christine的光屬性不比Rainie少,在異空間一定會被發現,Reira...不說其實我們都知道,她是個壞小孩...到了異空間大概只會關注在玩那方面呢...」維爾絲頓了一頓,「Kerry你卻不同...你是我跟艾德洛心目中的最佳人選。」
「好...可是我要去哪裡找呀?」
「我們打聽到『潘朵拉的眼淚』會在異空間的一所...珠寶展覽館展覽中。」
「好吧...」
「我們會告知在異空間的'人'你會來,他會幫你打理一切,讓你在異空間被人類發現你是天使的機會減到最少。」這話卻令炎酷凌玥不禁緊張了起來。
「我要在異空間留很久嗎?」
「不知道,至少要把『潘朵拉的眼淚』找回來為止。」
炎酷凌玥沉默了,「要是找不到呢?」
「Kerry,你應該知道『潘朵拉的眼淚』比其他那三顆寶石更能積聚暗屬性,要是我們找不回來,那對異空間傷害也會很大,而且...」維爾絲沒有再說下去,空曠的大殿中只剩下平穩的呼吸聲。
「而且什麼?」像是忍受不了這種折磨人的沈默,炎酷凌玥不禁追問維爾絲沒完的話。
「要是真的找不到...我們可能會派更多天使來幫你,由你來當找『潘朵拉的眼淚』這個行動的隊長。」
「維爾絲...你會不會把我看得太重了?」
「Kerry,你絕對夠資格...我相信你」維爾絲微微一笑,便轉身離開...正確來說是消失。

而炎酷凌玥依然站在原地,腦中只剩下一句話...Kerry,你絕對夠資格...我相信你...

TOP

啡(瑪洛菲莉,瑪紫菲,Fily)--熾天使
小豬(羅爾志秀,羅志祥,Show)--力天使

心妍(林爾羅特,林心妍,Christine)--智天使
修(陳爾德特,陳德修,Shumetheny)--座天使

星(雨楓琴星,辛瑜星,Reira)--智天使
權(孫修權謀,修杰楷,Shiou)--能天使

瑜(炎酷凌玥,炎祖瑩,Kerry)--座天使
賢重--人類

雪(雷依霜悅,雷依雪,Joyce)--主天使
A Chord--人類

瑪莎(瑪莎洛兒,戴洛,Masaloe)--權天使
小岳--人類

妍(凌風雪妍,凌雪妍,Darling)--實習天使
Tank--人類

KK(南宮羽祺,李羽祺,KI)--主天使
利特--人類

懮(鷥影玥思,紀影思,Jacqueline)--實習天使
乃榮(曹爾胡諾,陳乃榮,Nylon)--座天使

鈴(凱爾特鈴,希羽鈴,Ling)--力天使
正信(瑞爾正信,李正信,JungShin)--力天使

儀(夜澪宇舞,澪沁儀,Rainie)--熾天使
弘基(于冽弘基,李弘基,Jeremy)--天使

雯(克莉斯丁,謝東雯,Kristy)--主天使
庚(韓多利庚,韓庚,Handory)--座天使

凝(惜悠寂凝,淚凝惜,Hiyuki)--實習天使
在真--人類

嘉(紫魅雨棋,陳雨棋,Rain)--實習天使
圭賢--人類

湯(炎熾影翎,熾影翎,Soul)--能天使
旭--人類

悠海(潔希悠海,凌希悠,Jessica)--實習天使  
瑜2(秋蝶衣語,秋語嫣,Autumn)--實習天使

星2(于烸依巧,蝶薰巧,Summer)--實習天使
儀2(冰夢語純,于璃舞,Tiffany)--實習天使
韻(嚴綾頤淵•心螢,炎樂韻,Mithe)--主天使

TOP

今天的國立藝術中心比平時熱鬧,因為在6/21將會有一個珠寶展覽,跟平常不一樣,這可不是一般的展覽,
聽說台灣首富蘇易正以天價八千億台幣從法國買回來,號稱『來自天國的寶石』的『潘朵拉的眼淚』將會在國立藝術中心供大家展覽

「賢重呀...有檢查過這裡的保安系統吧?」
夏彩京慎重的問著金賢重,這可是價值八千億台幣的『潘朵拉的眼淚』耶,在警員手上不見可是很丟警察局的臉
「彩京姐,已經檢查過了,沒有問題的,而且我們也會在這裡守著啦,任何人都不能在我們面前把寶石偷走的」
「檢查過就好,明天就要開始展覽了,要打好十二分精神呀」
「知道了...」
其實夏彩京是完全相信金賢重的,畢竟一個只做了三年就能從一個小小警長做到現在的高級督察的位置,能力也不是蓋的
「好吧,啟動了紅外線保護之後就去系統室看監察器就可以了」
「走吧...」
之後,他們一等人就往系統室走去了。

---------------------------------------------------------------------------------------
「嗚嗚...維爾絲...你在騙我...」
在異空間的出口,炎酷凌玥很無奈,「這是哪門子的已經安排好呀...」
不得不說,通往異空間的出口實在是設得不太好呀...
在游泳池中央的炎酷凌玥這樣哀怨著,「雖然我的屬性是水...但也對我太好了點了吧 >.<而且...這是人類的家呀...」

在發現家裡的泳池有異樣後,曺圭賢立刻跑出去,「你是誰?」
「我...」正在聚集水屬性的炎酷凌玥發現曺圭賢之後,立刻停止了這個動作,並把原本在穿的深色系長套裙換成T-shirt和短褲了,「我...救命呀...」

雖然在自己的家裡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女孩是應該疑惑一下的,可當那個女孩快要溺死的時候,疑惑還是待會再做吧,所以,曺圭賢就跳下泳池,把快要'溺死'的炎酷凌玥救上池邊了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家裡的泳池中?」
「我...我叫炎酷...不是,我叫炎祖瑩,對...我叫炎祖瑩」
「炎祖瑩?那為什麼你會在我家裡的泳池裡?」
「我...算了,對不起了」說完,炎酷凌玥便把已經一早聚集好的水屬性滾成一個水球,直接擲去曺圭賢面上,
令曺圭賢暈過去,「呼...搞定了。人類,不要怪我>.<」

其實維爾絲會派炎酷凌玥去異空間還有另一個原因,因為Kerry會只有祭師才會的記憶刪除術
「艾德洛呀,你會原諒我的吧,我是為了幫你找回『潘朵拉的眼淚』才用水屬性的」Kerry一邊跟艾德洛慚悔,一邊向曺圭賢施出記憶刪除術,
看到曺圭賢呼吸從急速變回正常後,知道記憶刪除術大概已經成功了

「搞定...還是先走了,再見人類^^」
說完,炎酷凌玥便展開一對羽翼,打算往維爾絲所說的國立藝術中心去看看,誰知這時竟然有人在敲曺圭賢家的門,
所以Kerry立刻給自己施了一個隱身術,一個不是座天使應該會的法術...

「唔??誰呀?」大概是被敲門聲吵醒,所以曺圭賢立刻起來去把大門打開,「賢重?」
「圭賢,你沒睡真是太好了」
「怎麼了??」
「沒有呀,想跟你說一下明天在國立藝術中心的保全系統,我還是怕...」
「不用怕啦...彩京不是也說了嗎,只有展覽這幾天,而且你們都在,不用怕『潘朵拉的眼淚』會不見了」

「國立藝術中心?是我要去的那間展覽館嗎...『潘朵拉的眼淚』!!!我找到了!維爾絲果然沒有騙我...
好,我明天就去把『潘朵拉的眼淚』拿回來,之後就可以回去絡爾國了,
不過...回去之後要改公文,還是遲一點再回去好了^^」這是炎酷凌玥心中的話...

TOP

之前已經說過了,台灣首富蘇易正將會不怕死的把自己用八千億台幣從法國買回來的『潘朵拉的眼淚』
在國立藝術中心供大家展覽,而Kerry打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立刻想出對策來:
自己沒可能直接在警察手上把『潘朵拉的眼淚』搶來,就算他們是多麼的沒用,所以要從他們手上拿來『潘朵拉的眼淚』,
一定要跟某些人打好關係,那人...就是夏彩京

2010年6月21日 國立藝術中心
時間:14:25  目標:夏彩京

基本上Kerry是已經有了百分百的信心,夏彩京是不可能會識破她的謊言,不過凡事也有例外,所以Kerry還是打足十二分精神。

展覽15:00才開始,不過Kerry早在14:00時已經站在國立藝術中心的門前,現在的她已經換上一身輕便的衣服,
淡紫色的平口露肩雪紡衫,一條平常不過的熱褲,鞋子還是米白色的靴子,再加上束了一條馬尾,
炎酷凌玥...不...應該開始叫她炎祖瑩了,炎祖瑩開始像一個異空間的少女了(笑

「沒有像你一樣的人 尋遍四周 也不過如此...」炎祖瑩包包裡的電話響起了,
這支電話是毛弟(就是維爾絲口中會幫她安排好一切的'人')給她的,而知道這支電話號碼的,也只有毛弟

「毛弟,找到了嗎?」一接起電話,炎祖瑩劈頭就問
「找到了,你要夏彩京的資料對吧,我傳給你吧」
「好...」掛掉電話後,炎祖瑩立刻就收到了夏彩京的資料了,邱翊橙你果然是速度派的>.<

「夏彩京,27歲。22歲成為女警長,26歲成為分局裡唯一的高級女督察,性格樂天,
分局裡的所有人都很喜歡這個隨和的上司,男朋友為尹梓浩...」
看完資料,炎祖瑩想起對策來了,夏彩京...這個人應該很容易就會中她的陷阱了,說著說著,炎祖瑩似乎發現了夏彩京蹤影了

「找到你了,夏彩京督察」揚起笑容,炎祖瑩慢慢走向夏彩京,惡作劇般的從後面抱著她了
「哇!」忽然被(不認識的)人抱著,空手道三段自然地使出,夏彩京的手肘向後頂過去,目標是神秘人的臉
「彩京!是我!」神秘人出聲了,好熟悉的聲音呀...是誰呢?記不起...
「彩京...你忘記我了嗎?我耶,祖瑩呀」
直視夏彩京的眼睛,炎祖瑩平時明亮的海藍色眼睛似乎變得鬼魅起來了,之前在毛弟的幫助下,
炎祖瑩已經對夏彩京下過一些擾亂記憶的魔法了,可是還是沒有用真人在她面前出現過,
就算是擾亂了記憶,但那個最重要的人沒有出現的話,'記憶'還是不會順著魔法下去的,
所以炎祖瑩現在只需要出現一次,在夏彩京面前確定那個位置,那她就是夏彩京的'朋友'了

「瑩瑩,我被你嚇壞了,怎可以這樣抱著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空手道...」  唔,記憶確定了
「玩一下而已嘛∼」
「好啦,你為什麼會來呀?」
「我想去看一下『潘朵拉的眼淚』呀」
「瑩瑩,『潘朵拉的眼淚』不能隨便看呀,待會進去看啦..」
「我知道呀...可是人家好想看」
「你真的想看嗎?」
「嗯嗯」一聽到能夠接觸到『潘朵拉的眼淚』,炎祖瑩差點露出馬腳了
「好吧...你是例外,跟我來吧」
「就知道彩京超好」
「好啦,跟我來吧...」
之後夏彩京真的帶著炎祖瑩往國立藝術中心的控制室去了
--------------------------------------------------------------------------------
「維爾絲...事情發生得好順利哦...」一個16歲的女孩坐在橙色的單人梳化上,背向了這個提爾諾神殿的王后了
「不然呢?有什麼要發生嗎?」
「沒有,提醒一下你的那個天使吧...Satan不會眼睜睜的讓你們把『潘朵拉的眼淚』拿回來的,小心點吧...」
「紅詩,你說提爾諾神殿裡面會有魔王候選人...是真的嗎?」
「隨便你要不要相信,我要說的都說完了」話畢,那個16歲的女孩站了起來,向門口走去
「紅詩,你會去幫Satan嗎?」在紅詩往門口走去時,維爾絲突然開口了
「會,只要他能付得起我要的代價」更何況情況這麼難得,提爾諾神殿,
渾沌神殿跟冥伊神殿都這麼剛好的有齊三個魔王候選人,我一定會去看看我的孩子呢...

「但你應該知道,能付出這樣的代價的人,不多」
紅詩向著門口優雅的離開了,說了一句維爾絲聽不到的話

TOP

「Fily,公文改好了沒?」瑪洛菲莉的公文早已改好了,所以打算開始發呆,
只是羅爾志秀沒有這個意願,讓她能乖乖發呆呢
「唔」瑪洛菲莉本來就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她肯回答已經是極限了
「是在發呆吧,不過我剛剛收到消息,Kerry去了異空間耶...」
「......」Fily點了下頭,當作回答
羅爾志秀跟瑪洛菲莉是性格相反的人,不過卻異常的投契,你總是會在提爾諾神殿裡面看到Show一直在說話,
而Fily就會靜靜的聽著他說話,雖然更多人說Fily其實是在放空...
「你知道為什麼?告訴我吧,問了好多人,他們都說不知道耶」
「我也是...」
對於Fily的回答,Show則是完全摸不著頭腦
「不知道」
其實Fily一直在放空,所以沒有時間留意Show的無奈,是有必須把一句話分成兩句來說嗎...
「Fily!!!你一定知道的,告訴我吧」
搖頭,唉...連話都不想說了
「說吧,我們是朋友嘛。」
抬頭看了一下羅爾志秀,又繼續放空去,沒有再理他了
-----------------------------------------------------------------
國立藝術中心 控制室

「哇...彩京呀,你們就是在這裡看著『潘朵拉的眼淚』的嗎?」
雖然說『潘朵拉的眼淚』是絡爾國的產物,但可以讓天使們看到的機會少之又少
「對呀,不過你真的很興奮耶,瑩瑩」
「是嗎...可能是因為可以看到『潘朵拉的眼淚』嘛...」
「唔」彩京看著炎祖瑩,笑而不言
「怎麼了嗎??」該不會是識破了吧
「瑩瑩你很孩子氣耶」
「什麼呀...」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沒有原因,夏彩京忽然開始大笑了
「喂喂 =_=」
「好啦,我帶你過去啦」

炎祖瑩無言地看著夏彩京拉自己去放置『潘朵拉的眼淚』的房間,
這女生呀...不過也怪不得這麼多人喜歡她呀,果然是很好相處的一個女生呀

「到了」
等炎祖瑩站好後,才發現眼前這個放置『潘朵拉的眼淚』的房間,要進去是異常的困難呀,門上有三個不同形狀的鎖,
一個密碼鎖,一個指紋鎖,還有一個要確認面部才能開到的鎖,總之...就是煩啦

「哇...彩京呀,為什麼這麼多鎖呀>.<」
「當然,這顆寶石不能給任何人有機會偷走的」
「這麼呀....」那我不是不能把它拿回去了嗎?! ,「哎,彩京呀,不如我們一起看看怎樣可以解開這三個鎖吧」
「什麼?!」
「好像很酷的樣子,我們一起試一下吧」
「隨便啦 ~」,在彩京的記憶中,炎祖瑩是一個開朗又喜歡開一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的人...
當然,這只是彩京的記憶中而已,炎祖瑩根本就不存在,這些記憶都是虛構出來的,為了讓夏彩京更相信她,
為了能拿回『潘朵拉的眼淚』,祖瑩也不介意去依著她的「記憶」走

「彩京姐」在夏彩京和祖瑩一起低下頭,認真的研究到底怎樣才能把鎖解開的時候,
金賢重急步的跑過來了,「是彩京姐你關了監察器的嗎?」
「關了監察器??有這麼一回事嗎?」彩京歪著頭,開始回想
「彩京姐,難道不是你關的嗎?還有...她」賢重用奇怪的眼光看著祖瑩,並用手指指向她,「她是誰?」
「沒禮貌,我是炎祖瑩,彩京的朋友」祖瑩突然對這個人類沒有好感,不認識就算,幹嘛說出來,
要是彩京懷疑我怎麼辦,夏彩京的記憶依然會亂作一團,我只是把她跟我是朋友的記憶虛構出來,
什麼實際的記憶都沒有記得要平衡回去...

說不定彩京發現我不是她的朋友時,會把我拉回去警局,糟了糟了,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
那我不是拿不回『潘朵拉的眼淚』了嗎,那我不就是要這一輩子也要留在異空間?!

金賢重是吧,我記住你!!!!!!!

(瑩瑩呀,我真的很努力的維繫你的形象的,可惜....xdd)

TOP

「唉?!你叫金賢重?」上次在那個叫曺圭賢的家裡,不是就有個叫賢重的嗎?
「是呀,你真的是彩京姐的朋友嗎?」說完,金賢重又用懷疑的眼光看著炎祖瑩
「幹嘛,認識彩京一定要認識你的嗎?!」祖瑩平時的耐心早已被金賢重的懷疑磨滅了不少啦
「不是,只不過你說得這麼好朋友,我不可能不知道你的呀」
「我跟彩京好朋友,需要你知道嗎?!」你這傢伙叫金賢重,不是叫尹梓浩呀,你又不是她男朋友,知道幹嘛!
「彩京姐很快就會是我表嫂啦,我們又是同事,我不可能不知道的」金賢重說得超義正詞嚴
「所以尹梓浩是你表哥?」
「對!你怎麼知道的」
「你管我...怎樣,還懷疑我嗎?你不是要來問彩京事情的嗎?」
「啊!對,彩京姐你關了監察器嗎?」
「我沒有呀,我一直跟瑩瑩在這裡」
「那...不會吧?!」金賢重看了看那個鎖
「糟了,快點進去看看」,夏彩京立刻在口袋拿出鑰匙,打算開門
「......」炎祖瑩真的無言啦,原來你這些鎖是拿來放的呀?!虧我還這麼努力的想去解

夏彩京可沒有時間看祖瑩的表情了,她現在只關心『潘朵拉的眼淚』
「姐,是這條了」夏彩京過於緊張,連鑰匙都找不到
「對....是這條」慌慌忙忙的把鑰匙插進鑰匙孔裡
「姐,放鬆點吧...」
「唔...」本來只要把鑰匙一轉就能開到的鎖,卻因夏彩京的緊張而變得難開,幾經辛苦,彩京終於能把那扇門打開了
「拜託...千萬不要」彩京在開門的時候,口中正喃喃地說著這句,然而...神好像沒有聽到彩京的禱告,
在打開門的同時,金賢重大叫了起來,「彩京姐!!『潘朵拉的眼淚』不見了!」
望向放置『潘朵拉的眼淚』的玻璃箱,果然如賢重所說的,『潘朵拉的眼淚』不見,玻璃箱空空如也
「為什麼會這樣的」夏彩京用雙手嗚著面部,語氣聽得出有點絕望
「彩京姐,先向上級報告這件事吧...讓表哥告訴我們該怎樣做吧...」
「唔唔,知道了」夏彩京幽幽地說著,靈魂都不知道飛哪去了
之後金賢重轉過頭,並拿出電話,看來是打給那個尹梓浩吧

另一邊,Kerry的情緒不比彩京低落...
『潘朵拉的眼淚』不見了,該怎麼辦了,不會要一輩子也留在異空間吧?!
可是現在...看著眼前那個自責中的女生...Kerry打算先安慰一下她才作打算
「彩京呀...不要這樣啦...」
「瑩瑩...你明白嗎,『潘朵拉的眼淚』是在我手中,在我眼下不見的,是我...令『潘朵拉的眼淚』不見的」
「可是彩京,現在自責有什麼用呢?不如我們去喝杯咖啡,再慢慢想一下有什麼細節我們漏了...」
「唔唔...」

之後,Kerry就拖著夏彩京往星巴克進發

「麻煩你,我想要焦糖咖啡」望向後面,「彩京呀,你想要什麼?」
「......『潘朵拉的眼淚』不見了,就在我手上不見的」
「彩京!你答應來跟我喝杯咖啡的!現在不要再想『潘朵拉的眼淚』好嗎?」
「唔唔....」
「那你喝什麼?」
「我要拿鐵好了...」
「嗯,你先坐下,我買些CheeseCake再過來」
「好...」對案件太認真,這是夏彩京的優點,也是她的缺點,大概對Kerry的話沒有太認真聽進去,依舊在埋怨自己,
迷迷糊糊的隨便找個座位坐下就算


「彩京,你的拿鐵,跟New York CheeseCake,你喜歡這個吧...」
「隨便都可以了...」
「唉...」看著眼前的彩京,怎樣是自己在找『潘朵拉的眼淚』,『潘朵拉的眼淚』不見她比自己還緊張呀...


「美女∼」Kerry抬頭看了一下,是在叫彩京,就是不干她的事囉,那繼續...等一下!他!
「汪大東!!!!!」
「嗨~美女,你認識我嗎?可是我怎麼會不認得你呢,奇怪...美女我都過目不忘的」
死小子,想說我不是美女就直說好了!
等一下...「你叫汪大東?」
「對呀美女∼我就是汪大東」
「那汪東城呢?你...認識他嗎?」
「不認識...誰是汪東城呀?」
是汪大東不是汪東城,那他不是冥伊神殿的汪東城吧...
「你本名是汪大東哦?」
「是...美女你到底還要問多少次」
「最後一次了...」
「好∼不過那邊那位美女怎麼了?」
「不干你的事...」
「哦?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了」
「那是你以為而已...快點走開!」
「你叫的,不要後悔哦」在汪大東轉身之際,不知道是故意還是不經意的,手從口袋抽出來,
而且還拿著一只戒指,本來這不算什麼,不過重點是他拿著的那只戒指是『潘朵拉的眼淚』!!

「汪東城!」真的是他!

「No No No No」汪大東搖搖手指,說著,「美女...」然而此刻汪大東的臉上卻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我都說了,我叫汪大東」

TOP

「連幽蝶也要搶『潘朵拉的眼淚』嗎...」在星巴克告別夏彩京之後,Kerry不經不覺已經在沒意識的走回到毛弟的家(即是Wammy House)了

但是當走近Wammy House時,天使的本能還是讓她發覺到結界的存在,是在防誰呢?

Kerry拿著Kris(毛弟xd)給她的電話,用鏡頭對著Wammy House的監視器,等著它確認自己的身份
『歡迎回來Wammy House』監視器裡傳來機械化的聲音

平時就算沒人也會亮起全部燈的Wammy House,現在卻黑漆漆的,沒有半點人類的氣息
「怪了...Kris去哪了?」
就是Kerry從冰箱拿出飲品時,Wammy House的燈光突然全部亮起來
「SURPRISE!Kerry姐,我們來了」兩個女孩突然從冰箱旁邊跳出來了
「羽祺...還有Hiyuki你也在?!」站穩之後,Kerry認出了兩個女孩是誰了,一個是庚的學生---惜悠寂凝(Hiyuki),
另外一個是絡爾國特其令人無言的天使之一---南宮羽祺(Ki)

「你們為什麼會在的?Kirs知道嗎?」
「知道,是艾德洛跟維爾絲親自送他們過來的」邱翊橙由側室走出來,手上還拿著杯咖啡,「他們還說要給你一個驚喜...」
「所以說...提爾諾神殿已經知道了嗎?」
「嗯...對了,聽說是那個叫紅詩的不死巫妖跟維爾絲講說,冥伊神殿有魔王候選人...」
「是誰?」
「不知道...知道的話,歷年來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因為魔王的誕生而死了」
「說的也是...」

「怎麼這次失策了...算是在你面前不見了」Kris把她們三個集中在客廳,把大家知道的情報互相交流一下
「或者真的是我失策了,不過對手是汪大東耶...」
「這不是藉口...」
「我知道...對了,維爾絲有說為什麼你們要來嗎?」,Kerry望向Hiyuki跟羽祺那邊問
「因為『潘朵拉的眼淚』是絡爾國最重視的,所以以前跟你說的話是說真的...維爾絲是這樣說的」
Hiyuki幽幽地說,「Kerry姐,維爾絲之前跟你說過什麼呀?好想知道哦>.<」
「小孩子,沒你的事」
「幹嘛這樣說人家呀...」Hiyuki扁了扁嘴

知道了現在的情報之後,他們開始決定之後的策略
「Kris,大概是一樣的做法吧?」
「嗯...不過我發現了一些事情...」Kris手上拿著剛到手的情報,沒辦法...他就是速度型-,-,
「李在真,蘇易正的最好朋友,個性單純,重要的是...他在Hiyuki今天來Wammy House之前見過她...」
「世界上為什麼就是有這麼剛好的事呀...」
「的確是有這麼剛好的事呀,Kerry」Kris苦笑了一下
「那Ki呢?」
「等吧...再等等看會不會再有剛好的事出現吧」
「我累了...明天我要整天在Wammy House睡覺!」
「要是夏彩京來找你呢?」
「她知道我住這裡嗎...」
「我好像有放進去她的記憶裡...」
「Kris!我要殺了你」

就這樣,絡爾國就把兩個天使隨隨便便的放過去異空間去了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沒人知道...就讓大家一起去發現吧 <3
---------------------------------------------------------------------------

TOP

今天,月蘭殿來了一位客人,一位不太受歡迎的客人
「紅詩...你來幹嘛」維爾絲看著眼前的人,心裡有了戒備
「呀...看來維爾絲不希望我來耶」紅詩清楚維爾絲在戒備她,卻只是揚起了一個玩味的笑容
「當然,你是不死巫妖,提爾諾神殿不應該跟你有關係的」,聽到維爾絲的話,紅詩笑得更放肆
「的確,只是...不是我想來,我只是為了找出我的孩子而已,還有...維爾絲你是不是忘了,
是我幫你坐上提爾諾神殿王后的位置,我們的關係密切得很」
「你想怎樣...你答應過我不說的!」明顯地,維爾絲對紅詩說的話很忌諱
「沒有什麼,只是討厭你在我們之間劃清界線,請你記得我們的關係,拜拜」說完話後,紅詩又不管維爾絲的離開了
「緋伊洛•紅詩!你不要打算動絡爾國的天使,如果你要這樣做,就算你跟艾德洛說那件事,我也不會在意!」
「維爾絲,你好久沒有這樣叫過我了,真叫人懷念,不過...真的沒所謂嗎?就算我說了,
你也確定你的艾德洛會繼續愛著你?我當初為了你殺了兩個魔王候選人,你...這麼肯定他有這般愛你嗎?」
剛剛維爾絲跟紅詩說話時,紅詩並沒有轉身,所以說完話後還是筆直的向門口走去
-----------------------------------------------------------------------------------------
「艾德洛,你就不覺得奇怪嗎,Lucifer不是說他一整天把『潘朵拉的眼淚』帶在身上的嗎,為什麼還會不見」
凱爾特鈴說完還用懷疑的眼光看了一下Lucifer
「凱爾特鈴,你懷疑我就說吧,不用這樣...話中有話」
Lucifer不會把自己的心情隱藏,不滿的時候,他都直說的,這次被凱爾特鈴懷疑自然讓他很不爽
「你沒做過又怕什麼我懷疑呢」依然是懷疑的眼神
「我不喜歡被懷疑」
「沒有誰會喜歡被懷疑的...那到底是不是你偷了『潘朵拉的眼淚』」
「凱爾特鈴,你忘了自己只是個力天使嗎!」
「Lucifer,你想用你的身份來欺壓我嗎」
「我只希望你還記得我是熾天使中的...」故意的放大聲音,「天使長!所以...麻煩你放點尊重」
「好了...不要再吵了!」明明只是單純的想知道事情是怎樣發生,卻沒有想到會變成Lucifer跟Ling的吵架大會,「你們先回去吧...」

讓Lucifer跟凱爾特鈴離開後,艾德洛扶著頭,嘆著氣的說,「維爾絲,我該怎樣做」
「『潘朵拉的眼淚』不見已經是事實了,怎樣找,也不能找到是誰做,而我...也相信Lucifer不會這樣做」
「那個紅詩...說的話就這麼重要嗎?你真的相信提爾諾神殿裡會有魔王候選人」
「有可能...誰會知道」
----------------------------------------------------------------------
「異空間的東西跟絡爾國的差不多嘛」因為要認識一下異空間,以免會不適應的關係,
所以Hiyuki就被Kerry跟Kris拉了出來,沒想到Hiyuki的反應比想像中冷淡
「你很冷靜嘛...」Kerry對她的反應感到很無言
「那是事實...呀,你要找的人」Hiyuki看到李在真後,用手指指了一下他,
然後Kerry順著她手指看了一下,還真的是李在真呀
「那你就去吧,去寄住在他家裡吧」
「炎酷凌玥小姐...你說寄住就能寄住嗎...」
「惜悠寂凝小姐...你很煩耶」手中一直在凝聚的光屬性,就這樣打在Hiyuki的頭上,
「維爾絲說讓我當隊長的,就是說是我拿主意的,到他家時就找個時間打回來Wammy House吧」
之後某炎酷凌玥小姐跟Kris就這樣丟下Hiyuki回Wammy House了
「你這卑鄙...小...人」這是Hiyuki倒下之前的最後一句話

之後某混混在真在不知名的對小動物的愛心下,把Hiyuki撿回家了(全句誤XD)

李在真本身對小動物有著不知名的愛心,所以當看到Hiyuki時,
二話不說的就把先把他帶回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撿了個麻煩回家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