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轉貼」東風破(完結) 作者:jy02372025

[隱藏]

「轉貼」東風破(完結) 作者:jy02372025

當李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那年的夏天他和家人一起來到鄉下親戚家渡夏,
鄉下那清新的空氣和美麗的大自然深深的吸引了他這個來自城裡的孩子。

  由於都是小孩子很快他就和村裡的孩子們玩到了一起,他們一起去上山採果
子一起下河抓魚。

  這時他注意到一個小他五歲的小姑娘,她總是坐在大門口看著他們上山看著
他們下山,坐在那裡對著他們傻傻的笑著。

  李開始悄悄的注意上這個總是坐在門口的小姑娘,小姑娘總是寂寞的坐在那
裡看著其他的孩子在前面開心的笑著瘋狂的玩著,卻從來也不參加。

  經過打聽李才知道原來那個叫花的女孩是小兒麻痺,她走不了路,只能一個
人寂寞的坐在她家的門口看著大家和大家一起開心的笑著。

  在花的眼裡李是那麼的不同,他雖然跟他們一起上山下河,一樣曬得很黑,
笑得很開心,不同的是,他不會說粗話,而且,他注意到了她這麼一個不會走路
的小姑娘。

  一天,李來到花的面前,伸出他的小手將一隻蜻蜓放在花的手裡,「這是給
你的。」

  花看著手裡的蜻蜓,這是她第一次收到別人的禮物,也是第一次親手摸到蜻
蜓,花抓著蜻蜓的翅膀摸著它的腳對李說:「謝謝!」

  李看著花開心的樣子,「不用客氣,我能帶你一起玩嗎?」

  花看著大她五歲的李那白淨的小手,低下頭小聲的說:「可是,可是我走不
了路。」

  李看著她,「沒關係的,小妹妹,明天我來接你,你要在家等我啊,來拉勾
勾。」說完,李伸出他的小拇指,花也小心的伸出她的小拇指,倆人拉了一下勾
勾。

  那一夜花睡的很香,她將李送給她的蜻蜓栓在自己的手腕上,等天亮了以後
花起床等待著李的到來。

  李也很準時吃過早飯後就來到花的家,他背著花來到河邊,花坐在那裡看著
其他的小朋友們開心的在河裡玩,她還是一個人寂寞的坐在岸邊。

  李看著寂寞的花孤單的一個人坐在那裡他走過去,坐在花的身邊給她講著故
事,還對花說:「花,你的腿是可以治療好的。」

  花沒有說話但是她很開心,因為是李第一個給她將故事,也是李第一個對她
說她的腿是可以治療好的。花的臉上也終於有了難得的笑容,仔細想想他是第一
個對她說她的腿是可以治療好的也是最後一個。

  快樂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轉眼間李就要和家人一起回城裡了,臨走時花眼
淚汪汪地來送,在李耳邊小聲地說:「我治好腿以後,嫁給你好嗎?」

  李點點頭。


  時光飛似一轉眼,二十年過去了,李由一個天真的孩子長成了成熟的男人,
他開一間咖啡店,有了一個未婚妻,生活很普通也很平靜。

  有一天,李接到一個電話,一個女子細細的聲音說她的腿好了,她來到了這
個城市。

  一時間,李甚至想不起她是誰,他早已忘記了童年某個夏天的故事,忘記了
那個臉色蒼白的小女孩,更忘記了一個孩子善良的承諾。

  可是,李還是收留了花,讓她在店裡幫忙,李發現,花幾乎是終日沉默的,
不言也不語就是一心的幹活。

  李快要結婚了,他很愛他的未婚妻,他也知道他的未婚妻懷孕了,李為不久
的婚禮和準備著,根本沒有心思關心花。

  一日,李去他未婚妻的單位去送晚飯,因為他的未婚妻對他說她今天要值夜
班。

  李因為和未婚妻單位的人很熟悉,門口的保安很順利的就讓他進去了,李拿
著自己親手做的飯菜和湯來到未婚妻的辦公室,見整個屋子都關著燈一個人也沒
有,李以為未婚妻出去了,於是他放下飯盒自己在偌大的辦公大樓裡遊蕩,等著
給未婚妻一個驚喜。

  李在大樓裡逛著,他來到唯一一間亮著等的房間門口,抬頭看看原來是總經
理辦公室,李心想這麼晚了未婚妻的經理還在工作,看來未婚妻的上司是一個勤
奮的人。

  當李想進去打個招呼的時候,房間裡女人的一聲呻吟阻止了他的腳步,他經
常聽說辦公室偷情的故事沒想到今天第一次碰到,這也讓他轉變了對未婚妻上司
的看法。

  李本來不想管這些事,當他要離開的時候卻聽見那個女人的聲音,聲音是那
麼的像他的未婚妻。

  李來到窗前透過一個小小的縫隙看見了裡面的一切,當時他感到自己是那麼
的無力連憤怒的力氣都沒有。

  房間裡面自己的未婚妻正一絲不掛的趴在沙發上,身前的一對大奶子隨著她
身後經理的抽插前後的搖晃,那個肥胖的經理一邊操著李的未婚妻一邊摸著她那
光突突的小逼。

  「雪,你真善解人意啊,知道我喜歡白虎就把自己的小逼毛刮了,我喜歡你
這樣的女人,將來你結了婚嫁給那個傻小子,那樣我們玩起來更刺激。」

  李的未婚妻翻過身來,平躺在沙發上,用手輕輕撫著那微微突起的肚子,
「哦……親愛的你輕點……」

  經理將她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知道孩子不是他的嗎?」

  看著未婚妻和別人偷情時淫蕩的樣子,有聽見孩子不是自己的,李瞬間從天
堂掉入了地獄,他如行屍走肉般離開了那充滿淫蕩氣息的大樓,連保安和他打招
呼他都沒有聽見。

  他回到家裡羞憤交加,扔掉了所有準備結婚用的東西,離開了相愛多年的女
人,日日酗酒,變得狂暴易怒,連家人都疏遠了他,生意更是無心打理,不久,
他就大病一場。

  這段時間裡,花一直守在他身邊,照顧他,容忍他酒醉時的打罵,更獨立撐
著那片搖搖欲墜的小店。她學到了很多東西,也累得骨瘦如柴,可眼裡,總跳躍
著兩點神采。

  半年之後,李終於康復了,面對花做的一切,只有感激。

  李決定把店送給花,她執意不要,李沒有辦法報答花對他的照顧和關愛,只
好宣佈她是一半的老闆。

  在花的幫助下,李又慢慢振作了精神,李只把花當做是至交的好友,掏心掏
腹地對她傾訴,傾訴他內心的痛苦和悲傷,每到傷心之處李總是抱著花痛哭,花
依然是沉默地聽著李的傾訴,安慰著這個傷心的男人,可是誰又知道她內心的痛
苦,沒有人知道只有她自己。

  李不懂花在想什麼,他只是需要一個耐心的聽眾而已,而花正是這個耐心的
不發表意見的聽眾。

  有時李自己也後悔自己過去日日酗酒,變得狂暴易怒,連家人都疏遠了他,
要不是花他的店早就已經關門了,要不是花他現在可能已經死在某一個陰暗的角
落裡了。

  是花讓他從新振作也是花讓他有了親人般的安慰,也是花讓他和家人從新和
好,沒有花真的不知道他會怎麼樣,可是他一直把花當成自己的朋友,一個不會
拋棄他的真誠的朋友。

  這樣又過了幾年,李也交了幾個女朋友,但都不長,他找不到感覺了。

  花也是,一直獨身,李發現花其實是很素雅的,風韻天成,不乏追求者。

  他笑她心高,她只是笑笑,可是誰又知道花的內心,愛一個人是痛苦的但是
看著自己愛的人幸福卻是快樂的,為了讓自己愛的人幸福那,就只有讓自己默默
的在無人的深夜來恬適自己的傷口,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瞭解也更沒有人清楚,只
有自己才知道那種枯澀的沒有結果的愛的滋味。

  終有一天,李厭倦了自己平靜的狀態,決定出去走走,拿到護照之前,他把
店裡的一切正式交給了花。

  這一次,她沒再反對,只是說,為他保管,等他回來。

  在異鄉飄泊的日子很苦,可是在這苦中,李卻找到了開寬的眼界和胸懷,過
去種種悲苦都雲淡風清,他忽然發現,無論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如意或不
如意,真正陪在他身邊的,只有她。

  他行蹤無定,她的信卻總是跟在身後,隻字片言,輕輕淡淡,卻一直覺著溫
暖,他想是時候回去了,是該長大的時候,更是給那個默默的女人一個回復和報
答的時候,也是他發現真愛就在身邊,可是他卻沒有發現,直到在異鄉漂泊了好
久他才發現。

  他決定回去,回到那個為了他付出了一切的女人身邊,他想和那個女人一起
過完餘生也是一種幸福。

  回到家的時候他為她的良苦用心而感動,無論是家裡還是店裡,他的東西他
的位置都一直好好保存著,彷彿隨時等著他回來,他大聲叫喚她的名字,卻無人
應答。

  店裡換了新主管,他告訴他,她因積勞成疾去世已半年了,按她的吩咐,他
一直叫專人注意他的行蹤,把她留下的幾百封信一一寄出,為他管理店裡的事,
為他收拾房子,等他回來。

  他把她的遺物交給他,一個蜻蜓標本,還有一卷錄音帶,是她的臨終遺言。

  帶子裡只有她迴光返照時宛如少女般的輕語:「我……嫁給你……好嗎?」

  拋去二十七年的歲月,他像孩子一樣嚎啕大哭起來。

  沒有人知道,有時候,一個女人要用她的一生來說這樣一句簡單的話。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涉足於這個世界。被她深深的吸引,忘記了現實的一
切。也放棄了很多,但並不後悔。只要她在我身邊,就忘記了所有的煩憂。那是
我快樂的源泉,那是我的伊甸園。現實中不敢有的思想,現實中不敢做的一切,
在這裡盡情的發揮,在這裡肆意的流淌。追求的就是刺激,玩的就是心跳。雖然
也經歷了坎坷,雖然也受到傷害,無奈不願離開,依舊堅持到現在。期待用自己
的熱情,把封閉的門打開。期待用自己的真誠,把你的真心換來。內心深處,總
把她看做是一片幻想的海洋,無數的魚兒,在這裡自在的游。爭先恐後,追求自
己的夢想……」

  李問清楚花的墓地,他在花的墓地旁蓋了一個房子,他要守護著她活著的時
候他沒有珍惜她可是等他終於明白最愛自己的人和自己最愛的人時她卻走了,也
許老天就是這麼的不公平。

  他希望有來世來世希望他們還能相間,來世他一定會好好珍惜她守護她。


這故事中本有一些不適合18歲以下的內容,但被我刪改了。
若想觀看全文請自行下載:
http://www.mediafire.com/?fe2yh8tzgqtfaq2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