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顏色革命中西方的角色

[隱藏]

顏色革命中西方的角色

 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內因即內部的,自身的,在事物發展過程中起決定因素;外因即外部的,外在的,在事物發展中對事物的發展起增速或減緩的作用。
  顏色革命的爆發是不可調和的內部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時,外部因素起到令其觸發變革的作用。在中亞和中東多國的顏色革命中,我們可以看到外來因素的作用力。
  以烏克蘭的顏色革命為例。美聯社的這則報道得到了美國官方的承認:美國政府在2004年烏克蘭顏色革命之前的兩年間在烏克蘭投入超過6500萬美元,其中包括資助該國多個政治組織甚至反對派領導人尤先科的訪美費用,連第二輪的總統選舉後進行的投票調查也是美國付賬。但是美國政府不認為這是對烏克蘭選舉的干涉。
  據悉,美國政府每年用在「推動全球民主」方面的總支出高達10億美元。前美國國務院官員克雷納說,他領導的「共和黨國際研究所」曾經在某一年獲得美國政府提供2590萬美元資金,用於支持包括烏克蘭在內的50個國家的「民主運動」。而支持烏克蘭顏色革命的四個國際基金會中就有三個得到美國政府支持。
  1999年以及2000年,美國制訂了「俄羅斯領導人計劃」和「未來一代的首創精神」計劃,將嶄露頭角的俄羅斯政治精英以及烏克蘭青年送到美國學習,親身體驗美國的「民主」和自由市場經濟制度。據統計,有10萬名原蘇聯國家的商人、大學生、政府官員受資助到美國留學、進修和考察。這些人回國後紛紛成為本國政界、商界精英,發揮了不小的影響力。在2003年的「天鵝絨革命」中勝出的薩卡什維利,曾在美國收過教育,立場親美。
  在「顏色革命」的準備和進行過程中,非政府組織發揮了特殊的作用,大量的支持、幫助反對派的工作都是由非政府組織具體實施的。據美國有關機構統計,在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推動下,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東歐、中亞地區的非政府組織增加了四五倍,目前中亞國家的非政府組織數量已經超過一萬個。
  顏色革命是革命中的兩派以價值觀導向、政治、經濟和軍事實力為依託的一場綜合較量,為一個或多個國家的利益服務,是否道德並不重要。美國政治有濃厚實用主義色彩,它並不完全關注所有國家的民主問題,只是特別針對那些對美國具有重大的全球戰略和地緣戰略價值的國家。從已經發生「顏色革命」和目前正在受到「顏色革命」困擾的國家來看,幾乎都處於對美國具有重要戰略價值的區域。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