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佔中運動 如何自我催眠?

[隱藏]

佔中運動 如何自我催眠?

邱立本


佔中運動陷入自我催眠,拒絕被「還我道路」的沸騰民意驚醒——因為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但求目的,不擇手段,最終只會破壞實現目的的可能性,也失去了運動的正當性。這是現代文明對近百年以來的法西斯主義的總結,認為應該引以為訓,避免在「崇高」的理想下,用種種非常、違法的手段,損害人民的利益,造成巨大的災禍。


諷刺地,以歷史視野來看今日香港的佔中,就發現這運動陷入了「但求目的、不擇手段」的窠臼中,不能自拔。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犧牲其他無辜的人,可以損害廣大群眾的利益。他們自己的辯護詞就是:「我們是純潔無瑕的,請大家忍耐,最終我們一定會實現崇高的理想」。


但這樣「崇高」的理想,卻越來越被自己內部力量和絕大部分市民所排斥。曾經號召罷課和罷教的領袖——佔中三子中的戴耀廷和陳健民宣佈要回到學校教書,表示「每一個人的參與都有他的極限」,更不要說較早前學聯領袖呼籲罷市,但整個香港卻沒有一家商戶支持,變成了笑柄。而呼籲全港罷工,也只有一家汽水廠的幾十名員工參與,象徵性地支持一下,但也無疾而終。


戰中一個月以來,霸佔了金鐘、銅鑼灣、旺角的街頭,阻礙了每天數以百萬計的市民的生活與生計,而首當其衝的是基層的計程車司機。全港約一萬八千輛的士,都要被迫改路。從灣仔到中環,過去不到15分鐘的車程,現在要繞到半山,要走兩個小時。幾萬名的士司機,平均收入少了三成。


同時,佔中在一些主流媒體的全力包裝下,形成了一種自我催眠的效果。他們認為佔中就是道德的化身,任何反對佔中者都是其心必異。在他們的眼堙A反佔中者要嗎就是拿了共產黨的錢,要嗎就是自私自利的保守派。他們更將警察妖魔化,認為只是政權的鎮壓工具,是香港「公安」,警察若前來清場,只會製造流血。


一些激進佔中者的網上言論甚至期望警方盡快清場,暴力鎮壓,鬧出人命,讓佔中者成為「烈士」,為香港的獨立建國製造「開國元勳」。但佔中運動的「自我催眠」,肯定誤讀了香港的主流民意。因為沉默大多數的聲音,無論在政治上有不同派別和主張,都反對「路霸」癱瘓道路,影響別人生計,更不贊成破壞法治,不落實高等法院頒發禁止佔據道路的禁制令。


但問題是佔中運動在一些激進派的綁架下,找不到退場機制。儘管佔中三子已經實際上「淡出」,但學生和那些網絡上的鍵盤戰士仍然戰意高昂。他們沉醉在一些主流媒體的頌歌中,認為自己就是香港的救世主,認為那些每個月少了三成收入的的士司機應該繼續忍耐下去,應該為了香港的下一代而犧牲。


不管廣大的市民都在怒吼「還我道路」,佔中者在佔領區的「嘉年華化」氛圍中,自我感覺良好。這些自我催眠,拒絕被沸騰的民意驚醒——對於一些裝睡的人來說,他們是叫不醒的。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