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浪子回头

[隱藏]

浪子回头



      1999年因茪u作的需要我恭带领的工作。虽然在刚抓工作时深觉自己不配,但因茖g妄、自是的本性,时间久了,便由刚开始的谨小慎微逐渐转变为高举自己、见证自己;讲吃讲穿讲享受,贪享地位之福;甚至要与神平起平坐,最后,终于被打发回家了。这之后我才有所醒悟,才知道“地位”让我放弃了神、放弃了真理;“地位”让我搞起了独立王国;“地位”让我成了敌基督;“地位”让我走上了死亡之路,才发现此时的我已偏离正道好远好远,已堕落得太深。
      回顾我的下滑是从福音工作稍有点果效开始的。当时我认为自己也有两下子了,开始夸夸其谈、沾沾自喜起来,对自己工作范围内的人经常是带茪f气说话。后来和我一起配搭的姊妹给我提缺欠,说我说话带茪@种狂妄的性情。我只是表面接受,但心里并不服,最后还是绕弯想方设法把对方提的缺欠给驳回去。在这以后的日子里,我开始为自己的地位说话,心里从不因茈满足神而难受,倒经常因别人对自己不服而苦恼。渐渐地我的心麻木了,没有知觉了。就在我在错误的道路上追求还毫は察觉时,带领给我来了一个条,内容写道:“某某,你现在学会当官了,说话的腔调也变了,跟世上当官的差不多了,你也快被淘汰了。”什么?这么说不意味荍畯n失去前途命运吗?看完这话我陷入了痛苦的煎熬之中,但我没往本性上去省察,没有从中领会神的良苦用心,更没有意识到这岸U去的后果。后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临到了我,此情此境中我感到自己已祟陶握J了绝境,心乱如麻,生怕失去本分,又怕被淘汰没有前途,又怕被打发回家……我的里面满了对神的奢侈要求。我虽然发现自己太在乎“地位”了,但我的全人都在撒但的控制中已は法自拔了,竟仍拷荂带领”这个地位来支配弟兄姊妹为自己做事,让他们韺U找大夫,要想方设法赶快把病拿掉。心里还一直受一个意念支配:我不能没有地位,我不能失去本分。我开始享受特殊待遇,吃好的营养品,弟兄姊妹送好吃的也照单全收,还荒唐地认为:我不是为了享受,我是为了把病治好,不耽误工作,这也不算过分……结果,病不但没治好反而还更厉害了。
后来根据我的情形,带领让我回家反省,说我的病是思想问题。
      当我听说让我“回家反省”这个消息时,真觉如五雷轰顶一般,我双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几乎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想:完了,这么多年的追求不是白费了吗?还有什么前途了?这以后可怎么活……
      回家之后,我整天失魂落魄,以前的心志、誓言都没有了,看看自己的年龄,再看看自己的家已不比当年:姐妹兄弟都已结婚了,我成了一个多余的让人は法理解的怪人。此时,我觉得自己凄〤荍U到了一个地步,于是我整天活在埋怨、失望、控告里,没有一丝安慰。虽有时也回忆以往圣灵作工的甘甜,回忆经历神作工的幸福时刻,可越想越苦,越想越遗憾。这时就会痛哭一场,自问:难道我信神的路就这岫E个句号?就这帛犎}茼漸h吗?不能啊!我感到痛苦得简直生不如死。我跪下来痛哭流泪,大声向神呼求、祷告:“神啊!离开了你我觉得每一分钟都那么的难熬,我已深深地感受到我需要的是你,不是肉体的吃、穿、地位、享受……这些东西只会给我带来痛苦与刑罚,是精神的折磨,是良心的控告、谴责与不安。神啊!我恨恶厌憎自己没有珍惜你赐给我的成全机会,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呀!神啊!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啊?我该怎么办呀?求你指给我当行的路,在这种环境中我怎岫瘥鄏X你心意呢?”我的心在哀哭,我的全身在颤抖,懊悔、亏欠、自责的泪水交织在一起,此时我体尝到一个被神征服之人触犯神性情之后被神离弃的滋味!就在我不断的呼求、懊悔中我感觉到神在渐渐向我回转,神开D我:“假如再让你经历类似效力者的试炼你会怎屆Hは论什么时候都得一心一意地跟荂K…追求性情变化一直到全宇的工作结束。”我又想起神的话里说过:“不管你身不由己也好,或悖逆本性出来也好,记住:事后赶紧醒悟!往上{,不管出现什么情G都往上{。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在神娓娓的话语面前,我心渐渐得到复苏,我看到了希望,明白了神的心意,对前方该走的路不再迷茫。神是希望我在此时做一个忠实的跟随者,能{脚踏实地地追求性情变化,从今以后能{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来走自己还未走完的路,别再对神要求什么。这时我又想到效力者的试炼后神说过的话,大意是:其实人若真愿意做一个受造之物就没有那么痛苦了……是啊,我的苦是来源于我的败坏,按神的本意不愿让人受这么多苦,只是我不想做受造之物,总想避开真理走自己的路,总想当神,让人把自己当神一对待,那能不多受苦吗?我此时体尝到神话语的威力——能让我死而复活,能让我}破一切死亡的势力。现在我心里的难处都被神的话解开了,犹如久旱逢甘霖,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释放、那么美好。是啊!神,我本是你所造的受造之物,我是你所造的就当归给你,就当敬拜你,这是我的职责与务,我不该再对你有一点要求,我只该在你的公憍奀#惚e顺服下来。你让我回家反省是你对我极大的爱、极大的保守,我遭受病痛的折磨是因我的悖逆,是因我触犯了你的性情,按我的所作所为早该被你咒诅,今天你让我活荂A这本身就是你的恩典。
      这次的经历在我心灵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使我终生都は法忘怀。每当回想起自己被击打的那一幕幕都让我深受警戒与激励,我不愿再触犯神让神伤心,没有神对我的宽容与忍耐就没有我今天的这口气息!神啊!感谢你!在你的作工中我曾享受过你作工的甘甜与幸福,也尝到了你公憭ㄔi触犯的性情,更尝到了浪子回头重新回到你怀抱的温暖,因荍A的作为我怎能不发出内心深处的赞美呢!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e  WhatsApp分享


[ 本帖最後由 譚亮 於 2017-10-17 07:20 AM 編輯 ]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