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創辦人盧軍宏是怎樣利用「心靈法門」斂財集資的?

[隱藏]

創辦人盧軍宏是怎樣利用「心靈法門」斂財集資的?



盧軍宏自稱觀音菩薩化身

黃茵用「荒謬不堪」形容過去修行的日子。對於盧軍宏,她說「就是個騙子」。2014年,黃茵在香港法會上第一次見到了盧軍宏本人,並拜了師。在去法會之前,黃茵多次夢到有人讓她去拜師,她認為這是對她的開示。拜師後,黃茵拿到了一個小紅本,上面寫著「盧軍宏弟子證書」,內頁是弟子守則和姓名。盧軍宏告訴她,如果遇到困難或者生病,把弟子證放在胸口,他的法身就會來營救。弟子證也是信眾上天的門票。黃茵說,盧軍宏自稱是觀音菩薩的化身,已經在天上為「心靈法門」信徒播種好了蓮花,將來同他一起「上天」。當時的黃茵對此並未質疑,她認為觀音菩薩是造福大眾的,而盧軍宏所宣導的「吃素念經」也都是善良的、都是好的,相信盧軍宏不會有錯。「現在想來很是可笑。」她說。

對於盧軍宏以及「心靈法門」,中國佛教協會也曾予以回應。2014年6月13日,中國佛教協會新聞發言人就「心靈法門」有關問題發表談話時指出,中國佛教史上的確有一些高僧大德被信眾尊奉為佛菩薩的化身,但都是後世佛教徒根據這些高僧大德生前的功德事蹟追認的,從來沒有哪位高僧大德在世時公開宣稱自己是某佛某菩薩的化身或代言人。中國佛教協會認為,「心靈法門」雖然借用了佛教的某些概念和理論,但對這些內容認識膚淺、使用隨意,甚至對佛教的基本概念,如「五蘊」、「十二因緣」等,都進行了曲解,完全不符合佛教教義,呼籲佛教信眾自覺抵制「心靈法門」的不良影響,以免上當受騙。在中國佛教協會就「心靈法門」發聲的3個月前,「心靈法門」在馬來西亞、新加坡舉行大型活動,馬來西亞11家主要佛教團體發表聯合文告,嚴正指出「心靈法門」是附佛外道,並非正信佛教,提請信眾勿受蒙蔽。中國佛教協會表示,由此可見,「心靈法門」不符合佛教教義、並非正信佛教,是國際佛教界的共識。

盧軍宏的斂財套路

每年,盧軍宏都會在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澳門等地舉辦多場法會,而參加法會,被視為積功德的最好途徑,也有僧人被拉去法會充場面。7月6號,一位曾參加過法會的僧人向新京報記者透露,他在參加法會後發現:「信眾在法會上完全就是去洗腦買東西,得不到任何正確佛教知識。」

法會第一個議程就是給法器開光,包括山水畫、瓷菩薩像等。

盧軍宏多次告訴信徒,洗手間和廚房,是最不乾淨的,也是鬼最多的地方。貼山水畫可以改善風水,保家宅平安。

幾毛錢一張印製的山水畫,在盧軍宏開光後,根據尺寸不同,分別於30、50、100、150、200、250元不等的價格賣出。在法會現場的菩薩像,也被以上千元的價格賣出。在一次法會召開前,香港法會共修組發佈公告,號召大家「發心努力」,補齊幾十萬元的舞臺燈光音響款項。有信徒發現,盧軍宏要求各共修組絕對不得設功德箱,不集資、不斂財。他自己卻在世界各地召開的法會上公開設立功德箱。

盧軍宏有隆重的拜師儀式,儘管對多數信眾聲稱免費,但其手下的多名共修組負責人,會看人下菜碟,暗示經濟實力雄厚的預備弟子,奉上厚重禮金可單獨小開示,從而達到目的。

一位信徒在心得體會中提到,她曾一次捐獻8萬元,其收入除了必要的用度,基本捐獻給「盧軍宏」,結果使得家庭內部嚴重不和。2015年5月,一名女信徒私自變賣家中房屋,得款123萬元全部捐給了盧軍宏依託電臺創辦的實體機構——東方臺秘書處。

初一、十五的放生,也是信眾的一大支出。放生一般由共修組統一組織。廣州一位信徒張靜回憶,放生時不能帶法門資料也不能拍照,只是把錢交給組織者,表明自己將放生多少錢的魚。但是,自己並不知道放的魚在哪,也沒有賬目。有時在現場,甚至還有組織者稱,買的魚多了,現場加錢繼續放生。

此外,「心靈法門」在其官方博客上公佈助印帳號,以印刷書籍資料的名義,吸引信徒捐助。

在「心靈法門」,信眾捐款、印書、放生以及做掛曆、檯曆、宣傳扇子等費用,都不能說出來。盧軍宏稱「如果講出來就漏了,等於沒做」,甚至會有損功德。

因此,除個別人還留有「澳洲東方傳媒弘揚佛法慈善機構」出具的收據。信眾究竟花了多少錢,為盧軍宏捐了多少錢,很多人都無從得知。

據警方查實,2010年3月至2015年5月間,境內信徒匯款至「澳洲東方臺」帳戶的資金共計842筆,金額折合人名幣達641萬餘元。

據有關部門透露,盧軍宏通過每年組織信徒參加在馬來西亞、中國香港等地召開的10餘場大型法會,以及通過設立功德箱,組織拜師儀式、兜售結緣物品、放生等方式大肆非法斂財,每年獲取的非法財產高達數億。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