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开辟个崭新时代·~《星月海》

[隱藏]

开辟个崭新时代·~《星月海》


四方宇《月夜樱飞》的番外篇“星月海”驾到……神魔传说降临
四方宇大大经典名作《月夜樱飞》的番外篇哦!大家一直到处寻找的《星月海》,
图片地址:



                                  全文搜索下载页面


试阅:楔子
转裁庭

南方·转裁庭
  位于古老山腰上的转裁庭,建筑巍伟占地极广,内部建筑更是宽广奇特,庭内更有无数根顶天石柱,各呈不同色彩,矗立在难以极目望尽的雄伟高顶下。
  这里是私出妖魔界,没有领受钥之印的妖魔,被光城圣院的人逮获后,受刑监禁或押解回妖魔界的暂监之地。
  长久来,南方转裁庭仲裁妖魔的罪罚,在妖魔群中视为畏惧之地,由十四星宫神将中的天相主事。
  今日一早,转裁庭便来了一位特别的人,送来了并非罪犯的妖魔。
  「一切就交给你了,天相。」
  站在转裁庭的大殿上,发白如雪的少女,清丽的容貌似透出几分清冽,淡紫的双瞳平日锁妖魔时,充满慑人的气势,此时却抹着几分凝思与忧虑。
  「放心吧,在我这里很安全。」
  十四星宫神将中的天相,形貌奇特,棕色短发留着脑后一条小辫子,单耳挂着柱状的晶石耳饰,另一耳别着细铜链绕颈,高魁挺拔的体格,常穿一身深色衣裤、高筒大靴,行事带点冷硬的强悍风格。
  「有你一句话,胜过任何保证。」白发少女浅扬眉目。
  「蒙你春之圣使如此看重,这个托付更闪失不得。」
  「风妖长者刚死,他还年轻难免伤悲,还希望你能多包涵。」风妖的哭泣,几近风啸回咆的哀嚎,一般人难抵这样的锐声刺耳。
  「这几天我会禁止手下人靠近,放心吧,我不会对他们做出任何惩罪的制裁手段。」见到她安心的绽笑,天相不解问:「你怎么会和魔界中的风妖一族有渊源?」
  「那是遥远的事了。」忆起那段带给她快乐,又带给她心中阴霾的童年,兰飞长声轻叹。「小时候我曾掉到妖魔界,虽有无声之灭的保护,却在一次不小心落单时受到妖魔所擒,当时风妖一族的长老救过我也帮过我,当我成为光城圣使时,为着任务的需要曾再长老一面,没想到多年后再见,竟会是如此情况。」

「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我想亲自进行这件事,这是我对风妖一族长老的承诺。」
  「你和月帝的大婚将至,以月帝和大司圣对这场婚礼的期待,你想亲自进行这件任务,只怕难度很高。」
  「我清楚,但是此时此刻,回禀圣院此事,怕是缓不济急。」
  天相认同。「尚未有任何属于风妖宝物所造成的祸事,现有回禀圣城也定是暂观的情况,帮助不大。」

「以大司圣的谨慎定也如此,只是我无法坐视明知将有的阴谋,却还得等着事情发生再说,我想亲自走一趟大海,找大海之主舞天飞琉了解此事。」

  「大海之主与光城圣院的互动,算不上友好,若要见大海之主确实得由十四星宫神将以上的人去进行较好。」他看向她,因为另一件事也是迫在眉睫。「与月帝大婚可是关系你一生的大事,你当真要为此事而缺席?几天都不愿再等待?」

「这场人生大事我只缺席一时而非永远,但若有人以此宝物为恶杀戮,死去的生命是永远没机会,相较这一时的缺席,身为光城圣使,我无法不作下这个决定。」

  「月帝的震怒、大司圣的跳脚,该在你考虑之内了?」
  「大司圣,我有心里准备,而月帝……」
  如月辉之华的俊美君王,虽带着圣君的强硬,对她却是深情付出,想到此,她敛下眸,内心有股不安的悸动隐掠,因为这位美绝人寰的君王,一旦动怒,也绝对令人背脊胆寒。
  「不用担心,再怎么说,我都将成银月古都之后,我自会……有办法解决。」忐忑的润了润唇,她转过身背着手,撑着一派自若。
  「飞飞」
  「什么事?」
  「除了为大局着想外,完全不包括你内心也想暂避这场大婚的念头?」前方背对的人的身形似乎僵了一僵。



[ 本帖最後由 danjuan 於 2007-11-24 02:20 PM 編輯 ]
   

TOP

狂顶啊 狂顶啊

狂顶啊  不错的小说~不看后悔额~~·~江湖规矩····~

TOP

這書剛出,聼說了,謝謝分享。

TOP

江湖规矩

没关系啊 ~大家来看看啊~~~绝对经典

TOP

回覆 #4 danjuan 的帖子

New stuff.  Let's take a look.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