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女性眼中的愛情經濟學

[隱藏]

女性眼中的愛情經濟學

女性眼中的愛情經濟學-----------這裡是從一個女性纖細的觀察角度對愛情所做的經濟學詮釋


1/上 了一 個 大 當

 談戀愛時,我感到特別幸福,對婚後生活滿懷憧憬。原因之一,當時的男

友,現在的我老公,燒得一手好菜。每次到我家,他都要大顯身手,令我們全

家大飽口福。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特意花了大半年時間鑽研菜譜,暗地裡在

家練習純熟,很費了一番功夫。

  至於我當時的手藝,說來慚愧。記得頭一次在男友家中做菜,一盤炒豆腐

干,油只放了兩滴,鹽只放了幾粒。菜端上桌,男友的父母連同妹妹們都是淺

嘗輒止,我自己也覺得難以下嚥。倒是男友專揀此菜猛吃,還一個勁兒說:好

吃,好吃!一副呆頭呆腦的模樣,惹得妹妹們偷笑,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婚後一段時間,他下廚的時間不比我少,還經常教我怎麼燒菜才好吃。不

知從何時起,事情慢慢起了變化。演變到如今,完全是我下廚,他可連鍋鏟邊

兒都難得碰一回了。每次請客吃飯,朋友們讚揚我的手藝時,他都要洋洋得意

地自吹自擂一番,說這手藝是他教的。我知道他背著我也經常向朋友們吹牛,

講他訓練老婆做菜的經驗。

  這是我平生上的第一等大當,免不了要細究個中的原由。細細想來,家庭

內部的分工,也可以用經濟學理論來解釋的。兩百多年前,經濟學鼻祖亞當·

斯密(Adam Smith),鼓吹分工和交換不遺餘力。他在1776年

出版的《國富論》裡說:一個國家應該進口那些別人能以更低成本製造的東西。

比如,法國人能夠以遠為低廉的成本釀造葡萄酒,英國就樂得進口他們的酒,

非要自己釀造是愚蠢的。自然,這個分工的道理,對我和我老公也適用。既然

他廚藝遠勝於我,就該他下廚才是,非要我去做菜豈不同樣愚蠢?

  斯密真是個大好人。大衛·李嘉圖(David Richardo)卻

可惡得緊。他在《國富論》問世四十年後,出了本書叫《政治經濟學和賦稅原

理》。這本書聲稱,斯密說得不對!分工和交換要看比較優勢,而不是斯密老

兒說的絕對優勢。拿我家來說,老公燒菜比我好,這沒錯。可他的時間用在掙

錢和事業上,更比炒菜金貴萬倍。我嘛,一份閒差,在家的時間多,這不值錢

的時間,用來炒菜正好。按照李老頭兒的說法就是,我下廚時間的機會成本比

我老公低,所以就在這上面有比較優勢,所以就該我燒菜。這還有一個專門的

名稱,叫作「比較優勢原理」。

  現在大家都公認,李老頭兒的理論是對的。真是氣死我了!我和老公,就

那麼一點點時間價值差別,便造成了婚前婚後角色的顛倒錯位。錯,錯,錯。

當初讀書,怎麼就沒留意李老頭兒的理論呢?如今木已成舟,生米成熟飯,不

得已只好安下心來,老老實實擺弄我的瓢盆碗鍋。

  比較優勢只是分工的起因。分工之後,它還會因專業化投資而加強,甚至

絕對優勢也會因專業化而改變。一般人眼裡,投資好像就是大把金錢的投入。

但在受過經濟學訓練的人看來,像我用來提高廚藝的時間和精力,更是不折不

扣的專業化投資。如今在我家,我,我兒子,包括老公自己,都更喜歡吃我燒

的菜。我老公早就自承不及,不敢在我面前誇耀炒菜的手藝,更不敢跟我比試

了。好像這也是亞當·斯密提出的一個基本原理:技藝隨著從事專業工作的時

間而增進。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花時間提高炒菜技藝,自然減少了提高掙錢技能的

時間。更何況,我成天價琢磨的,只是怎樣做菜才符合老公和兒子的口味。比

如,兒子吃麵喜歡放醋,老公聞到面裡有醋味兒就反胃。老公吃炒雞蛋喜歡嫩

嫩的,做法最好是等油燒得滾燙,熄掉火,然後再放雞蛋,借油鍋餘熱炒熟。

還有一樣稀奇古怪的菜:將新鮮青椒掏空,灌入榨菜丁豆腐丁等,吃起來生脆

香辣,最能吊老公的胃口。如此這般的知識,得一點一滴積累,耗心耗時,頗

為不易。

  問題在於,我耗心耗時積累的這些知識(學名叫「人力資本」),照顧的

僅僅是老公和孩子的特殊口味,一旦離開他們,便沒什麼太大的用場。而我家

先生呢,有了我操持家務,相對地騰出了更多時間培養掙錢技能,擴展他的事

業基礎和關係網。這些東西的價值,離開了我和我這個家,不會降低分毫。

  這就是專業化帶來的問題。我的專業化投資所形成的人力資本,只在我和

我老公的這個特定婚姻關係中有用,離開了我老公,離開了這個家,就會大大

貶值。這種形式的專業化投資,經濟學裡有個專門名稱,叫作「關係特定的投

資」(relation-specific investment)。我

老公則不同。他的投資,從社會角度看,當然也是專業化,不過卻不是關係特

定的,到哪兒都一樣管用。最要命的是,這投資的價值,跟有沒有我,沒多大

關係。

  這就有點不對頭了。怎麼我和我老公之間,經過交換和專業化,結果卻變

成我必須依賴他,才能從我的投資中獲益,而他,卻不必同等程度地依賴於我?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倆的地位變得如此不對稱了?

  回想當初談戀愛的日子,我倆的地位是何等的對稱平衡!我不靠他,他也

不靠我,我倆互不依賴,既獨立又平等。然而平等而自願的交換,互利互惠的

專業分化,卻蘊藏著令人很不舒服的前景:現在對方隨時可以用出走作為威脅,

對你予取予求。你對他的單方面依賴,使他有能力敲詐走你投資的全部利潤。

如果這就是現實,有人願意做這樣的傻客(sucker)嗎?

  自然,這世上的人都很聰明,很少人會選擇做傻客。如果沒有辦法保障投

資利潤,大多數人寧可不作專業化投資,不要專業分工的利益。如此則人人受

損。象某些女權主義者倡導的那樣,堅持獨立,拒絕分工,恐怕無法享受到家

庭生活的甜蜜、溫馨和幸福,最多不過得到一點性愛的滿足而已。這大概不是

我們普通人想要的。那麼,怎樣保障我們的專業化投資呢?

  建立牢固的愛情紐帶,便是法子之一。想當初,對我老公,我考驗了又考

驗。正是看準了他決不會變心,在愛的護翼下,促進我本人和我家庭的長遠福

利,最有效的方式,便是交換、分工加專業化的人力資本投資。也就是靠了這

條愛的紐帶,我才願意作出這樣關係特定的投資。

  再說了,我苦練廚藝,也有助於加固愛的紐帶。古龍不是有一句名言嗎?

「要去抓一個男人的心,最快的一條路就是先打通他的腸胃」。要抓住一個男

人的心,最要緊的也是抓住他的腸胃。

  所以呀,上這個大當,說到底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的。

  不過話說回來,世事難料。在婚姻問題上估計錯誤,找錯了對象,不僅不

稀罕,而且為數不小。記得有個統計數字,說美國的離婚率,高達百分之四十

幾----幾乎每兩對新婚夫婦,就有一對以離異告終。然而,隨便問問那些帶著

燦爛笑容,步入教堂舉行婚禮的新郎新娘,十個中怕有九個,打死也不肯相信,

他們將來離異的幾率,高達40%以上。

  可見,對於許多人來說,愛情紐帶的堅實度,是遠遠不夠的。我們的專業

化人力資本投資,特別是專業化於家庭生產的配偶的權利,還要靠法律和契約

來保護,才能讓人有信心去作這樣的投資,獲取分工的利益。現代的婚姻法,

不管怎麼分工,只要離婚就給女的一半財產。有時候,女方若是無獨立收入來

源的話,對方還要負一定贍養責任。正是這樣的法律契約制度,給了比較優勢

原理一個堅實的基礎。

  保障配偶權利的法律制度,還帶來一個額外的好處。一對夫婦,當有一方

安心地專門投資於家庭小窩建設的時候,婚姻對他們的價值便隨之提高。這反

過來阻止了離婚率的上升。可以說,現代離婚率之所以不高達60%甚至80

%,法律保障功莫大焉。
   

TOP

好有意思o既文章..xddd
內容大約就是freakonomics o既翻版...xddd
幾得意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