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宮—野蠻皇太子

[隱藏]

宮—野蠻皇太子

第1節:第一章王子的歸來(1)



第一章王子的歸來

1.

雲京的街道被一片片茂密的梧桐簇擁著,連陽光都被過濾成了清爽的綠色。

我喜歡夏天。夏天裡,我喜歡騎著單車在城市裡旅行。單車從一叢叢梧桐下的暗影裡穿過,陽光被綠葉切割成了細小的碎片,時而落在我的肩膀。那樣的感覺,彷彿自己穿梭於夢幻與現實之間。

可是,暑假結束後,我就再也沒有單車旅行過。高中的作業多得變態,常常剛含著淚水做完一科作業,馬上另一位尊敬的老師又微笑著佈置一大堆作業來蹂躪我們的花樣年華。星期六補課,而星期天裡,我們依然是作業的奴隸。

今天,又是一個倒霉的星期天。

早上八點我就匆匆起床,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瘋狂地趕作業,一不小心就將一整上午美好的時光拋在了腦後。

伏在茶几上,盯著本子上密密麻麻的數字,我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看了看牆上的老掛鐘,已經快12點了。

肚子準時演奏起了交響曲,我正想搜點什麼東西吃的時候,爸爸興沖沖地跑了進來。一屁股在我身邊坐下,圓圓胖胖的臉上堆滿了笑容。他握著電視機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機。

"彩票不是這個時間開獎吧?"我盯著本子,問。

爸爸說:"你以為老爸那麼庸俗啊?除了彩票開獎什麼都不看?"

我不說話。事實上,我老爸就是那麼的庸俗。至從一年前迷上彩票後,每周星期天下午六點都會霸道地佔用我看動畫片的時間,雙眼直勾勾地瞪著電視機裡的開獎現場。可惜的是,一年來,別說什麼萬元大獎,就連一個幾塊錢的小獎都沒得到。

"聽說今天皇太子李雲澤回國,午間新聞會重點報導。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大事啊,不看多可惜啊。"爸爸興奮得彷彿回國的不是太子,而是他在異鄉漂泊了多年的兒子。

媽媽從廚房裡走出來,將一小碟菜放在桌子上,然後在圍裙上擦了擦手,從老爸手裡搶過遙控器關上了電視機。

"你……你幹嗎?"爸爸去搶遙控器。

"沒看見我們家冉冉在寫作業嗎?你湊什麼熱鬧呢!"媽媽不高興地說。

"冉冉可以回自己的房間寫作業嘛。"

"她房間那麼小,光線又暗,會傷眼睛的!"

在我的心裡,媽媽就像站在黑暗盡頭的女神,用她堅強有力的雙臂豁開黑暗,帶我尋找到光明。

而爸爸呢……就像拿著一把大叉子的魔鬼,老是和媽媽作對。噓,這句話,千萬不能讓爸爸聽到。

遙控器在女神和魔鬼的手中搶來奪去,電視機一會兒開,馬上又關,然後再開。顯示器裡閃耀的光線加上爸爸媽媽的爭吵聲,晃得我一陣頭暈。

終於,"喀嚓"一聲,媽媽從爸爸的手中搶走了半截遙控器。電池"啪啪"彈出來,砸在了地板上。

女神和魔鬼終於不搶了,這個世界清靜了下來。

不,還沒有清靜,那該死的破電視機響應了爸爸媽媽的號召開始嚷了起來。爸爸的雙眼專注地盯著電視機,就像一個看到了自己偶像的狂熱粉絲。媽媽憤怒地盯著爸爸,而我,呆呆的,一會兒盯爸爸,一會兒盯媽媽。

"……皇太子李雲澤的專機30分鐘前在首都雲京機場安全著陸,現在護送太子的車隊即將到達皇宮。接下來,我們將聯繫現場記者,請跟隨我們的記者的腳步走進皇太子歡迎會的現場……"電視機裡,原本是一個很有磁性的男人聲音,卻被我家的老電視扭曲得聽上去有些怪異。

"安靜,安靜……大家都別吵……"爸爸張開雙臂,試圖控制著我和媽媽的情緒,"太子殿下回國了!安靜……大家一起……"

爸爸的話還沒說完,媽媽拿起手中的那一半遙控器就砸在了他的腦袋上。她生氣地說:"安靜!就你一個人在製造噪音!"

看著這對歡喜冤家,我"扑哧"一聲笑了出來。

爸爸一邊揉著腦袋,一邊小聲對我說:"冉冉,肅靜。你看看電視機裡,現場氣氛是多麼的……"

媽媽差點搶過爸爸手裡的那一半遙控器砸在他腦袋上。

我撅著嘴,盯著電視機。

皇宮華麗的高門外,幾輛黑色的轎車在警車的包圍下慢慢停下來。轎車裡,走下來很多穿著黑西裝戴墨鏡的男人。

"這麼多皇太子?"我不禁唏噓。

爸爸瞥了我一眼,說:"先皇哪有這麼能生?哎喲,罪過罪過,我怎麼能這樣說先皇呢?"

這時,那個被扭曲的聲音又開始從喇叭里傳了出來:"先皇於兩個月前病逝,相傳這次太子回來是為了繼承皇位。不知道我們的新皇帝,將會帶領我們走上一條怎樣的政治道路呢?相信大家都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的記者,將會代表各位觀眾朋友向皇太子李雲澤提出這個意義深刻的問題。"
   

TOP

quiet good!

TOP

ok la~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