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原創小說][校園]當影子有了生命[更新至(一)]

[隱藏]

[原創小說][校園]當影子有了生命[更新至(一)]



簡介:

這是一個圍繞著幾位年輕人在大學裡面的一個故事。

一個三年間沒有出租過的房間,變了雜物室,在沒有房間的情況下,
校方只好重開這個房間。
鑰匙都是由校方來管理,學生平日不可能得到雜物室的鑰匙,就在新生入住的這一天,
打算清理房間裡面的雜物,宿舍長開門之時,裡面跑出一個怪人......

他,在失去愛人以後,就習慣了一個人寂寞,一個人的孤單,把自己的感情藏在心底。
面對新加入的兩個新宿友,本來以為自己跟他們不能好好的相處,可他卻沒有發現自己因為他們而改變,開始在乎那個身上散發著有別於一般男生氣息的「他」。
他也明白那顆心永遠都不會有他的存在,雖然「他」沒說,可是他從「他」眼中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他,知道「他」心裡一直很想找回那個失去聯絡的她,只想為自己在乎的「他」做一點事情,
所以隻身來到韓國,來到她曾經到過的地方,去察訪一下她的消息。
沒有想到會在幾天後見到「他」,還是同一屋簷下,他心裡很開心,可自己知道「他」一直都討厭他......
看著「他」穿梭於幾個男生之間,自己好像一個局外人。他不祈求「他」的心跟自己一樣,只希望「他」活得開心......

三個人在命運的安排下,在一間宿舍裡,三個人的感情糾纏在一起......


[ 本帖最後由 黑貓 於 2008-6-4 11:20 PM 編輯 ]
   

TOP

何時才會忘記他?
何時你才會看見在一旁的我?
何時才會在乎我的存在?


(一)《怪奇雜物室》




看著電腦旁邊擺置的相架,棕色的木框,刻著二人的名字,他的名字已經被劃花了。

記得當時他向自己提出分手,一時不能接受,就狠狠的以美術刀劃掉他的名字。連二人的合照也撕掉,後來

自己感到後悔了,就逐一把它拼湊好。

然而,即使拼好,照篇也不能回覆,畢竟留下了裂痕。就如他們的愛情一樣也無法重來一遍......

在他離開的日子裡,每一天都想著他;可是,他卻如銷聲匿跡似的,學校轉了,家也搬了,就連電話也改

了,甚麼方法也找不著他。

崔始源不禁在想,自己真的有那麼讓他懼怕,讓他討厭,讓他避之則吉嗎?

在俗世人眼中,他們這一種愛情是不被承認;縱然如此,他們還是不顧一切的相愛,不顧俗世人的眼光走

在一起,瞞著家人相戀,住在同一宿舍裡,朝夕相對。

即使全世界都反對,崔始源相信只要在一起,愛護對方,就足夠了。

就當他如此天真的以為這樣就夠的時候,金基范卻無聲無息的從他人生中離開。

回想當日,他滿心喜悅的買了火鍋的食材,打算留在宿舍裡享用晚餐;可是,當他回來搜尋宿舍裡每個角

落都沒有那個讓他死心塌地的身影,房間裡屬於他的物品都不見了,他的心情像被千斤重的大石壓著般沈

重,心臟像被利刀刺穿般痛。

從金基范無故離開那天開始,崔始源每天都惦念著他,希望終有一天他會回來自己的身邊;只要他回來,

崔始源可以不問離開的緣由。

直至金基范離開半年以後,崔始源心裡還是會想他,但已經習慣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出門,一個人歡笑和

傷心,一個人抱著孤單去度過每個沒有他在身邊的日子。

一段他突破心理障礙,好不容易得到的感情,卻在他感到最幸福的時候,突然離他而去,不留半點痕跡。

「始源!開一下門啦﹗」

門外傳來在大學裡被公認為「最美麗的公主」的男人,也是學長與好朋友的金希澈的呼喚聲。

金希澈的聲音把他從回憶中拉回現實,打開門後,看到的不只是金希澈一個人,他身邊還有一個個子高

大,外貌俊朗的男子,就是看起來很柔弱的感覺。

「讓開一下啦﹗」

金希澈提著行李箱越過崔始源走進去,那個男子也跟著進去。

「韓庚,你以後就住這裡,這個崔始源就是你的舍友了。」

身為第二宿舍長的金希澈,本來想讓這個從中國來的男生跟自己同住的,可惜已經沒有房間了,只剩下崔

始源這裡了。

「您好,我是韓庚,以後請多指教了。」

眼前的帥哥的表情看來,並沒有要跟韓庚打招呼的意思,只是打量了他一眼。

「希澈哥,我不是說過那個房間不出租嗎?」

崔始源完全不顧慮韓庚的感受,不滿金希澈的安排。

「韓庚,以後有甚麼問題儘管來找我吧,我就住在對面的單位裡。啊﹗突然記得我還有事要做,你們慢

聊,先走了。」

對於崔始源的不滿,公主選擇充耳不聞,開溜去了。

屋內只剩下崔始源和韓庚兩個人,處於尷尬狀態。

不耐煩的看了韓庚一眼,說︰「跟我來吧。」

雖然這個帥氣的男生沒甚麼禮貌,不過當韓庚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鬆了一口氣,還以為被趕出去,要露

宿街頭。

拖著行李箱跟著他後面。





「韓庚﹗」

一大清早,門外就傳來金希澈的大呼小叫,崔始源生氣的走出去開門,看見他拿著外賣。

「韓庚呢?」

放下早點後,在屋子裡繞了一圈都看不到韓庚的蹤影,於是向崔始源查問。

一大早大呼小叫都算了,現在一進來就是找那個人,完全忽略他的存在,這讓崔始源哭笑不得﹗

「我又不是他的看護,我怎會知道呢?」

真是奇怪﹗他們兩個人很熟嗎?連早點也給送來﹗

這個壞心眼的公主肯定有陰謀﹗崔始源深信著。

「公主﹗又有新生來了,你們這邊還有沒有空的房間?」

來者正是愛搞怪的李特。他記得崔始源的宿舍裡有三個房間,還剩一個,所以也只好帶這個新生來了。

李特的話惹來崔始源的一記白眼。

「你這裡不是有個一直丟空的房間嗎?」

雖說那個房間一直沒人入住,但現在已沒有選擇了。

「來為你們介紹,這是一年級的卓小楠。」

從李特身後走出來的人,一雙大大的黑瞳可以媲美公主的大眼,只是他的欠缺感情,雖然是男孩子,但是

身上卻散發著有別於公主的那種氣息。

「您們好。」卓小楠對於眼前兩個學長的目光,感到抗拒。

「李特,不如讓恩赫跟小楠換房間,讓他住進我們單位內,好不?」

剛才不是很著急要找韓庚嗎?干嘛現在這麼快轉移目標呢?

崔始源受不了公主的轉變,翻了翻白眼。

雖然外貌長得不比女人遜色,可是骨子裡他還是個徹徹底底的男子汗﹗看到這麼可愛的男生還是頭一遭,

要不是看見他胸前的飛機場,真的會以為是女孩子﹗

縱然是男兒身,不過要是能留在身邊,光是觀看也讓人賞心悅目呢﹗

「雖然你的提議很好,不過恩赫是不會同意的。換房的事還是擱置吧﹗」

當初老師帶卓小楠出現他面前,李特也被那雙可愛的大眼吸引著,但是可惜是個男生。

「小楠,以後有甚麼事儘管來找我,我是你親愛的金希澈學長。」說完送上一記媚惑的眨眼睛。

親愛的金希澈學長?崔始源聽了差點沒吐白沫﹗

「OK﹗那現在開始動手清理雜屋室吧﹗」

李特見現在有四個男人在此,於是一聲令下,自告奮勇的說。

「好的﹗」

金希澈爽快的答應,崔始源在李特和公主的眼神下,只好屈服,答允幫忙。

「你有鑰匙?」金希澈對於這雜物室的事一頭霧水,只知道它自三年前開始便禁止出租。

「嗯,特地向宿舍管理員拿了。」

握著門匙,一般不詳的感覺油然而生,李特不禁吞了吞口水,一步一步向著雜物室移近。

喀嚓的轉動門鎖,其餘三人屏息住氣的等待著。

李特還沒來得及握緊門柄,門忽然被從房內的一道力推開,跑出一名披頭散髮的男子,男子掐著李特的

脖子往後推,直至抵住牆壁。

三人嚇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你們……還看甚麼?快……點拉……開……他……」

李特拼命的想掙脫那雙手,但對方好像蠻牛一樣的力氣讓他處於下風。

卓小楠一拳朝那男子臉上揮過去,可是那男子彷彿毫不疼痛,一手把他推開,力度之大讓卓小楠撞到身

後的桌椅,額角冒出鮮紅的血絲。

李特趁著一隻手的空檔,使盡全身力氣把怪人推開。

「該死的﹗」

卓小楠摸摸額角,有點濕潤的感覺,發現有血跡。

「怪物﹗該死的怪物﹗居然敢推本少爺?」

生氣的咒罵幾句,站起來,一手抓住那人的衣領,狠狠的向那人的臉捶過去,憤怒掩蓋理智,力氣大的

一拳讓那男子晃了晃倒在地上。

「......痛!」揉揉額角,忍不住說了一聲。

三個站於一旁的男子,眼前一亮,難以置信外表可愛,看起來弱不襟風的他,居然會如此兇狠。

此時,李特才看清男子是誰,就是失蹤幾天不見人,他和希澈以為去泡妞的恩赫。

「學校不是說三年以來沒有出租過嗎?他又該如何解釋?」

一邊按著受傷的額角,一邊指著倒在地上,被稱為恩赫的男子說。

這到底是甚麼鬼學校啊?卓小楠不禁打了個寒顫。

「啊……很痛……」恩赫聽到有人談話的聲音,睜開眼睛,神智還在迷糊狀態的只能感到臉上的疼痛。

「你們為甚麼會在這裡?到底發生甚麼事?好像睡了很久似的……」坐起來,拍拍自己的肩膀,筋骨像

睡了三日三夜般酸軟。

「這個問題該我們問你!你怎麼會在那個雜物房裡面?」

李特回想起剛才的驚險場面,氣從中而來。

「對呀!這三天你死去哪裡了?」金希澈也生氣的說!

「三天前我跟女朋友分手,一個人去了酒吧,期間遇見一個女人,然後聊著聊著就眼前一黑,往後都不

知道發生甚麼事了……」

恩赫愕然的看著眼前的他,那雙大眼睛像極了在酒吧遇見的女人。

「我們是否在哪裡見過了?」

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不由自主的問。

「沒有。我今天才到韓國。」

誰會認識這個怪物了?想起被他推了一把,心裡就忿忿不平了!

「你是……卓小楠,對不?」

不管是初次看見恩赫的小楠,還是其餘三人,都感到震驚,為何初次見面會呼喊出對方的名字。

「你們認識的?」三人不約而同的發出同一疑問。

「不認識!」卓小楠連忙否認,他肯定自己不認識眼前的男子。

「你真的不記得我了?那個小時候住你隔壁,經常欺負你的哥哥,記得嗎?」雖然神韻跟酒吧裡認識的

女人有點相似,但那一雙清澈的大眼,讓他聯想起小時候那個可愛的小不點,經常鼓起小腮子瞪他的小

可愛。

被他這樣一說,腦海中出現了一些模糊的片段,衝口而出的說︰「臭猴子?」

「太感動了!你居然還沒有忘記我!」

激動的擁著卓小楠,其餘三人都目瞪口呆,無言以待了!

「不是……」

「剛才是你救我的,對不?」

如果埋沒理智的送你兩拳也算是救你的話,那這個功勞卓小楠卻之不恭了!

剛才還拳來拳往,怎麼現在卻來個久別重逢,兄弟情深呢?三人都看得莫名其妙了。

還未恢復體力的恩赫,只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那四個人把雜物室的物件搬出去,又添置傢私,清

理屋內的一切。

「我回來了。」

雖然明知這宿舍內沒有人會歡迎自己,但韓庚還是禮貌的說一句「我回來了」。路徑超級市場時,順道

買了晚餐的材料,沒想到屋內居然會有五人之多,有兩個是他不認識的。

當韓庚看見卓小楠時,手上的東西「嘭」一聲的掉在地上,而卓小楠捧著的花瓶也從手上滑落,砸到自

己的腳。

「啊!」痛得抱著右腳!他今天到底倒甚麼霉了?先被臭猴子推了一把,撞傷了額角,傷口還貼著OK

繃呢!現在舊患未復原,新傷又至。

「你沒事吧?額頭怎麼了?」

很自然的反應,衝到卓小楠的身邊,扶著他。

「不要碰我!我不是小楓,我是她的弟弟小楠。」

撥開那隻想察看他額頭傷勢的大手,推開那個不屬於他的懷抱。

「我知道你不是,但讓我看看你的腳……」

「那一點痛又不會死!不用你這個可惡的人來可憐!」

他討厭眼前的他的溫柔,總把他當作妹妹般呵疼,但心裡卻只有小楓一個。

崔始源察覺到有種微妙的關係存在二人之間,而韓庚看卓小楠的眼神有別於一般的溫柔。

難道他們是戀人關係?慢著,那剛才提及到的「小楓」又是誰?

為何你總是那麼倔強,不願接受我對你的好?為何總要理所當然的認為那溫柔是小楓的?

韓庚不顧小楠的掙扎,把他抱起,安置在沙發上,才動手把掉在地上的食材檢起,拿入廚房裡,加入他

們清理雜物的行列。

看著小楠安靜的吃飯,不發一言,韓庚明白他在生氣。

「小不點,過去在英國生活得好嗎?」恩赫說。

自父母離異後,母親一人帶著兩姐妹到英國定居,說不上富裕的生活,但是很安定。

「嗯。過得去吧。媽媽走了以後,我跟姊姊到外婆家生活,在北京。」

就是因為到外婆家生活,才會認識韓庚。

「小楓現在怎樣了?」

小楓與小楠之間,恩赫還是覺得小楠比較好相處,小楓從小就是外貌長得美麗,成績較優秀的那個言行

之間總是散發著傲氣。

恩赫的一個問題讓小楠的動作停止了。

「發生甚麼事了?」

「姊姊三年前說要到韓國求學,住的就是那個雜物室,初時的一個月還有書信來往,但一個月後卻查無

音訊;直至上個月外婆也走了,我才動身來找她,結果校方告訴我,卓小楓早於入學的第二個月忽然退

學了……」

此時,五人才聽懂「走了」是甚麼意思。

「猴子……你是不是見過姊姊了?」直覺告訴他,恩赫曾經見過小楓。

那柔弱的眼神是恩赫從未在小楠身上看過的。

「三天前,我在酒吧遇到一個跟你長得有幾分相似的人,可我不肯定她是否就是小楓。」

「我真笨!多年沒見,你能認出我已經是萬幸了,我還期待甚麼。」

天下間相似的人,何其之多!何況姊姊不是那種會流連於酒吧的人!

「傻瓜!小楓一定沒事的!不要往壞處想!」

模模小楠的頭,恩赫給他打氣說。

只是他為何會在雜物室內,還是一個沒有答案的意外……

待續....

TOP

主旨係咩

TOP

引用:
原帖由 goodluck888 於 2008-5-31 11:33 AM 發表
主旨係咩
主旨?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說阿...
但可以說的是不會是百分百的喜劇結局就是了...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