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裝作不喜歡你<完>

[隱藏]

=]裝作不喜歡你<完>

他真的很奇怪,

  為什麼要這樣玩弄她?

  他心裡明明有另一個人,卻又口口聲聲說喜歡她,

  這也太過份了吧!

  她那麼愛他,他卻這樣對她,

  她也只好裝不喜歡他啊……

  可是她辦不到……這太難了啦!
   

TOP

《第一章》

  「……」在五分鐘,就要上課了。

  我靜靜的坐在位子上,看著小語的位子。

  她應該都會比我早來的,今天為什麼那麼慢?難道生病還沒好嗎?

  上個禮拜就請假到現在,也不去看醫生,會不會太離譜?

  我開始不安,趁老師不在偷偷地從口袋拿出手機,撥起小語的號碼。

  「喂?」對方是一個男的。

  什麼?一個男的?

  ……啊,我在驚訝什麼,一定是撥錯電話了。

  但是不可能啊,我從手機電話簿裡撥的電話怎麼可能會錯?

  「喔,王靜語在嗎?」

  「妳高思雅喔?」咦?這男的是誰啊?

  「嗯,你是?」

  「妳智障啊,靜語的手機除了她男朋友還會有誰接?」……李傑翰!

  「李傑翰?!你不要命啦,居然敢罵我智障!」

  「隨便妳啦,靜語現在不方便接電話,晚上在打來吧。」

  不方便?

  「你為什麼在靜語家?她在睡覺喔?」

  他停頓了一下,「不是……她現在人在醫院……」

  我眼睛睜大了起來,「真的假的?她發燒到幾度啊?我怎麼不知道這回事?」我激動的說。

  「四十度……今天早上她打電話給我,所以我馬上跑到她家,把她帶到醫院。」

  四……十度?!怎麼可能!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他聲音開始抖了起來,「醫生剛剛從病房出來了好幾次,都說目前情況很差……她剛剛還昏過去,到現在都還沒醒來!」

  我的手開始顫抖了起來,手機差點掉在地上。「你為什麼不進去陪她?」

  「我現在剛進去啊。」

  「在哪個醫院?我現在去找你們。」

  說完,我背起書包,往外面衝。

  ===*===*===*===

  到了醫院,我跑去櫃檯。

  我衝到櫃檯小姐面前,慌張的臉櫃檯小姐並沒有嚇到,可能是習慣了吧?

  不過我不是來嚇人的。

  「請問……王靜語在哪個病房?」

  她看了一下本子,「161房。」臉依然很平靜。

  我衝去161房。

  小語現在到底怎麼了?我好擔心,畢竟她還是我多年的好友啊!

  我打開房門。

  「小……!」我大叫,聽到回音,只是在我要說『語』的那瞬間,我喘吁吁的看著前面的畫面。

  小語不停的在床上翻滾,猛叫著『yeah』。

  我的眼睛開始懷疑了起來……剛剛李傑翰是怎麼跟我說的?

  我看她的病大概就是神經病,要不然生病怎麼可能有力氣在床上翻滾呢?

  我看著小語,又看著傑翰,眨了眨眼,盯著他們,沒說出半句話。

  「啊!思雅妳來啦。」小語邊停下翻滾,喘著氣。

  看起來精神,還不賴。

  「你看!我中統一發票獎了,兩萬塊呀!兩萬塊……到時候分妳一千好了。」小語眼神好像變成『$$』了……

  我盯著傑翰。「白痴,妳被騙了。」他又罵我。

  我橫他一眼,試著控制情緒,並走到小語旁邊。「到底是怎麼回事?」

  「傑翰剛剛告訴我中獎了呀!」

  「我不是說這個。」人在醫院還在說這種話?

  「喔,傑翰騙妳啊,他沒有惡意啦!」小語還在笑。

  我額頭冒出三條黑線,無奈的歎了口氣,想著這遲鈍的女人到底要和我耗多久。「不是啦……妳怎麼會在醫院?」

  「喔,今天早上起床,我整個身體都很痛苦,我本來想用床邊的電話試著打電話,我好像按到重播,也就是傑翰他的手機,所以他就來我家把我抱到醫院了咩。」

  「喔……」我站起來,坐在傑翰旁邊的椅子。「那現在還好囉?」

  「嗯哼!樂的很呢!」

  真不知道是否白來了呢……?

  我看到這病房旁邊隔著窗簾,而有個男生在隔壁睡覺。

  哇哩咧,這……這男的也太帥了吧?

  連姿勢也好帥喔,身材也讚,不過還好不是我最討厭的肌肉男。

  天!他好帥!

  嗯,他不是在睡覺,他在看窗外,好像是在發呆。

  原來帥哥也會發呆啊,沒關係,帥哥就是帥哥,發呆也很帥……不過我想他不是發呆,是沉思吧!

  他好像發現我在看他,因為他眼睛移到我的方向。

  「……啊!」我看到他在看我,『啊』了一聲。

  他對我微笑了一下,「傑翰,她是你朋友嗎?」咦?他們認識啊?

  「不是,是靜語的,我和她一點也不好。」

  「還用說!我和你本來就不好。」我打了他的手臂。

  「品韋,你醒了啊?」小語說。因為他們隔著窗簾,所以看不到對方。

  「我根本沒在睡覺。」他又繼續看窗外。

  「傑翰,幫我把窗簾拉過去。」

  傑翰起身把窗簾拉過去。

  「等等又要出去嗎?」小語問那個叫品韋的帥哥。

  「嗯。」他還是看著窗外。

  小語皺著眉,「偶而也去找小筑吧?下禮拜……」

  「我知道,是她的生日。」他在小語還沒說完的時候說。「不過在說吧。」

  「我到外面走走。」他從他旁邊的包包,拿起衣服走到浴室門。

  「你又要出去?乖乖待在醫院吧!」小語一副擔心的樣子。

  「病人出去散步……這樣有錯嗎?」

  「可是,要在範圍內啊!你每天都偷偷跑出去,你爸會怎麼想?在說你也不是病人……」

  「靜語,妳可不可以不要在擔心我了?」他好像不太高興了。

  小語好像沒有因為他的口氣而緊張。「我只是真的擔心你。」

  「隨便妳吧!我晚點會回來。」他走到浴室。

  小語歎了一口氣。

TOP

「妳不用上課嗎?」小語問我。

  「啊!」我嘴巴張的大大的,看看時間,已經快九點了。

  小語笑笑的,「沒關係啦,手機借妳,去請假吧。」

  「學生能請假嗎?」我不知道怎麼請,因為小學到高二的我根本沒有請假過。

  「我怎麼知道啊?不過他們一定會給妳請啦!妳又沒有父母……」

  在小二的時候媽媽因為原因不明的病去世了,而爸爸後來也想不開了……

  唉,這件事想起來,心又酸了起來。

  小二時,舅媽和舅舅就一直在照顧我,直到國三。

  現在我都快高三了,都已經兩年沒見到他們了,還真是想他們……

  尤其是舅媽……

  「我試看看。」

  成功的請假了,不久傑翰也走了,那個叫品韋的帥哥也從浴室出來了。

  「出門小心點。」小語說。

  「知道啦,三點前回來。」說著,他就走了出門。

  他走了不久,我就忍不住想問頭腦裡的問題。

  「小語……」我看著小語。

  「嗯?」

  「妳為什麼,要這樣和那個男生說話?」

  「因為他是我哥啊!」

  愣了好久,我才反應過來。

  我被她的話嚇了好大一跳,整個人慢了半拍。

  「他他他他……他是妳哥?!」

  「幹嘛?很驚訝嗎?」她皺眉,也無奈。

  「沒有,只是看不出來。」我有點苦笑。「妳餓嗎?」我問小語。

  「有點。我給妳錢,幫我買一點巧克力吧。」她從旁邊的抽屜挑出了幾個十元硬幣給我。

  「巧克力?!妳是病人耶,怎麼可以吃巧克力啊!」

  「有什麼關係呀,好不容易老爸老媽他們不在,我已經一個禮拜沒吃了耶!」

  我粗魯的把她的錢拿走,「哼,胖死妳!」我豪不在意在這病房亂吼,反正另個病人也走了,這房間只剩我和小語。

  我到附近的7-11。

  「小語都吃哪種巧克力啊?」我疑惑的看著每種巧克力。

  我隨便挑,卻挑到快40分鐘。

  「啊∼∼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看還是打給小語吧。」

  『嘟——』第一聲。

  『嘟——』第二聲。

  『嘟——』第三聲。

  『嘟——』第四聲。

  『嘟——』第五聲。

  『您撥的號碼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

  ……

  小語大概在睡覺吧?或上廁所…

  「算了!就隨便挑吧!」

  到了外面,反正她在睡覺,到外面逛逛街好了。

  這條街很長,商店很多,腳『多多少少』會累的。

  我很少來過這裡,不過看上去是很不錯,人也很多。

  在我走路同時,「啊?」我看著天空,啊啊啊?下雨了?

  雖然雨不是很大,但沒多久還是會大的。

  「怎麼辦?」

  我趕緊奔到隨便一家商店,不過……雨停了?!

  真是一個怪天氣。

  可是我明明看到還是有水在下啊!可是我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呢?

  我停下腳步,往上看,是個淡橘色的雨傘……是誰?

  我轉頭看,嚇了好幾跳。

  「啊,果然是妳!」是……是是、是那個品韋帥哥!!

TOP

《2》
  「我還以為我認錯人了。」他微笑。

  「你……你不是那個…那個病人?!」

  他皺眉,「別講那麼嚴重,把我當成普通人就好。」

  「喔……啊,謝謝你。」嗯,謝謝還是要說的。

  「妳在這幹嘛?」

  「喔,買東西。不過我現在要回醫院了,你呢?」我不敢直視看他,要不然我心臟一定會跳出來的。

  「我要去飾品店,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也許等等雨就停了。」

  「嗯,好啊!」相信我,只要是女生都不會猶豫就直接答應的,……嗯,應該吧。

  「哇啊……」走進去,裡面的東西實在很吸引人。有好多可愛的東西……

  「你來這店幹嘛?」我問他。

  「呃……買生日禮物吧?」生日禮物?是他們說的小筑嗎?

  「真的呀!買給你女朋友喔?」我開玩笑的說,不過說完我後悔了,在我前面的是帥哥耶!像這種男生答案都不是心裡想的,所以答案一定會很失望的。

  「……應該也不算是吧!這是普通女性朋友。」他苦笑。咦?他沒有女朋友嗎?

  吼,我這笨蛋,他都說是普通女性朋友了咩!誰說這就代表他沒有女朋友。

  「還好妳有來,我還不知道女生會喜歡什麼東西。」

  雖然我是女生,但我也不知道啊!

  「妳收到什麼會很開心?」他問我。

  「我不知道耶…有誠意就可以了啦!」

  「嗯…」

  最後他買的是一個瓶子,裡面還有七顆相思豆。當他結帳時,雨也快停了。

  「妳叫什麼名字?」我們走到門外。

  「高思雅。」

  「我叫沈品韋。」沈品韋……咦?沈?小語不是姓王嗎?!

  怪了,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不過我還是別管太多,在說那和我也無關。

TOP

「快到午餐時間了,一起吃吧?」

  「你應該要回到醫院吃吧?」

  「不用啦,管他們咧!」他無奈。「妳餓吧?走啦,不要在和我客氣了。」

  「可是我不餓……」咦?我不是女生嗎?為什麼會拒絕帥哥?……吼唷,這些都不是重點。不過不餓倒是真的。

  「是嗎?」他裝出可憐的模樣,一般來說只要是男生我都會罵『白痴喔』,可是他就不一樣了。這也是帥哥的力量嗎?

  「那我坐在旁邊看你吃,可以吧?」

  「這樣怪怪的吧…被別人看到的話。」嗯,說的也是…

  「好吧!」總覺得後面的『吧』是多餘的。

  ===*===*===*===

  吃完飯沒多久,我們並走出了牛排館門口。

  「現在要去哪呢?」我問。

  「在街上逛逛啊!難得一起出來玩。」他拉著我的手,我吃驚了幾秒。

  「那個…」我慢吞吞的說。

  「怎麼?」

  「可不可以…」我以超級慢的速度說,我也不知道……突然不能控制自己。

  「嗯?」

  「請你……」我知道了,如果用平常速度說話,聲音會結巴起來。至於為什麼,我還不知道。

  「……嗯?」他的表情有點不耐煩。

  我低著頭,「請你…放開我的手呀?」啊,我知道了,結巴都是因為我說了一個天大霹靂大的謊話。

  我很意外地嘴巴居然會背叛了我!我想我明天會被雷劈死啊我!

  他輕輕的放開我的手。「真是的,只不是『拉』手嘛,這樣就臉紅啦?」

  我臉『更』紅了。咦?我剛剛有臉紅嗎?「我哪有臉紅啊!」

  「哎呀,妳明明就臉紅了。」他捏了我的鼻子,持續露出那電人的笑容。

  「不要亂摸啦!」我拍掉他捏我的鼻子的手。

  「有必要這麼兇嗎……」他摸摸我的臉頰,「哇咧,你剛剛是被火燒過啊?怎麼那麼燙啊妳?」當然他的手又被我拍掉了。

  呿……我才不會上你的當咧,我會花心思去和白目吵架嗎?

  「好了啦,不要鬧了。」我一副拿他沒辦法的眼神盯著他看。

  「呵呵,妳反應真好笑。」

  「你!」我生氣的嘟起嘴。

  他突然停了腳步。「等一下……不、不要在、在走下去了……」他一臉恐懼的說著。

  「幹、幹嘛啊?前面怎麼了嗎?」我往前看,都是人啊,難不成他看到除了人以外的生物嗎?怎麼可能,這都什麼時代了!

  「不行啦…不要在走下去了……」他誠懇的看著我說。

  前面到底怎麼了?有什麼恐怖的嗎?

  「那我們到那個轉彎處吧?」

  「不、不!就是那個轉彎處……絕對、絕對不要去!」

  「……」聽他這麼說,好像還真的很恐怖。可是我看很多人走進去啊!

  「我要進去看!」我拉著他。

  「不要!不要啊!」我好像看到他在流汗。

  「咦∼∼!?」在我眼前的,「你所說不要去的地方該不會是這裡吧?」是一家拍貼館。我彷彿看到它在閃耀著。

  他沒有說話,只是一臉『大便臉』。

  「這裡也有拍貼啊?!機會難得,走吧走吧!」拍貼館和7-11可不一樣,不是在隨便一個巷口都會有的。

  他一副無奈的表情。

  我找到了華戀那一台,並開心的走了進去。

  「啊,我忘了帶錢……」這時候才想到,我也真的有夠遲鈍!

  我蹲在地上,看著投錢的孔。

  「忘了帶錢也沒辦法了,我們走吧。」品韋開心的轉身。

  『咚』了一聲,他的錢包掉到地上。

  在他還沒防備的情況之下,我馬上拿走了他的錢包。

  「啊!不要打開!」他生氣的想拿回。

  「我又不會偷錢,讓我看一下就好。」我閃過他,然後把他的錢包打開……

  天啊!這是不是假鈔啊?我好像看到有好幾張千元鈔票?!

  「來吧,還等什麼,趕快來拍貼吧!」我開心的拿出他的50元硬幣。

  「還說妳不會偷錢,妳這小偷!」

  「幹嘛那麼小氣啊?大不了我明天還你。」

  『3、2、1,喀嚓!』我們拍的是美神3,每次我和靜語都是拍那一台。

  總共有12連拍,我總覺得品韋很會拍呢,當然我想讀者們想像力不會豐富到他會比『yeah』或裝可愛,因為之前我和男生拍都覺得他們拍的很僵硬,怪怪的。

  我想品韋的恐懼我大概也知道的,男孩子根本不喜歡拍貼嘛。

  當我們拍完準備出去的時候,外面已經有人在等。是幾個女生。

  品韋看到其中一個女生,吃驚的看著她,他們四目盯著。

  「啊?你們認識嗎?」我問。

  該不會……那是他女朋友吧!為了不要讓他女朋友誤會……

  「啊!啊!妳不要誤會,我們只是朋友……」

  我還沒說完,她則是帶著微笑,「妳也不要誤會,我和他也只是朋友。」

  喔……原來是這樣。

  「小…」品韋本來要叫住那個女孩。

  「你和她好好玩吧!還有人在等我們,我改天在去醫院看你。」

  說完,她並走了進去。

  當我要拿去護備時,瞄了一下品韋,發現他臉色有些難看。

  「怎麼啦?拍貼真的那麼糟嗎?」我半開玩笑的說。

  「啊,沒什麼。」

  ===*===*===*===

TOP

《3》
  一天過後,我走在學校的路上時,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思雅∼」我聽到跑步聲慢慢地從我這來。

  我轉頭看,嚇到了。居然是小語?!

  「妳……妳怎麼在這?!妳偷跑出來啊?」

  她拍了我的頭,「偷跑妳個大頭啦,妳有沒有常識啊,我只是發燒耶!」

  「那……那妳出院了?」

  「對啦,笨蛋!」

  我嘟著嘴,瞇著眼睛看她。

  「啊!小語,我問妳……妳和品韋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小語歎了一口氣。「妳這色女到底想要我和他是什麼關係?」

  「可是妳姓王,他姓沈呀!」

  「表兄妹啦!」她又吼了一聲。這是當然的,如果是我我也會吼。

  我鬆了口氣。為什麼呢?

  「妳幹麼突然這麼問?」

  她這麼一說,我就把昨天遇到她的是給她聽。

  「是喔!那你們認識囉?」

  我點點頭。

  「我跟妳說個秘密喔,他…不是處男耶!」

  我反應有些遲鈍。「啊?」

  「他不是處男,他之前就“有”過了。」她發拉長音。

  十秒過後,我才回神過來。

  「啊哈哈哈,妳不要在那邊開玩笑了。十七歲怎麼可能嘛!」我笑笑的說。

  「真的啦!妳要相信我!」她嘟起嘴。

  「少騙人了。教室到了,先回座位吧!」

  鐘聲剛好響起。

  ===*===*===*===

  午餐時間,我和小語和平時一樣約在樓下吃飯。

  「妳都認識品韋了,我在介紹給妳一個女生好不好?」

  「都可以啊。為什麼這麼說?」

  「我們都是一起長大到現在的,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嗎?好啊!」

  「妳在這等一下,我去叫她來。我想她大概在班上吃午餐。」說完,她往樓梯跑了。

  過了不久,她又跑下來。在她身邊大概就是她說那個女孩吧?

  看到她,我就先說話。「啊,嗯…我是思雅……」我擠了個笑容。

  她友善的對我露出笑容。「我叫李柔惠。」

  我被她的笑容『心動』了一下。

  好慈祥的笑容啊!

  「不要看她那友善,她這個人很毒咧!」小語『提醒』我。

  柔惠瞇著眼,偷偷從背後捏了她。

  「啊!妳敢捏我!」

  看她們這樣打來打去,我不禁噗嗤的笑了出來。

  柔惠也認識品韋,他們以前就一直很好了。

  放學時間,我們班比較早放學,我和小語正走在一樓走廊時,突然樓上的大叫了起來…「樓下的!借過啊!」往上看,一個男生正要從上面掉下來。

  那不是很高,那在二樓,所以我心想他不是想跳樓自殺的,應該是在躲著什麼。

  現在想這也沒用了,那男的已經整個人撲在我的身上,我心也亂跳個不停。

  仔細看,這……這不是品韋嗎?害我心臟又亂跳了起來,整個臉又紅又熱,因為他整個人撲在我身上啊!

  「你在幹嘛啊?!你很重耶!快起來啦!」

  「…他……他好像昏倒了。」小語摸著他的額頭。

  「……啥?!搞什麼東西啊!我是被撞到的耶!為什麼昏倒的是他啊?!」我一臉莫名其妙的盯著他。

  後來,小語打電話給她媽,把他拖到醫院去。

  「品韋又偷偷出去啦?好啊他,等等要被護士罵了!」小語的媽媽說。

  很快的,我、小語、小語的媽媽一起把品韋抱到病房去。

  然後小語的媽媽和小語都走了,反正回家只有自己一個人也無聊,待在這陪品韋好了。

  我靜靜的看著品韋,天啊……我在想在看下去會噴鼻血,怎麼會有這麼帥的男孩?

  我捏著自己的臉,不敢相信會認識這麼帥的男生。

  品韋有點動靜了,「唔…嗯……」

  「品韋?你醒了嗎?」

  我把他抬到120度,但是他依舊是閉著眼睛。

  「品韋?品…」

  「小筑…不要離開我……小筑……」他小聲的念著。

  我沒有想到的……他抓住我的肩膀,粗魯地壓住我的後腦,強迫我吻他,……什麼?!吻他??!!

  已經來不及了,唇已經貼上去了……天啊!!

  「!!」

  我使出最大力量推開他,整個人癱瘓在地上,僵硬了起來。

  我手慢慢的移向他,慢慢的碰觸到他的手。「品…韋……?」我顫抖著…

  看來他是真的昏過去了。不過剛剛的力氣實在很難相信,這麼大的力氣怎麼可能會昏過去呢?

  「我看還是叫護士過來看看吧…」

  當我把護士叫出來時,護士說他還有氣息……這是廢話,反正就是沒事了。

  知道他沒事,我並出去散步。

  我走到附近的公園,一個熟悉的聲音叫著——「思雅!」

  我轉頭看,是柔惠。

  「好巧哦,妳也來散步嗎?」她跑過來。

  在她旁邊還有個男生。我看著他,「啊,他是周誠俊,是我男朋友啦!」柔惠拉著叫周誠俊的男生的手。

TOP

《4》

  「她是高思雅,也是小語和品韋的朋友喔!」

  「是喔,妳好啊。」他對我微笑,我也對他微笑。

  「他也是我們高中的唷!對了,我們要去看品韋,要不要一起去看他?」

  聽到『品韋』這個字,我整個人不停顫抖。「這……」

  「走啦,走啦!」她拉著我的手。算了,反正品韋剛剛昏倒了,他應該不知道他剛剛吻的人是我,在說他也不會想吻我吧!

  當我們到了醫院後,柔惠打開了門,我抬起頭,品韋已經醒過來了。

  「啊,是妳們啊。」

  「品韋,我剛剛在學校看到你。」誠俊說。

  「咦?真的嗎?」小語說。

  「你去找小筑嗎?」

  「……」品韋沉默。「沒有。」

  「是嗎?」

  他們沒有聊多久,可能是話題把氣氛搞冷了。

  「那,我們走囉!」柔惠開門。

  「嗯。」

  柔惠和誠俊走出外面,我停在門口。

  至少跟他說聲再見,從進來到現在都還沒跟他說過話呢。

  「思雅…」我還沒說他就先開口了。

  「嗯?」

  「可以留下來陪我嗎?」

  我猶豫了一下,「啊?我嗎?!」我反應會不會太遲鈍了…

  「……不行也沒關係。」

  「喔!沒有啦,可以可以。」我尷尬的笑了一下。他突然這麼說,心還亂緊張的。

  柔惠和誠俊走了以後,我並坐在旁邊的椅子。

  過了三分鐘,我們都沒有開口說話。氣氛實在尷尬到極限時…「呃…」

  「我幫你削蘋果好不好?」

  「嗯。」他還是這樣回答,我以為他會說『好啊』之類的話,然後對我微笑…啊,我想到哪了。

  今天的他和平常不一樣,還記得上次他是那麼的搞笑又開朗,今天他比較冷酷了些,但是還是給人不一樣的感覺…啊,我又想到哪了。

  我削著蘋果時,品韋開口了。「思雅,我可不可以請妳做些事?」

  「什麼事?」

  「等等會有一些人來,我要妳撒謊…」撒謊?

  「撒什麼謊?」

  「等等如果她們…」還沒說完,門突然被一群人打開。看上去有四、五個女生。

  「品∼韋∼∼我們來看你囉∼我還買水果來削給你吃喔!」一個比較高的女生用似撒嬌聲說。

  「……就是她們。」品韋小聲的說。

  「呃?這女的誰啊?」另一個綁辮子的女生說。

  「我…我是高思雅。」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誰在問妳的名字啊,我們是說妳是品韋的誰!」我是品韋的誰?不就是朋友嗎?

  「而且妳怎麼在削蘋果啊!品韋的蘋果是我們來削的吧!」

  「她是我女朋友。」品韋說,我吃驚,「?!」

  「什麼?!真的嗎?」她們異口同聲說。

  「對。」品韋看了我,意思好像是叫我趕快撒謊。

  「喔……啊,對!品韋是我的……男朋友!」我說的很假,因為我又不擅長說謊。

  「少騙人了啦!品韋才不會選妳這種貨色呢!」一個胖胖的女生激動的說。

  「下次不要在來了。」品韋說。「還有下次敢罵我的女朋友的話,妳們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話說在前頭,老實說我根本就不喜歡妳們。」品韋沒好氣的說。

  那幾個女生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臉無奈帶著東西離去。

  「不用那麼狠吧?」我看著品韋。

  「我本來就不喜歡她們,我跟她們一點也不熟,有必要對她們好嗎?」他無奈的喝口茶。

  「而且那幾個死八婆還害我失去了一個最重要的人…」品韋不動嘴巴的說,所以我沒聽清楚。

  「什麼?」

  「沒。」

  這時,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這……該不會就是你要我留下來陪你的原因吧!」

  「嗯,怎麼了?」

  「啊…沒什麼……」突然,整個人就像要死了一般的痛苦。

  「喏,削好了。」我把蘋果拿給他。

  「嗯。」他把蘋果拿走。

  「……」我靜靜的看著他。「你是不是要說什麼?」

  「啊,喔,謝謝妳。」

  「不是啦!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今天的你和平常不一樣。」

  「怎麼說?」

  「你今天都很少說話耶!」該不會是早上親親的那件事吧?咦,他應該不知道的啊…他發現了?他不高興嗎?

  「今天早上昏了過去,所以現在很累。」他的嘴角彎起微笑。

  「嗯…」我無言。

  「我差不多要回去了耶,已經晚上了。」嗯,已經七點多了。我放學到現在都還沒回家呢。

  「嗯,回家路上小心。」他笑一笑。

  我站起身子,走到門旁。「我先走囉!你也趕快休息吧。」我對他笑笑的。

  當我打開門,「思雅!」他大喊,害我嚇了一跳。

  「怎…怎麼了?」

  他不說話,只是一直看著我,害我冒出冷汗。「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去叫醫生?」

  「早上…對不起。」

  …什麼?!我心一秒跳兩次,整個身體燙了起來。

TOP

《5》

  「哪…哪、哪件事啊?」我抖了一下。

  「強迫妳親我的那件事。」他冷靜的說道。

  「!!」

  他還記得!!

  他該不會是故意親我的吧……?!要不然幹嘛跟我說對不起?

  突然,我說不出話來,整個人都動不了。

  咦?我在幹嘛啊?我也不知道。只是臉紅通通的,耳根熱熱的。

  「……」他看我這樣,愣了一下。

  「妳…不要緊吧?」他準備起身。

  「唔?啊!沒事沒事,不要緊,不用起身了,我要準備走了,在說那件事我也沒在想了,因為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嘛!」我故意裝作若無其事的表情。

  過了8秒後他才說話。「根…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他結巴的說,表情有些吃驚。啊!!我剛剛在說什麼啊?

  「啊!啊!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開始冒汗了,舌頭還差點打結。

  「呵呵…」他笑了。

  「幹、幹嘛?」我盯著他。

  「妳真是有趣。」他又繼續笑了。

  「啊?這種事哪裡有趣了啊?」我無奈。

  「沒事、沒事,」他漸漸地停止笑,「說的也是,這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哩。」

  我臉又紅了。「你……你胡扯什麼啊你!」我又氣又羞的怒吼著,卻是控制不了我的情緒。

  「這不是妳先說的嗎?」他冷靜的說,臉上還掛著笑容。

  「你…」我吞了吞口水,「你這低級下流的大色狼!!」我露出本性,在這醫院大吼著。

  沒想到他嚇到了,這是當然的,如果是我我也會嚇一跳。

  更沒想到的事,當我說完有兩個護士用跑的過來。

  她們喘著氣,「發生什麼事?哪裡有色狼?」她們緊張的問道。

  這時候的我才回神過來。

  「啊!他……他剛剛從大門嚇跑了。」

  「是嗎?呼,那就沒事了。」那兩個護士聽到並安心地離開了病房。

  我轉頭看看品韋,他則是愣在那邊。

  「啊…對不起!」我把地上的書包拿起來,「再見!」我奔出了病房,直到大門口才慢慢停下來。哇咧,好丟臉喔!

  我回頭看看品韋的病房,發現他站在那邊跟我揮手,卻還是帶著微笑。

  今天,我終於知道什麼是臉紅了。

  ===*===*===*===

  體育課剛上完,下課鐘聲也剛響起。我並拿著毛巾到洗手台洗臉。

  在我旁邊的是一個女生,她在洗抹布。我和他四目相看。「嗨。」她先開口。

  她……是上次在拍貼館遇到的那個女生!

  「啊,妳是上次…」

  她掛著笑容,「我叫張筑優。」

  「喔…!我叫高思雅。」總覺得這幾天都在自我介紹…

  像小語認識我的時候,她是因為老師點名才知道我名字的。

  「啊,妳該不會就是……小筑吧?」

  她訝異的看著我,「妳怎麼知道?」

  「小語、柔惠和誠俊曾經提過,妳認識她們嗎?」

  「嗯,都認識。」

  「我要回教室了。對了…午餐可不可以一起吃?」

  「耶?」

  「因為我朋友今天有音樂比賽,所以我沒有伴…不過不行的話也沒有關係。」她還是掛著笑容。

  「嗯!當然可以囉,我都和小語她們一起吃。妳在幾班?午餐時間我馬上去找妳。」

  「我在八班。」她把抹布扭乾,「我該回教室了,午休見。」她對我友善的笑。

  回到教室,剛好下課鐘聲剛響完。

  當班長喊完口令,老師就開始說話。「寒假前一個禮拜,一班到五班有三天兩夜露營,地點是墾丁,時間是9月26號到9月28號。」老師說完並把通知單發了下去。

  通知單有四張,我稍微看了一下。

  這整節課老師都在說露營的事。

  「在露營上還有很多活動,逛夜市、海邊游泳、還有很多風景可以欣賞喔!還有泡溫泉……」

  「總之,通知單上面都有寫,大家回家慢慢看吧。」

  大家議論紛紛的,而我則是靜靜的讀著。

  午餐時間到了,可是卻找不到小語,我看她大概在老地方和傑翰一起等我過去吧,不過偶而也給他們兩個一起吃,要不然每次我都當電燈泡。

  柔惠和誠俊都在八班,小筑也是。既然都認識筑優了,那我也叫她小筑吧!

  剛好小筑在八班門口,「小筑!」我跑到她身邊,喘吁吁的看著八班裡面,卻沒看到柔惠和誠俊他們。「咦?柔惠她們呢?」

  「他們倆去樓下中庭吃午餐,靜語呢?」

  「啊,我沒看到她,大概和傑翰去吃了吧!傑翰妳應該也知道吧?」

  她點點頭,「要不要一起去頂樓吃?頂樓比較安靜點。」

  「咦?!被老師抓到怎麼辦啊?」

  「放心啦!走吧。」她拉著我的手。

  嗯,走到頂樓真的很安靜,還有徐徐的風,很涼也很舒服。

  小筑的頭髮很漂亮,看起來很有光滑,她的頭髮是直的,而且打薄過,在加上風吹著她的頭髮,散發出一種氣質與髮香……害我差點拉她的頭髮哩。其實她人長得蠻好看的。

TOP

《6》

  「哇,妳的便當好豐富喔。」她盯著我的便當盒看。

  「還好啦,我天天都這樣吃,老實說有點吃膩了呢,而且這麼多我也吃不下,妳想吃就盡量吃吧!」我對她露出笑容。

  她夾了一小塊黃瓜,並塞進嘴裡。「妳媽媽廚藝很好呢。」

  霎時,我卻突然笑不出來了。「我…我媽已經不在了。」

  她吃驚的看著我,「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她滿臉慚愧的表達她的歉意。

  看她這樣,我緊張的趕緊露出笑容,「沒關係!沒關係,對於我媽和我爸的事我已經沒什麼感覺了,因為實在太久了。」

  「妳爸?妳爸也……」她又吃驚的看著我。

  「嗯,而且已經很久了,所以我也沒什麼在想了。」我喝了一口湯。

  「對不起…我不是要故意提起的……」她低著頭。這個人還真是『盧』耶,都說沒關係了還在道歉…

  「總之,我也沒有兄弟姊妹,現在只能靠自己打工賺錢過日子了。」我苦笑。

  她一句也沒說,只是一副不安的樣子看著我。

  「別…別這樣看我,我真的不要緊啦!」瞧她這樣的,我也開始不安起來了。

  「啊!對了,妳是怎麼認識品韋的啊?」趕快轉移話題。

  「…咦,怎麼突然這麼說?」她疑惑的看著我。

  「因為……想知道嘛。」

  「我和他國二認識的,班上很多人都說我和他很登對,後來我也忘記是什麼原因,我們互相喜歡,今年初月他和我告白,那時我還是喜歡他但是很緊張,所以告訴他我考慮,後來中間…我們吵架……漸漸地,我對他的感覺變成還好,但是他卻好像還是沒有放棄,但是…」她停頓了一下。

  「嗯?」

  她瞄了我一眼,「妳要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

  「不會,絕對不會,請放一百個心。」我興奮的看著她。

  「算了,現在還不是時候。」她微笑。「有一次,他偷偷來學校找我,但是被老師看到,然後他就跳到窗戶…聽說還昏倒了。」咦?是上次嗎?

  「為什麼被老師看到就這樣?」

  「這是當然的啊,品韋天天都翹課跑到他爸開的醫院,老師當然會很生氣。所以他爸也拿他沒辦法,不過他爸叫他不可以亂跑出去。」這麼說他沒生病囉?對了,小語常常叫他不能跑出去,原來就是他爸的原因。

  「他在昏倒的時候一直叫妳的名字耶,而且醒來臉色都很差。」

  「因為後來,我叫他不要在來找我了……」她低著頭說道。

  「嗯……」

  回到教室,我看到小語在教室門旁邊和傑翰聊天。

  「啊,思雅妳回來囉!」小語和我打招呼。「妳去哪啊?我們都等不到妳。」

  「我去和小筑吃了,因為她今天沒有伴。」

  「小筑?筑優嗎?妳什麼時候認識她啊?」

  「最近認識的啦。」我走到位子上,把便當放回原位。

  放學時間,我和平常一樣和小語、柔惠一起走路回家,只不過柔會要去學校後門,所以在轉彎處我們就分開了,只剩我和小語。

  在學校大門口,我看到……品韋就站在那?!

  「品韋,你怎麼來了?」小語問。

  「剛剛路過啊。誠俊和傑翰咧?」

  「他們留下來打球,你要進去嗎?」

  「嗯,好啊。妳們兩個也一起進來吧?」

  「我媽等等就要來接我了,」說到一半,一台輛眼的白色車子從門口停下。「啊…我媽來了……思雅,我先走囉!品韋你也趕快回醫院吧。」說完她就跑到車子裡。

  「啊,對了,靜語,我房間換了,換到164房。」品韋大喊。

  「喔,知道了!掰囉。」我和品韋看著車子離去。

  「你換病房了?為什麼啊?」

  「因為161房又多出一個新人了,164房只有一張床,這樣就只有我一個人啦。」啊,對吼,之前小語離開醫院後,床就一直是空的了。

  「思雅,可以和我一起進來嗎?」品韋問我。

  嗯……天天在家的確都很閒,進去看他們打球也沒關係。「嗯,好啊!」說著,我和他就走了進去。

  後來不小心地瞄到他手上一個漂亮的盒子。我眨眨我好奇的眼睛,「這是什麼呀?」

  「上次去飾品店買的東西。」喔!是那個生日禮物。

  「……是給小筑的嗎?」我不經意的問道。

  他轉頭吃驚的看著我,不過也太離譜了吧……「妳怎麼知道?」

  「只是猜測啦!」

  「我是說……妳怎麼知道小筑?」

  「嗯,最近認識的。」前面就是籃球場,打球的人還多的呢,觀看的人也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女生……

  「咦∼∼?!那不是品韋嗎?」一群女生在那邊亂尖叫的。

  「啊,品韋你也來了啊。」在場外的男生和品韋打招呼。

  「耶?品韋旁邊那女的是誰呀?」那幾個女生疑惑的盯著我。

  品韋愣了一下,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麻煩妳……等等幫我說點謊了。」

  「等、等一下!我不要,我拒絕!」他該不會又是因為要我說謊,才故意請我一起來的吧……?

  「什麼?!為什麼?拜託啦!」他緊張的看著我。

  「改天我被圍毆怎麼辦啊!」圍毆不是真正的原因啦…我是怕明天去學校被別人指指點點。

  「不會啦,有人敢打妳我就幫妳打回去,拜託啦∼求求妳。」他雙手合起求我。

  「……這…好吧。今天是最後一次喔!」

  「她是我的女……」他大喊,我突然意識想到一件事。

  「慢、慢著!!李傑翰和周誠俊都在那呀!」我冒出冷汗。

  「等等在告訴他們那是假的就好啦!」他眼神明顯地露出不耐。

  眼看那幾個女生跑過來。「品韋∼∼你說什麼呀?」

  「她是我的女朋友。」

  那幾個女生全部都愣住了。

  誠俊和傑翰似乎也聽到了,誠俊本來在運球,結果球卻因為落空而滾到場外。傑翰本來在搶球,而聽到品韋這麼一說卻跌倒了。

  而其他不認識的男生卻也都停止動作了。而在場外休息喝水的人還把水吐出來了。雖然場面看過去蠻好像的,可是,會不會太離譜呀……?

  「筑優,妳怎麼變那麼漂亮啊?」一個看起來是球隊隊長說。

  「對啊,妳去整形啊?」

  「嗚……他們還是交往了……」一個女生低著頭的說。

  「屁啦,你們眼睛瞎了喔,她才不是筑優咧!」這時傑翰跑出來了。

  「對啊,而且她哪能和筑優比啊!」臭誠俊,等等不罵死他才怪。

  全部的人又安靜了下來。「品韋是不可能交別的女朋友的啊!」

  「對啊,除了筑優怎麼可能會和其他女生交往?」

  趁他們在爭論時,我偷偷把誠俊和傑翰拉出來。

TOP

《7》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妳認識品韋才沒幾天,怎麼可能這麼快就交往了?而且妳知不知道品韋是不可能和其他女生交往的啊!」傑翰嘰哩呱啦地不停在我面前轟炸,害我不想煩也得煩。

  「其他女生的意思是小筑以外嗎?」

  「妳怎麼認識她?」誠俊問我。奇怪了,認識她很奇怪嗎?

  「她最近認識的。」傑翰說。

  「品韋叫我說謊啦,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也不是他女朋友。」

  「真的?」他們兩個疑惑的看著我。

  「奇怪吶,你們不是也不相信我是他女朋友嗎?」

  「好像有道理,品韋大概是不想和那些女生糾纏吧。」誠俊對著傑翰說。

  說完,我們又回到籃球場。一群人還是圍在品韋身邊。

  「喂,你們要不要打球啊?」誠俊往那群人喊,而那群人也少了一半。

  「我也要打。」品韋站出來,那幾個女生看品韋不理她們,也無奈地坐了下來。

  就這樣一直打,大概20分鐘後,品韋、誠俊和傑翰並站了出來,全身大汗的走向我。

  他拿起乾淨的毛巾往臉上擦,並坐在我旁邊。「啊?水怎麼沒了?」傑翰搖一搖瓶罐。

  「我去買好了,」品韋站起身子,「思雅,要一起來嗎?」

  「嗯,好啊。」如果這次還是要我說謊騙人家我是他女朋友的話,那我一輩子也不和他一起出去了。

  我們走到附近的商店,買了三大罐礦泉水。

  回去的路程,我和品韋遇到小筑。

  在還沒看清楚狀況時,我忍不住要叫小筑的名字。「小——」可是當我看清楚時,她和一個好像是學長的男生,手牽手,有說有笑的……我愣在原地。我偷偷瞄了品韋一眼,品韋則是鐵青著一張臉。

  他的眼神好可怕啊,可怕到我一句話也不敢說。「我們走吧。」他丟下冷冷一句,並轉身離去,我也隨腳步跟上。回程的我們一句話也沒說,到了籃球場…

  「好慢喔,你們去哪啊?」傑翰隨手拿走了我手上的水,打開瓶罐直接碰嘴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喂!我們也要喝耶。」一個男生抱怨著。

  「只不過碰到嘴咩,又不會死。」說完,有一些傑翰『迷』衝了過來,「我要喝!我要喝!」嗯,當然都是女的。而且還不少咧,看上去有10幾個。

  「不要慌張,排隊、排隊。」我還有點懷疑那幾個女的是不是神經病,喜歡傑翰喜歡成這樣,連傑翰喝過的水也想喝。不過我更懷疑她們到底是喜歡李傑翰的哪一點啊……?但是我最懷疑的還是傑翰,什麼叫做排隊啊……?!

  「排你媽啦,不要臉!」我順口說了一句髒話,也順手往傑翰的背打下去,傑翰也哀嚎了一聲。

  雖然國中他就這麼不要臉,但是不管他不要臉一輩子,他的背也會被我打一輩子。

  我把水搶過來,並拿給其他男生喝。哼!這種不要臉的男生本來就不該喝。

  誠俊走向我,「喂……」

  「啊?」真沒禮貌,我沒有名字嗎?

  「品韋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我轉頭看像品韋,品韋坐在角落喝水,可能是剛剛小筑的關係吧。

  「小筑好像……有男朋友了。」

  「什麼?!被發現了?」他緊張的說。

  「被發現?你們早就知道了?」

  「啊……呃…」他心虛的離開我的視線。

  「就算我知道也不能怎樣啊。」我瞇著眼睛看他。

  他又慢慢的看向我,「說、說的也是。」他乾笑了幾聲。

  我沒說什麼,品韋並站了起來。「還要繼續打嗎?」

  「嗯。」誠俊回答。

  「那就快點打吧!」

  說完,一些男生並跑了過去,很快地就開始了。

  我就這樣一直看著他們打,一直看、一直看……六點整了,天已經黑了,他們也還沒完。沒想到昏昏沉沉的我就這樣睡著了。

  「嗯……」我睜開眼睛,才發現看他們打球看到一半在睡覺,我手忙腳亂的爬起來,醒過來的是一個不熟悉的房間,這……

  這裡是哪裡啊?!

  我冷靜不過來的看向窗外,一條陌生的街道卻有不少的路人,可是我…該怎麼回家啊?!

  「這是什麼?」我看向書桌上的一條便紙,上面寫著……


  思雅:

  如果妳醒来打电话给我 我的手机妳知道吧      

                        静语 


  我看的一頭霧水,完全看不懂的簡體字,所以我知道是小語寫的。

  管它內容是什麼,打電話給小語在說。

  我想這裡不是小語家,因為上次去小語家時並不是這樣。

  這房間給人一種感覺,一種很富有的感覺……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剛剛那個窗戶是超級大的窗戶,還有暗紅色的窗簾,牆壁是橙色和黃色的壁紙貼上的。

  這床是白色的,還有蚊帳,而且床大到不行……簡直是『三』人床。

  我想等等在打電話給小語,先出去看看……

  出去看到環形階梯,上面有著紅色的布毯墊著,害我興奮的尖叫了出來。

  直到我到了樓下,我尖叫的聲音還是不斷的有著回音。哇哩咧!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這根本就是皇后住的地方嘛。

  樓下好像有什麼聲音……剛好這麼想,並有個看起來是25歲大的小姐慌張跑了出來。

  「啊?!發生什麼事了?」

  「嘎?」這……這房子裡怎麼會有人啊!!

  「啊,妳醒啦!」她看到我,高興的跑過來。

  「妳…妳是……」我看著那位小姐。那個小姐的眼睛真是不知道會電死多少人啊,像我就差一點呢。

  「喔,來!我們到客廳聊吧!」我們走到客廳。她們家其實不是我剛剛在房間裡想像的大,但也不小。當然,客廳也很漂亮,電視旁邊櫃子放著一堆漂亮的石雕,給人的感覺很特別。當我做下那個沙發,真的是超軟的!電視還超大的。要來形容這個客廳,我想這小說也差不多完結了。

TOP

《8》

  「我是品韋的媽媽,也就是小語的舅媽。」

  我愣住快一分鐘。

品……韋的媽媽?!這麼年輕?!

  「請……請問您幾歲啊?」我不經意的問道,三秒過後才知道我在幹嘛。「啊!對不起,我……」

  「年齡是女人的秘密唷。」她掛著笑容。

  「啊,不好意思。」我臉微紅的低著頭。

  「沒關係,讓我偷偷告訴妳。明年二月就35歲了。」

  3……5……?!讓我算算看,品韋17歲,35減掉17等於……18?!這年輕的小姐18歲就懷孕……?天啊!!

  我愣在位子上,一動也不動。

  「妳……妳還活著吧?」她摸摸我的額頭。

  「伯母,妳很幽默。」我盯著她。

  「嘿嘿!我很幽默吧!」她得意的笑著。這種事很得意嗎……?

  「啊,妳餓了吧?」她匆匆的跑到廚房。

  又匆匆的跑回來,手拿著一塊很漂亮的麵包和一杯鮮奶。

  「……這是什麼麵包啊?」我看著她。

  「這是義大利脆餅。」真是的,說比薩就好了嘛,幹嘛說的好像很好吃一樣,不過好吃倒是真的。

  當我邊吃的時候,她並坐在旁邊看我吃,所以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對、對了,妳到底是誰呀?」看她這樣,我也只好找話題。

  「我是品韋的媽媽,也就是小語的舅媽,明年二月就35歲。這句話我剛剛說過囉!」她帶著笑容說。

  「咦∼∼?!」這次不是年齡而叫的,而是……她怎麼是品韋的媽媽?!

  「那……這地方該不會是品韋的家吧……?」

  「嗯,對呀!」

  我無言了一下,「喔,是喔。」我繼續吃。

  「昨天妳在籃球場睡著了,所以品韋把妳抱到我們家,然後我們並打電話給靜語,靜語知道後並來我們家看妳,當她來時品韋已經回醫院了,靜語好像有寫一張紙條?」

  「嗯,在房間裡面。」

  「好像是叫妳打電話,等等我在幫妳打,妳先趕快吃完早餐吧!」

  「嗯。」

  「讓我告訴妳我們家的家境吧。我的職業是警察局局長,而爸爸的職業是醫院院長。」哇咧,都好偉大喔。

  「品韋他其實沒有生病,很意外吧?」雖然早就知道了,但我還是一副『真的嗎』的表情。

  「他好像是故意不去上學,因為不想到學校遇到一個女孩,那女孩好像叫做筑什麼的……」是小筑?

  「但是品韋卻很喜歡那個女孩,他不想遇到她的原因好像是怕會難過,因為當那女孩看到品韋時都不理他。」我吃的速度愈來愈慢。

  「只是那女孩有男朋友了,品韋到現在還不知道,所以有很多朋友叫他放棄,因為他們兩個是不可能的。」連……連媽媽也知道了……哇咧…

  「品韋他功課一向很好,當時品韋要求爸爸待在家還和爸爸吵了一架,但是既然品韋功課好,那我們也讓他待,只是要給他待在醫院。」這……為什麼要待在醫院呀……

  「只是唯一的要求是除了星期六和日以外其他時間不可以出門,只是他不聽話,但我們做父母的也不能怎樣,」什麼叫不能怎樣啊……?

  「不過他差不多6、7點回家,有一次他9點回家,被爸爸打呢!」剛好我吃完,並慢慢的喝著牛奶。

  「後來老師也知道了,所以很生氣,常常叫品韋回去上課。」

  「然後早上8點會回家看我,直到我早上10點去上班以後他才走。」

  「…可是現在都9點了,應該又睡過頭了吧!不過有時候他也會這樣。」

  「我希望妳……」她還沒說完,我並插了嘴,「哼!那臭小子,居然因為那種小事情而那麼囂張就翹課,等等不罵死他才怪!我一定會叫他回去上課的……」說到上課,那我自己咧?「啊!!」

  「別緊張,我幫妳請假了。」她好像看穿我的心思了,不過她還特地幫我請假,為什麼呀……?品韋的媽媽真特別。

  「對了,妳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啊?」

  「因為妳是第一個,會和品韋相處的人啊!當然小惠惠也是啦!」小惠惠……?是柔惠嗎?

  「所以,傑翰、小語、小……喔,柔惠和誠俊,妳都認識,也告訴過他們囉?」

  「嗯,他們是以前的玩伴呢,所以就像親人一樣,所以妳是第一個品韋的新朋友呢!」我是第一個?…

  「可是昨天我去籃球場,他和很多男生聊天耶,還有很多女生認識他。」

  「他不喜歡女生纏繞著他,男生是一定的啊,但都是很普通的朋友。」

  「我跟他也是很普通的朋友啊!」

  「不,妳不一樣啊!妳和靜語、傑翰、柔惠、誠俊都是很要好的朋友,妳當然比較特別囉!」呃,是這樣嗎?

  「嗯。」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希望妳,可以幫我讓品韋乖乖去上課,不要在想著那女孩了。」她誠懇的說。

  「當然!」我站起來,「不讓那傢伙一點顏色瞧瞧,那還得了啊!」我激動的說,不過主要是叫他回去上課。

  「我現在就去醫院找他!」說著,我並衝去了門口。

  「路上小心,也謝謝妳!」她在大門口喊。

  當用跑的到醫院,我衝到164房,「品……」當我打開門,沒人在裡面。

  我喘著氣,又衝到外面,只是希望能找到他。

  我找遍了我知道的地方,又回到醫院,還是沒找到他。

  因為太累了,所以我坐在椅子上休息。

  這時,門被打開了。

  打開的是一個看起來30多歲的中年人。

  「啊,妳該不會是高思雅吧?」那個人問我。

  「嗯,對啊。請問你是?」

  「我是品韋的父親,是這醫院的院長。」他掛著笑容,從左邊胸口袋拿出一張名片。

  我禮貌性的用兩隻手接過名片,我查看著。

  「聽說…妳昨天在我們家住,那品韋的母親應該都告訴妳有關品韋的事吧。」他皺著眉,但臉上依然掛著笑容。

  「嗯,都說過了。」

  他大歎了一口氣,「救救我們家的品韋吧,在這樣下去,他絕對不會有前途的。」

  「說真的,妳和品韋還蠻速配的哦。」聽他這麼一講,我笑也不是的笑著。從我眼光看下去,這阿伯看起來是個很有禮貌的阿伯,從他剛剛講話的態度就這麼覺得了,可是沒想到他居然會對我這麼說……

  「伯父,你很幽默。」嗯,和他老婆一樣呢。

  「嘿嘿!我很幽默吧!」……居然反應也一樣……真不塊是夫妻啊。

  「呵……呵……呵……」

  「對了,品韋他不是處男,這妳應該知道吧?」

  「啊?」很想裝作沒聽到。

  「沒什麼,妳現在知道可能太早。」

  搞什麼東西,根本就是存心想讓我問。

  但,我不會上當的。

TOP

《九》

  「對了,今天品韋他一大早就出門,好像4點半就出去了……不知道妳有沒有空?」

  「啊?」

  「可以出去幫我找他嗎?」

  「為什麼不等他回來啊?」

  「因為當我看到他要出去時,我問他要去哪裡,他態度很差,什麼也不說的往大門口衝了出去,怎麼叫也不回頭。在說以前我叫他回來他就只會乖乖回來,這次卻連聽也不聽,突然有預感他會很久才會回來…」伯父皺著眉,又哀了一聲。

  「我剛剛知道的地方都找了,可是都找不到他耶。」

  「這樣啊?那晚上妳可以在回來等他嗎?因為我有工作會很忙,所以……」

  「嗯,沒問題!」

  在晚上之前,我回家整理房間、洗衣服、煮飯、洗晚、洗澡……

  但我還沒換睡衣,因為等等還要回醫院。

  到了晚上,他真的還沒回來。

  我瞄了他桌上一眼,咦,這粉紅色的袋子……不是小筑的生日禮物嗎?

  結果還是沒送給她,真沒出息…

  我把它放到抽屜裡。眼看已經9點多,我眼皮也愈來愈重,很快地,我就這樣睡著了…

  ===*===*===*===

  「唔?」我緩慢地睜開眼睛,才想起我昨天在醫院睡著了。

  我揉揉眼睛,剛好門打開了,真巧…

  「啊,品韋!」品韋……該不會現在才回來吧?

  他看到我,愣了一下,卻沒有說話。

  「我……我聽妳媽和妳爸說了,你趕快回學校吧!上一次課也好,不要總是在外面遊蕩。」他還是沒說話,愣在原地。

  「你……」我揪緊衣襟,「你昨天晚上都沒回來,別說你爸媽了,我也很擔心你耶!」

  他低著頭,頭髮蓋住眼睛。

  看他不說話,讓我有點不爽,不過我卻忍住了。

  「你昨天去哪裡啊?」我問,但他沒有回答。他是怎樣啊?啞巴嗎?

  「你……你這是什麼態度啊?幹嘛不說話?」我沒好氣的說。

  他終於開口了,只是還是沒有抬頭。「我去哪裡……和妳沒關係吧?」

  聽到他這句話,我已經忍無可忍,還想好好海扁他一頓。

  「沈品韋,你怎麼這樣說話啊?!」我吸了一口氣。「你知不知道你爸媽擔心你有多少啊?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事啊?」我怒吼。

  他好像嚇到了,不過還是沒有說話,「……」

  「怪不得小筑不會選擇你,你這種的人,她怎麼可能……」話還沒說完,他衝向我,把我壓在牆壁上,我只感覺背後好冰好冷。我嚇了一跳,頓時腦袋一片空白,忘記反抗。

  過了幾秒,我才恢復意識,眼神慢慢地移向他,他的眼神明顯地露出怒氣,他的眼神好可怕……可怕到不敢反抗他。「你……」我的聲音帶著一絲絲顫抖。

  我略顯不安及害怕地看著他,他看到我這樣,連忙放開我。

  「對、對不起…」他一說完,轉身想走,但卻被我拉住。「等、等一下!」

  到現在我心還是一直跳著,他突然衝過來我還以為他要幹嘛咧,不過是我想太多了……呃,我剛剛想了什麼啊?…頓時,我臉突然紅了起來,但卻不知道剛剛我到底想了什麼。

  我把門關上,並從抽屜拿出……「喏!」粉紅色的袋子。

  他愣了一下,看看那袋子,又看看我。

  「這本來就是要給她的,那就應該要給她。」

  他沒有說話,只是突然跪在地上,地上『咚』了一聲。他的臉好蒼白,看起來好像在哭。瞎咪?哭?!害我嚇了一跳,他……他是怎樣啊,打算今天嚇死我嗎?恨我也不用這樣吧!

  我蹲在地上,手忙腳亂地從口袋拿出面紙給他。

  「品、品韋……」看他這樣,我還蠻心疼的。

  他哭的沒有聲音,眼淚也只盈滿在眼眶,沒有掉下來,他不敢眨眼。

  我的手很自然地環住他,他顫抖了一下,我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背。

  「你不會是一個人的,不管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朋友,我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的。」我用溫柔的口語說著,我也很意外我會對他說這些話。

  他小聲地哭著。一種心疼與心酸瀰漫在空氣中,再也掩飾不了存在心裡的悲哀,淚水狠狠地墜落在我的衣服而消失。

  過了不久,他乖乖地躺在床上睡覺。我收拾著東西,並走到樓下,剛好見到品韋的爸爸。

  「啊,伯父早。」

  「嗯!早安呀,品韋回來了嗎?」

  「嗯,回來了。伯父,讓他好好休息吧,別罵他了。」

  「這樣呀……真是謝謝妳,那他明天會去學校上課囉?」伯父的眼神充滿希望般的閃爍著。

  「應該不會吧……」我苦笑著。

  頓時,他的表情僵硬在臉上。「嗯……沒關係,不過還是謝謝妳喔!我要去工作了,改天見囉!」他揮揮手並往醫院裡走。

  還好我起的早,等等還要上課,想到這我馬上回家準備。

  回到家,制服套上,全部整理好後,還來的及。

  只是到了學校,大家對我指指點點的,讓我全身僵硬,還聽到有人說『品韋』這兩個字。

  真慘…

  我搖搖晃晃的走上樓梯,剛好看到小筑。

  「啊,小筑,早安啊!」我打招呼。

  「早。聽說……妳和品韋…」哇咧,連她也知道了!

  「不,那只是……」我緊張的解釋著。

  「謝謝妳!」

  我沒說話。幹嘛跟我道謝啊?

  「其實,我在私下已經交男朋友了……品韋不配我這麼差勁的女生,這都是我不對。」她低著頭,苦笑著。「所以我謝謝妳,讓他不用在等我了,他也終於得到屬於他的幸福了。」

  本來想和她解釋的,但為什麼說不出來呢?

  我對她笑一笑,並和她說再見,然後往教室方向走。

  突然覺得……腳步好沉重。

  放學時間,我突然想到品韋,不知道是不是該去看看他?

TOP

《10》

  隔天早上,大概在5點半就醒來了,鬧鐘還沒響,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早起床。

  昨天晚上太空虛了,躺在床上什麼也沒多想就睡著了,耶∼最近好像很容易就睡著了。

  唉,要是家裡有個兄弟姊妹那該有多好,說到兄弟姊妹,好久沒去找表姊他們了……

  我們是個獨生女,我親威也少到很令人無言。不過他們都住在另一個城市,所以要搭火車。

  但我最想最想見到的還是舅媽!舅媽人真是超級無敵世界宇宙霹靂好的,不曉得她在做什麼呢?

  今天早上懶得做早餐,所以6點就走路到早餐店吃早餐,今天和平常不一樣,綁馬尾,雖然前幾天下雨,不過已經快到夏天了,天氣也漸漸熱了起來。

  當我在穿鞋子時,門『叩叩叩』的敲了。

  我打開門,愣在原地,書包掉了下來,腳差點軟掉。

  「一起……去上學吧。」是品韋?!品韋後面出現小語,我捏捏自己的臉,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

  品韋從頭到尾都沒有看我,只是東張西望的,可能是不好意思吧,啊哈哈。

  「嗯,走吧!」我微笑。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很開心,有種輕鬆的感覺。

  小語對我比出勝利的手勢。

  嗯,今天早晨真是美好啊。我心裡默默想著。

  「為什麼不告訴我露營的事啊。」午餐時間,我、小語、傑翰、品韋一起吃飯,柔惠和誠俊好像去報告露營期間學生會活動。

  「你連學校都不來,告訴你你也不會去啊。」品韋在四班,所以也會去露營。

  「那你會不會去啊?」小語問。

  「傑翰去我就去啊。」品韋安靜地看著通知單。

  「傑翰一定會去啦,對吧?」小語看著傑翰。

  「小語去我就去。」傑翰半開玩笑的說。

  「小語也一定會去的啊!」我說。

  「嗯……思雅去的話我才會去。」小語說。

  「耶?那,品韋如果去我就去囉!」我盯著他看,哈哈,那這樣他非去不可了。

  「如果我說不去呢?那你們全部都不去囉。」

  「喂!!」我們異口同聲的說。

  「好吧,我去啦。」

  「這才對嘛。」傑翰拍一下他的頭。

  下星期就是露營了,繳錢最晚是明天,所以今天我就繳了。最近柔惠和誠俊很忙,他們要處理露營當天六班到最後一班的活動,他們在學生會可是重要人士呢,雖然不是會長,但這是給他們處理的。

  說到這,已經有好一陣子沒看到他們了,所以我們之前在寒假開始的第一個禮拜約出去玩。

  露營那天我們班劃位,一個房間三人以內,我和小語住一間,總共兩人。

  而品韋他們……

  「我要和傑翰睡!我要我要!」又是一堆傑翰迷……

  「哎唷,不要擠,排隊、排隊。」傑翰又在不要臉了。剛好我和小語經過那裡。

  「李、傑、翰!!你不想活啦!!」小語捏住傑翰的耳朵。

  我不懂,傑翰和小語為什麼會在一起呢?

  傑翰是個大花心男,這小語也知道的。

  當然他們的相遇我也不是不知道。

  唉,愛情啊……真是複雜。

  「我要和品韋睡!我要我要!」……說謊本來就沒有用,傑翰和小語是真的男女朋友,但傑翰還是有很多女生跟他不要臉啊!品韋以為如果我當他女朋友,就不會有那麼多女生纏著他……唉,他想的太簡單了。

  我盯著品韋,當然品韋沒有傑翰那麼不要臉。「不好意思,我已經劃位了…」

  結果品韋和傑翰住在一間,……嗯,這是當然的啊!

  ===*===*===*===

  露營當天,還是好熱呀。因為包包太大又太重,所以我坐公車去學校。

  這天一班到五班去露營的同學集合到操場,看上去人並不多,差不多才80人左右。

  「請一班先到巴士上。」旁邊一群人站了起來,往一號巴士走去。

  過了沒多久,換了我們班上車,而我和小語坐在一起。

  當巴士開始動時候,我和小語就一直在巴士裡猛吃東西,吃到午餐也沒了…

  「啊咧,我沒有東西可以再吃了!」小語皺著眉頭。

  「哎呀,我也是!」我們兩個真是遲鈍到連自己餓死也不管。

  算了,到時候在和品韋搶好了,哈哈。

  小語幼稚園有一次暈車,還好那時我不太認識她沒和她一起坐,因為她吐到和她一起坐的女生……

  不過國小就不會了。

  巴士差不多開了20分鐘,小語就睡著了。無聊的我並從包包裡拿出看到一半的小說來看。

  看了沒多久就不想看了,車子一直不停的搖晃,根本不能看書。

  完全睡不著的我,只能靠在窗邊發呆。

  外面的風景都好漂亮喔,好像趕快把小語搖醒,她一定會很興奮,但也會罵我為了這種小事而叫她。

  唉,不知道品韋他們在幹嘛呢?

  ===*===*===*===

  「小語,已經到了。」我搖搖小語的手。

  巴士只剩下我和小語了。巴士一停,門一開,所有的同學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醒的就衝了出去。

  四個小時的我,完全沒睡覺。嗯,昨天睡太飽的關係吧,就是完全睡不著。

  小語起來並整理一下行李,並和我一起走下巴士。

  「哇!前面那座山好漂亮喔。」小語興奮的說。馬上把包包裡的DV3000數位相機拿出來猛拍。

  這麼一拍,就拍了一分鐘,我轉頭瞇著眼看著小語。

  「小語,別拍太多,等等還有更漂亮的風景可以拍啦。」我無奈的皺了眉。

  「啊,說的也是。」小語把相機收了起來。

  眼前的飯店還蠻大的,看起來也不輸給五星級大飯店呢。

  我們走到裡面,老師正在發鑰匙。

  「二年五班,王靜語和高思雅,是嗎?」老師拿著單子問。

  「嗯。」

  老師從單子裡把我們的名字圈起來,並把鑰匙遞給小語。「喏,不要丟了喔。120房在二樓。」

  我和小語走向二樓,很快就找到120房。

  只是,那門是開的?

  「啊。」

  「啊啊!!」我和小語傻眼。

  「你在這幹嘛啊?這是我們的房間耶!」小語和我同時說。

  在我們眼前的,是品韋和傑翰。他們正在把衣服搬近衣櫃裡。

TOP

《11》

  「白痴啊?這裡是120房耶。」傑翰皺起眉。

  「你才白痴咧,知道這裡是120房還不快滾?」

  傑翰把鑰匙拿在我們面前,「120房,有沒有看到?」傑翰的鑰匙牌上的確寫120房。

  小語也拿出鑰匙,「我們也是120房,有沒有看到?」小語盯著傑翰。

  我們四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來看去,無言了幾秒。

  「……」站在旁邊無言的品韋,衝出了房門,於是我也跟了上去。

  「老師!」品韋叫了樓下的負責人,老師看到我和品韋突然衝過來,抖了一下。

  「發生什麼事啊?」老師拍拍他的心臟。

  「120房是怎麼一回事?」品韋說。

  老師無言了幾秒,並拿出藍色的筆記本。

  「五班的王靜語和高思雅,還有四班的沈品韋和李傑翰……對嗎?」

  「不對,大錯特錯!為什麼我會和他們在同一間房間啊?120房應該只有我和王靜語啊!」我激動的說。

  「啊?我還沒和你們說嗎?」老師皺眉。

  「說什麼?」

  「因為有個大客戶剛好今天要過來,剛好你們兩組某一組的房間被訂了,所以只好一起啊!」

  「為什麼男生要和女生睡在一起?!這太離譜了吧!」這樣也可以把我們移到女生的房間,或品韋他們移到男生的房間啊!

  「唉唷,我們當老師的也很累,沒有想到那裡啦,本來你們其中一組好像是121房,既然121房被訂走了,就把121房轉到120房啊。而且人家是大客戶,他們還給我們錢耶!」這老師會不會也太白目了,該不會這一切都是因為錢吧?

  「不!我絕對不和他們睡!」我和品韋異口同聲的說。

  開什麼玩笑啊,我要和男生一起睡覺?!不可能!

  「再囉唆,今晚就睡在廁所!」老師不耐煩的說。

  唉,可別小看老師啊!

  我們一臉難過加不爽的走回120房,並把剛剛的事情告訴小語和傑翰。

  「什麼?!」用想也可知的,如果是我我也會說這句話。

  「怎麼會有那麼機車的老師啊?!」傑翰不太爽的說。

  「你們男生今天要給我睡地上,有沒有聽到?」小語也沒在為和男生睡覺的事情抱怨。

  品韋看看傑翰,傑翰看看品韋,兩個人皺著眉。

  品韋和傑翰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了,這是當然的啊,他們怎麼捨得讓女生睡地上咧?哈哈。

  ===*===*===*===

  我們把房間整理好後,已經快6點了。

  「叩叩叩。」有人敲門,傑翰並打開門。

  「啊,傑翰、品韋!原來你們在這間呀!」

  有四個女生站在門外。

  剛好有個女生瞄到小語。「哇,傑翰你和小語一起啊?小語,你不會覺得和兩個大男人睡覺很奇怪嗎?」

  她叫她小語,大概也是小語的朋友吧。

  「當然會啊,不過還有我朋友我就放心了。」小語指向我。

  那四個女孩傻眼。「是妳,品韋的女朋友!」

  這四個女孩我都很陌生,根本沒見過。

  我看看品韋,品韋又好像正在叫我趕快說謊。

  唉,我這人心實在太軟了,只好幫他。「……嗯,是我,很奇怪嗎?」

  「簽名!」沒想到那四個女孩衝向我,我嚇了一跳。

  打死我我更不可能想到的,她居然拿著一張我、的、照、片,要我簽名?!這張照片是哪來的啊…?

  「我可以和妳做朋友嗎?妳叫什麼名字?妳長得好漂亮喔!」那四個女生興奮的說,我嘴角抽動了一下,愣在原地。

  「這……」我盯著品韋,品韋的眼神正在說『趕快說謊』,問題是我能說什麼謊呢?

  當我不知所措的時候,老師剛好走了進我們房間。

  「晚餐時間到囉,趕快到餐館集合。」說完,老師又走到隔壁,說了同樣的話。

  老師這麼一說,沒想到那幾個女生馬上興奮地跑到餐館去了。

  「……呼。」我歎了一聲。

  「吼,晚餐時間怎麼那麼快啊,本來還想到外面去逛逛的說。」小語嘟嘴說道。

  「聽說附近有夜市,等等吃完我們也可以去看看。」傑翰說。

  小語睜大了眼睛,「咦?真的嗎?那我們趕快吃完飯就走!」小語興奮的把我們拉了出來。

  餐館是自助式的,我和小語拿了盤子,並開始夾菜。

  「思雅,要不要喝些什麼?」

  「冰水就好。」

  回到位子上,我忽然全身僵硬,因為大家都一直在看我們這一桌。

  傑翰則一副悠閒樣,品韋卻一副厭惡的表情。

  「怎麼,很難吃啊?」我對品韋說。

  「沒什麼,只是很討厭大家這樣斜視的看著我們這一桌。」品韋無奈的皺眉。「唉,為什麼我不能和其他男生一樣啊?」品韋歎了歎氣。

  「這有什麼不好的啊,我還羨慕你咧,人緣這麼好……」傑翰說。要不是小語在這,這種話他根本不敢說。

  「好你個大頭,被一堆陌生人糾纏著有什麼好的?」品韋又歎了氣。

  剛好小語走了過來,把冰水端給我,「謝謝。」並坐在我旁邊。

TOP

《12》

  「這附近有沒有籃球場啊?」品韋問。

  「拜託,你來墾丁打籃球,你嘛幫幫忙!很浪費錢耶!」小語無奈。

  「錢又不是問題……」說的也是,他們家那麼有錢。

  「那你是花錢從台中坐車4小時到墾丁來打籃球的,是嗎?」

  嗯,的確很浪費……很浪費『時間』。

  「……好好好,我會整天陪妳們,可以了吧?」

  小語瞄了品韋的盤子一樣,挑高右眉。「你怎麼都夾肉不夾菜呀?」小語馬上把自己盤子裡的菜推給品韋。

  「妳幹嘛啊?」

  「舅媽交代我讓你吃肥一點,瞧你這幾天瘦了好幾圈!」

  吃肉不是可以更肥嗎?

  「小語,到底誰才是妳的男朋友啊……」在一旁無言的傑翰說話。

  「什麼?」小語沒聽清楚,但我和品韋聽得很清楚。

  「沒什麼。」

  品韋瞇著眼看傑翰,意思好像是『表兄妹和情侶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喔,原來你也會為你親愛的女朋友吃醋啊?你不是一個超級大花心男嗎?」我在傑翰耳邊說。

  傑翰沒有說話,只是瞪了我一眼。不過我倒很開心,終於吐了以前他猛欺負我的鳥氣了。

  「好飽唷,我們趕快去夜市吧!」小語猛地起身。

  走出了大門,我們並走往夜市的地方。

  「你知道怎麼走嗎?」在我旁邊的是品韋。小語從剛剛就一直挽著他的手,還興奮的東張西望,完完全全忘記我和品韋的存在……唉。

  「不知道。不過那邊都是燈光,大概在那吧!反正跟著傑翰走就對了,迷路的話也是他負責。」

  「呵。」我冷笑一聲。

  走著走著,那個地方的確是夜市。嗯,有很多我們學校的呢,以前的夜市都沒有今天這樣熱鬧。

  「啊,是撈金魚耶!」小語興奮的跑去攤子上,看著金魚游著。

  小語說動作倒很快,給了老闆10元硬幣,馬上小心地撈。

  「啊……破了。」

  小語又撈了一次。

  「啊,又破了!」

  小語又撈了一次……

  這麼一撈撈了好幾十次,只見小語還是不肯放棄。

  「小語,妳玩夠了沒啊?馬上就要回飯店了耶!」我不耐煩的叫。

  「等一下,人家還要玩。」

  品韋打了一個呵欠。「這樣好了,我和思雅先走,到時候到飯店見。」

  「好,那飯店見囉。」小語和我說。

  我和品韋走在一起,路旁人還一直盯著我們看……吼,有這麼嚴重啊?不過……是哪裡嚴重了呢?

  「品韋,你從國中就這樣了嗎?」我問。

  「怎樣?」

  「會有一堆人黏著你、盯著你。」

  「嗯,會。但我很討厭。」品韋慵懶地瞇起眼,又打了一個呵欠。

  「你累了嗎?要不要回房間休息?」

  「不用。妳看,那裡有射氣球耶,要不要玩?」

  我看看了,有些遲疑。

  「嗯,好啊!」雖然都是小孩子的遊戲,不過射個東西當作紀念吧。

  我越射越上癮,射了好幾次…

  品韋又打了一個呵欠。

  我們學校的人越來越少了,有些地方也收攤了。看著手錶,都快9點半了…

  「我們回去吧。」我開心的抱著手上的泰迪熊。

  我們離開了夜市。走在路上,路邊擺著一個盒子……

  我瞄了一眼,「咦?」裡面是一隻小狗。怪了,剛剛來的時候還沒看到啊!

  「是小狗耶!」我停下腳步,蹲下來看著小狗。

  品韋沒說話。我摸摸小狗的頭,狗狗並舔了舔我的手,搖搖它的尾巴。

  我掉回頭。

  「妳要去哪裡?」品韋隨腳步跟上。

  「買牛奶。」我頭沒轉的說。

  「唉,不用管它啦。」品韋皺起眉頭。

  「厚,你這人怎麼這樣啊,不然它會餓死耶!」我嘟起嘴。

  「不是,我只是很累想回去睡覺…」

  我們來到了門口,我繼續回答他的話。「如果這是你的小孩,你不顧他的生命就去睡覺啊?」

  「可是牠不是,它只是條狗。」

  我沒有理他。

  「嗯…狗都喜歡喝哪一種牛奶呢?」我問了一句傻話。

  「妳在豬頭什麼,妳乾脆給牠50元讓牠自己來買牛奶好了!」品韋敲了我的頭,我瞪他一眼。不過狗怎麼可能會挑啊,連我自己也覺得我問的很可笑。

  我買了統一鮮乳,又頓時想到…「啊!牛奶會不會太冰呢?」

  品韋無奈的翻了翻白眼。

  我們買完後,走到原來的地方,看牠縮成一團,還不停發抖…

  「狗會不會冷啊?」我又擔心的皺了眉。

  品韋好像沒力氣說話了。

  「好可憐喔,我看把牠帶給飯店的人處理吧!」

  於是我們走回飯店,還好他們好心,真的收留了狗狗。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