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我弟作的故事

[隱藏]

我弟作的故事

內世界


<序章>
在一個相當和平的世界中,人人都沒有歧視,也沒有什麼世界大戰發生,人們都安份地工作住。
不久,一名科學家在天文台使用天文望遠鏡觀星時,發現有一個相當細小的物質正在朝向地球高速飛行住,這個物質如籃球的大小一般,但它的外表不象是殞石,所以不能推斷那物質是殞石。那個科學家沒有理會到這東西,因那物質就算真的飛到地球,也會受到大氣層摩擦力之燒毀。二天之後的下午,在一條名為愛拉村的空中突然有一個不知名物質從天而降,村中的部分地方被毀滅。
當救護隊到達現場時,村民向救護隊說出了當時的所見所聞,救護隊從村民口到知道那物質撞到村後,途即分裂成7個光球向不同的方向飛走,同時救護總部收到不同的地方出現求救信號,幾個不同的地方的求救信息幾乎一樣..............[發生了什麼事]一個老年的男士壓低了聲線自言自語地問道。

<第一話>
在一個名為卡洛的城市中,有一個相當活潑的小女孩,她當時7歲,她名為愛慕兒,她有住長長的金頭髮和大大紅眼睛,可以用可愛這2個字來形容吧。
當時的她生存在個相當和平的世界中,所以可以說是相當幸運。某天,那天是公眾假期,所以愛慕兒的父母計劃了和她在這天的節目。當她們去到了所遇定的地方時,特然有一個光球撞到她們對前的地上,那時,石地被那光球開了一個大洞,哪大洞中還發住那光球的光,因來得太突然,街上突然變得死寂一時,人們還沒有回神,光球就再一次進行另一次的異狀,突然那光球飛到半空,從光球中,出現了一個黑而小的四方格,那四方格像河水的流動一般在擴散,慕兒當時可以清楚地看見那黑方格內的東西,那東西內的環境有如卡通內的異空間一般,當慕兒還沒完全想像到那是什麼東西的時候,黑方格開始出現吸力,街上的人們開始出現慘叫,而慕兒也不例外,短短的時間內,那黑方格把所有的人,垃圾等的東西全吸了下去,大樓看到的人就立即向救護總部求救。




實制上我只畫了小部分,7成都是友人幫手畫的/.\
   

TOP

第二話>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慕兒按住自己的頭地說住,慕兒開始站起。
當她站起來時,發現自己在山上的中央。她開始回想住剛剛發生了什麼事,當她還在帶住睡意時,她隱約發現到自己附近有生物正在移動,但慕兒還是小孩,根本分不清是非黑白,所以慕兒想都沒有想就以天真無邪的聲音話道[你是誰哦?]
[...............]對方沒有回應,
慕兒再以明亮的聲音再說[你知道嗎?女生睡覺時,你不應該偷看哦。]慕兒帶住半玩笑的聲音說住。
慕兒很像以經完全忘記了剛才的事情。
慕兒開始覺得對方有進一步的改動,開始感覺到情況不對,但是對方以經不想再給慕兒思想的時間,就立即從森林的對面彈了出來,對方帶住綠色的皮膚,胖胖的身形,頭上有住不知明的角,還有頭盔和布制的衣服,手上還帶扼一住相當估老的武器(劍)。慕兒還沒回神,他以經開始向慕兒進行攻擊,他手扼住劍以生疏的劍法,向慕兒亂斬,慕兒雖然還沒回神,但她的潛意識使他回避了,(順帶一題,慕的運動神經是發達得不正常的)對方斬不中後,除彈回林森中,慕兒知道他不是想逃而是想找辨法再一次向自己進行突襲。當時慕兒知道對方不是常見的生物及來者不善,所以慕兒選擇了逃,但是當她轉身時,她以經覺得逃不了,因為她聽到對方的腳步聲有如直昇機的連續,但是慕兒知道,如果不逃就等於等死,她心內想住,對方和我始終有一些距離,應該不會立即被捉,她維一的希望就是可以在途中找到一個比較暗的地方隱藏起來,慕兒沒有再想就起跑了,當然那家伙看到這情況立即進行追擊。

追逐了1分鐘左右,慕兒發現有一個山洞,慕兒還聽到那家伙的腳步,但是她想都沒有想就進去了,山洞內幾條樹技被燒住,那火焰附近坐住一個完全被黑色斗篷包住的東西,慕兒還沒知道是什麼時,山洞外的生物就追入了山洞,慕兒害怕得立即宿了在一角,她發現到那黑色斗篷開始站起,慕兒以經知道那是生物,黑色斗篷拔起背後的劍,劍和劍甲的摩擦聲在山洞內顯得格外明亮,之後那綠皮膚的家伙得意地彈入了山洞內,那黑色斗篷除即以高速的速度向綠皮膚的家伙由下而上一斬,慕兒立即關上了眼睛,綠皮膚的家伙立即發出了極明亮的呻吟,過了二秒左右綠皮膚的家伙沒有那再發出委何的呻吟聲,呻吟聲停後慕兒開始張開眼睛只看到那綠皮膚的家伙血淋淋訓在地上。之後黑色斗篷開始向慕兒的方向行住,他邊行邊把劍收回劍甲中,當黑色斗篷行到慕兒前面時,
[xxxxxxxxxxx]他說了一些慕兒完全不懂的話,

慕兒立即回答[什麼,我完全聽不懂哦。]

黑色斗篷立即拉開了包住面的斗篷,一個年青男人,有住如雪一般的白色頭髮,他最奇怪的是左眼珠是藍的而右是紅的,這是相當不祥的眼睛。
[什麼,外界人!?]那男人換了慕兒董得的語言激動地說住,

慕兒一面不解地問[什麼什麼,外界人?]

之後男人激動地再問[你是如何進入這裡的!?]

慕兒想了想,才記起被吸入來的情況,之後慕兒把被吸入來時的情況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果然.......]男人壓低了聲線說,

[那你的名字是什?]男人再度開聲。

[我叫愛慕兒,叫我慕兒就可以了]慕兒低聲地說之後再度開口[這裡是那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奇怪的生物。]

[這裡叫內世界,至於這個世界的歷史我完全不知,不過這裡有很多外世界沒有的生物,大部分都有殺傷力,所以你自己小心了]男人以機械性的聲音回答。
慕兒沒言以對,因為慕兒哭泣了。
過了幾分鐘之後,男人突然出聲[喔,還沒說出我的名字,本人是理悟]

慕兒還是沒有回應,

[喔!這樣吧,在找到你父母之前,你就限住我吧,我會照顧你的。]理悟再說[天開始黑了,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吧。]

TOP

<第三話>
次日,慕兒在天還沒亮就從夢早醒了,果然理悟還在坐在她旁,慕兒不是因不幸的事而令到她早起,而是因她還是小孩,有起強的活力。她迷迷糊糊地行到山洞口坐下,春風吹來的風格外清爽,她看住天空,灰暗的天空掛住明亮的月亮她開始想起自己的父母,她為免吵醒理悟低聲地說[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這個情況維持了5分鐘左右,太陽和月亮開始轉換工作剛位,當太陽出現時,這時突然奇來的光輝和溫暖令慕兒再一次題起精神,她開始回去黑暗的山洞內,她行近了理悟,當慕兒還沒有完全行近時,理悟突然彈起來,而且找好像進入戰鬥狀況樣子,慕兒立即被他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呆了,數秒之後,理悟才發現對方是慕兒所以說了抱歉,之後慕兒開始問起關於理悟的事[你是流浪了很久的嗎?]

[嗯,差不多以經10年了。]理悟以懶洋洋的聲線回答。

[那你流浪這麼久為了什?]慕兒追問住。

[尋找內世界的真理.....]理悟的聲音格外低沈。

[喔?那麼你找什麼線索嗎?]慕兒繼續追問住。

[有,上個月我從愛拉村的村民口中知道了卡格神殿在幾年前出現過異狀。]理悟以迅速的速度說完。

[愛拉村?!外世界也有一條村叫愛拉村!]慕兒激動地說。

[不奇,因為我在11年前,也和你一樣被吸入這世界,當時的內世界完全和外世界一樣。]理悟理所當然地說。

[什?!你都和我一樣?]慕兒好奇地問。

[不說這個了。]理悟從他的腰帶拿出了地圖指住一座山的左側說[我們現時在這裡。]他再把手指指去自己正在生存的山的左側說[那個神殿就在這裡,應該2天內可以到達。]

理悟走到山洞口看看說道[應該要出發了。]他把自己斗蓬脫掉而後走到自己的包袱邊收拾,理悟邊說[如果這天的天空很糟糕的話,那可能要入村,我們如果真的要入村時,你一定要限住我,因為內世界的人大多都不是好人,不似外世界呢,這也我出外流浪的其中一個原因。]慕兒在山洞口坐住地嗯了一聲。過了數分鐘理悟把自己的行理拾好之後,她們就出發了。慕兒在下山的過程中不斷感嘆住,因為在這個山是她某次秋季活動時來過的,[這裡的山水保養比外世界好很多呢。]慕兒經常說住。不久,慕兒開始感覺到一些東西在附近偷偷摸摸地移動,慕兒看了看身邊的理悟的表情,雖然他的表情還是相當自然,但是他的每一個動作都進入了戒備狀態,這個冷戰狀況經過了幾分鐘之後,對方終於放棄了,慕兒立即問道[剛剛那些是什?為什麼跟住我們?]

[喔?你感到到喔?]理悟以好奇的聲說住[剛剛那些是地精,即是昨天追擊你那些定伙。]理悟再說[那些家伙大多都是只懂欺負弱小。]

[哦,原來就是他們!]慕兒以怒氣沖沖地說。

[剛剛你是如何知道他們在限住我們?]理悟以好奇地問。

[嗯?沒有什麼方法,只是直覺吧了。]慕兒理所當然地說。

理悟看到她這樣說都知道再追問都無有什麼結果,所以嗯的一聲就沒有再開口了。
他們繼續行住,一段長時間,當他們行到山腳時時理悟開始覺得不對勁,有2個原因1開始覺得慕兒開始疲倦2是天氣開始變得不穩理悟就開口[我們應該要先進村,現在的天氣相當不穩,如果突然下雨就糟糕了。]慕兒嗯了一聲就沒有開口了,因為她以開始疲倦,進村休息是最明智的做法。

他們就向住村的方向行。

TOP

<第四話>
她們再行了一段時間,開始可以看到村蹤影,當時理悟就開口[當我們進入村後,你要裝啞子,知道了嗎?]

[為什麼?]慕兒好奇地問,之後她想了幾想就明白了,慕兒再開口問道[是內世界有第2類語言嗎?]

理悟嗯了一聲,就沒有再說話了。

她們行好了好幾分鐘就到達了村的入口,在她們進入前,理悟叫慕兒記得之前他說過的東西,就進入了。村內有不少木屋,在街上有不少的人四處走動,果然村民說的東西慕兒完全聽不懂,慕兒看住天空,太陽開始下山了,大約是放工時間吧,慕兒一邊跟住理悟一邊想,,我們要去那?不是酒店吧。慕兒一頭霧水地行住。她們行了好幾分鐘,慕兒就開始懷疑理悟是不是迷路了?所以慕兒就拉了一拉理悟的衣服,當理悟回頭看也當慕兒想開口時,慕兒就想起理悟之前對她說的話,所以慕兒選擇了身體語言來表示,理悟看完了的身體語言之後邊笑邊給了慕兒一個手勢,慕兒看到那手勢時,就確定了這是無問題的意思,所以慕兒就呼了一口氣,這個感嘆一方便是鬆了一口氣,另一方便知道理悟真是外界的人。(順帶一題,那些身體語言以在外界輕盛了20多年。)。再行了不久他們開始開到一間比較形大的木屋那間木屋的門口上邊有一張木板,那張木板上頭寫住INN,
慕兒看到時立即衝口而出[INN!?勇者XX龍嗎!?]

理悟立即四處看之後呼了一口氣便開口說[幸好沒有人在,這裡的旅館真的用INN來表示。]

[嗯。喔,剛剛抱歉。]慕兒帶住,悔意地道歉。

理悟嗯了一聲就沒有再問口。
她們進入了這間木屋,屋內的設施很古老,但是對現在經過了昨天山洞一日遊的慕兒來說,只要不用睡在石或者睡沙上就行了。理悟行到旅館的櫃子,他和旅館收銀的那人談了幾句,便從在自己的腰帶拿出了錢袋,他再在錢袋內拿出了一些金幣,之後他門開始辨手續,一會兒後,理悟得到了一條鎖匙,那鎖匙上寫住206,大約是2樓的06室吧。慕兒跟住理悟行到她們的房間,理悟一邊放下自己的東西一
邊說[到了這裡應該安全了,你可以開口了。]

慕兒回應了嗯一聲之後就問[剛剛的天色還很好,為什麼我們要進村?]

理悟一邊繼續整理自己的東西一邊回應[喔,問得好,這個是關於天文的,有無聽過觀星?]

[觀星?剛剛太陽還沒有下山,你如何觀哦?]慕兒疑惑地問

理悟拾好了自己的物品而後坐在地上回答[這個麻,其實內世界的星星不似外世界,內世界的星星是不明地特別閃亮的,所以在內世界的委何時間都可以看到星,可能是因為內世界的星星不能完全模外世界的星星吧。]理悟說完之後就拿起他包袱中的地圖一邊先一邊說[明天行程和食物方便我會解決的,你好好休息一會吧。]

慕兒嗯了一聲,便開始走到床邊坐下,她在一間四面牆壁的房間內開始四處沈思住有趣的東西,沈思中慕兒忍約聽到我要出去了的聲音,潛意識上自動回答了快點回來哦,之後房間便變得死寂起來,慕兒想起了理悟的事,她開始從當初見到理悟時的事開始組織起來,當她回想起[不奇,因為我在11年前,也和你一樣被吸入這世界,當時的內世界完全和外世界一樣。]這句時,就把目標換成理悟的過去,她從不同的記憶碎片上找回識合的東西,她又在剛剛星星的問題猜測他是否在之前修讀天文等,過了一會兒,慕兒始終放棄了,畢竟,慕兒在理悟身上得到的記識不多,突然門外發出腳步聲,腳步聲把慕兒帶回現實,慕兒開始疑惑住外邊會是什麼人,她想起[內世界的人大多都不是好人]所以慕兒決定先藏到床邊的空隙(順帶一題,慕兒她們的房間是相當偏僻),過了幾秒有人開了206室的門,慕兒在床邊的空隙描了一眼,果然不是理悟,是2個男人,但是太黑了,根本看不清楚,慕兒繼續看住那2個男人,但是那2男很快就離開了慕兒的視線,

那2男應走到了房間的內側,果然來者不善,他們應該是想偷東西吧,但是只得我一個應該做什麼?慕兒開始聲到布袋的摩擦聲,當慕兒感到完全無力時,房間外再一次出現腳步聲接近,持續了2-3秒後,那腳步聲突然變得急速,是理悟吧,這件事應該會快完結了吧,那男突然再次出現在慕兒的視線中,然外那2男走到理悟的床邊躲藏了,再過多一會,又一個男人又進入了206室那男人一邊叫住慕兒的名字一邊四處張望,

慕兒聲到後立即站起[理悟!有2個男人進入了這裡。]慕兒用手指指住理悟的床[現在那2男躲在你的床邊。]

慕兒邊說邊走到理悟旁。

[先拿住。]理悟把手中的東西交給慕兒[先解決這件事才再說。]理悟一邊說一邊小心翼翼地行近自

己的床邊,他再次開口,但這次的話是另一種語言,經過1分鐘的冷戰,那2個男人最終放棄了,他們邊舉住雙手邊說住一些慕兒完全聽不懂的東西,之後理悟就開始和那2個男人談判,過了一會,2男把一條寶石鏈子交給理悟,就離開了。

慕兒向理悟問道剛剛發生的事

[剛剛那人是小偷來的,你應該知道吧。]理悟帶住輕鬆的表情再開口[另外,這件事令到我很放心呢,因在這件事發現你不是一個笨小孩。]理悟帶住開玩笑的表情地說。

[原來你一路都覺得我是笨小孩]雖然慕兒有點火氣,但是她有個疑問非不可所以再開口[另外,那條鏈子.........]

[喔,那條鏈子是我媽媽在我小時給我的,所以對我來說相當珍貴的,幸好我剛剛來到,不然鏈子就被偷了。]理悟帶住沈重的聲音說道。

慕兒一邊把剛剛理悟給她的東西放在地上一邊說[唉.......最衰我還小所以無力吧。]慕兒帶住自責的心情說住。

理悟邊看住窗外邊說[開始下雨了......]他張視線轉慕兒身上[這不是你的問題,我在初初來到內世界時都有這種情況出現,大約都是被人莫視吧。剛剛我想大約那2個男人以經留意我們很久,當他們在樓下看到我離開時,就把目標鎖上了我們的房間把,他們大約沒有想到我那麼快就回來,所以才會被我們捉住。]

慕兒聽了這句後開始沈思之後的問題,因為她想內世界的人這麼不善,所以她從這點開始思考住。
理悟說完之後,兩人都沒有再開口。

隔了一會,理悟開口打破了沈默和沈重的氣氛[你餓不餓?]
慕兒在被打破思索芳張地說[什...喔,我餓。]

理悟邊把一點乾糧邊說[因為我們可能很都不會再入村,所以買乾糧好了。]

慕兒行到理悟邊拿取一些乾糧後開口[我們去卡格神殿不是需要1日半左右嗎?]

理悟邊點點頭邊說[是,但是這是預防萬一吧了。]理悟帶住徵笑再道開口[吃完就好去睡了,不然明天不夠精神就糟糕。]理悟說完後以坐睡的動仿坐在床上。

慕兒邊吃住乾糧住說[好夢。]




質量X速度=破壞力!!!!
應該會有很多錯誤,請大家見諒

TOP

<第五話>
在一間漆黑的房間中,有1名青年和1個小女孩個正在熟睡中,少年正在以坐睡的動作睡住,而那名小女孩面上帶住安心的表情睡住。太陽開始代替月亮的位置,在那漆黑的房間內開始從窗外混入了璀璨而溫暖的陽光,陽光喚醒了熟睡中的小女孩。

慕兒慢慢地張開模糊的眼睛,之後她帶住睡意開始起床,她邊嘗試消除睡意邊坐在床上回想起一些重要的事,當她睡意消除得七七八八時,理悟就在床上伸了一個懶腰,這個動作把慕兒從沈思狀態中帶回現實,
[早安。]慕兒機械性說住。

[........喔,早安。]理悟延緩了幾秒才開口[昨天睡得好嗎?]

[還好啦,不用睡在沙石上就行了。]慕兒帶住開玩笑的聲線地說。

[那麼,我們先解決肚子的問題吧。]理悟一邊走下床一邊說住。

理悟走到自己的背包旁,一邊找住東西一邊說[旅館底層向左邊行有廁所,那邊有水可以使用。]

慕兒聽到這句話相當高興,她一邊下床一邊帶住興奮的聲音說[那我先下樓!]

理悟機械性地嗯了一聲之後,慕兒便離開了206室。慕兒走出了206室,她開始向底層進發,慕兒行到2樓向下的樓梯時,發現了一張捲成了圓柱形的羊皮紙地樓梯上,因慕兒的制服不到自己的心魔,她把這張羊皮紙撿起了放到自己的裙袋中,之後繼續行向低層。當慕兒行到底層時,在她的視線中完全沒有委何人,所以她可以安心地找,在一個很明顯的角位上有一個門,門上有一個很明顯的女性標誌,所以慕兒行快就確定這個是女廁,她跑進了這廁所內。

不久,慕兒從帶住一些水氣離開了廁所,她沿住下來的路回到206室,中途沒有什麼異狀,只是完全沒有看到有人在四處走動。當慕兒回到206室的門前時
她很自然地說[我回來啦!]她打開了206室的門。

[喔,食物以經準備好了,可以吃了!]理悟帶住興奮的心情說住。

慕兒進入了房間,一邊關門一邊說她剛剛撿到一張羊皮紙的事,她把那張羊皮紙從自己的裙袋中拿了出來。

[哎呀,幹麻亂撿地上的東西......算了,下次不好再亂撿了,因為這些東西可能對物主相當重要。]理悟帶住訓話的形式說住。

[知道,知道。]慕兒帶住呼籲的語氣回答。

[或者先看看紙內的內容,看看能不能找回物主。]理悟理所當然地說。

慕兒把羊皮紙交給了理悟,理悟把這張羊皮紙拉開時,發現那不是內世界的交體,而是外世界的,這點令到慕兒和理悟相當驚訝,2人都立即望住對方,之後2人都點了點頭,他們就開始閱讀這內文。

9月28日晴

我和青蛙照原定計畫在卡格神殿進行第2次的轉化,但是我們在程序上出現錯誤,因程序錯誤,所以所有能量都準中了在卡格神殿的中央,因中心存了太多能量,令到神殿內發生了一次小形爆炸,我和青蛙在爆炸前一看到這個情況便立即向住神殿的門口狂跑,我們走到一半,神殿就開始爆炸,我成功回避了爆炸所產生出來的致命一擊,但是青蛙側被爆炸所產生出來的碎片打中了,青蛙在這次錯誤中陣亡了,而我就開始步行回去總部。

PS:我不會再給任何東西在我身邊消失。

[什麼跟什麼喔!什麼轉化喔?]慕兒出現了一些突然奇來的火氣。

[我也不知道,或者我們到了卡格神殿就可以找多更多線索,現在我們最好先吃東西吧,因我們一會兒就要出發了。]理悟冷靜地說。

慕兒一邊深呼吸嚐試降低不明由來的火氣,一邊行到食物旁開始進食,理悟看到之後邊微笑邊開始進食。

他們吃完了東西之後,理悟就開始收拾自己的行理,慕兒則在等候,

[奇望這次可以在卡格神殿內找到線索。]理悟一些小擔憂地說。

[現在擔心都沒有用啦,到了現場才算吧。]慕兒開朗地回答。

理悟微笑地嗯了一笑。

過了一會,理悟把自己的東西拾好後,他們就離開開206房,旅館又再次回復之前那麼熱鬧,突然理悟拍拍慕兒的手臂,慕兒一面擬問的樣子地望向理悟,理悟向她打了個眼色,慕兒明白了他想表示什麼,所以向他點點頭,之後繼續前進。他們行到旅館的底層,理悟把鎖匙還給了旅館老板,他們便離開了旅館。

TOP

<第六話>
慕兒和理悟開始向卡格神殿移動,理悟在離開村子時就開口了
[喔,差點忘了。]他在自己的布袋拿出一把短劍再開口[這是給你的,另外在這裡可以說話了。]

慕兒一邊接過短劍一邊半開玩笑地問[這東西給我有什麼企圖?]

[沒有什麼企圖,只是預防萬一。]理悟把慕兒的玩笑接了下去。

[那麼謝了]慕兒笑住的說。

他們行了數十分鐘時,理悟突然表情變得奇怪,

慕兒擔心地問道[什麼事?]

[來者不善!]理悟以極細的音頻說道。

理悟一邊把背後的劍拿出一邊向慕兒說[他的目標應該是我,先隱藏起來。]

慕兒就立即走到樹後,當理悟看到慕兒隱藏了後就用內世界的語言開始說話,不久,對方出現了,是人類,他手扼一把長劍,裝了類似防毒面容的頭盔。慕兒開始沉思,為什麼是人類,人類找我們幹麻?理悟和那人談了幾句後,對方就先出手,他以衝突的方式直接刺向理悟,理悟以外世界的言語說道[太衝動了。]理悟把身體打側,對方的攻擊就打偏了,不只是打偏那麼簡單,還有做成了一個很大的虛位,理悟立即用劍面向那人的後腦攻擊,對方立即倒地。

[慕兒這件事解決了,我們繼續行吧]理悟一邊行住一邊說

[嗯?解決了?]慕兒一邊追上理悟一邊問道。

[我沒有殺他,只是打暈了他,希望下次不會再以同一種情況下相見。]理悟微笑地說。

[嗯,那麼他有沒有說自己找我們幹什麼?]慕兒開始問道。

[他是來找你的,不過詳情他沒有回答,這個令我很擔憂。]理悟以沈重的聲音說道。

慕兒把之前理悟給他的短劍拿出[似乎這東西有用了。]慕兒理所當然地說。

理悟一邊收起自己的劍一邊說[唉...可是有武器沒有技巧都是圖言的。]

[這個簡單啦,在空閒時教我不是就行了嗎?]慕兒興奮地說。

理悟經過一會的思考就開口[那好吧,我教教吧。]

他們就一邊教學一邊上路,其實理悟根本就不想慕兒捲有這些危機中,但是對方的目標是她,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所以理悟才接受做教學工作。他們一邊行一邊教學,當他們行到有湖的地方時,就開始休息,[先休息一會,教學都先停一會,太多東西一次過進腦,吸收不會多。]慕兒嗯了一聲就開始休息,途中她又沉思住剛剛理悟戰鬥的事。

TOP

<第7話>內世界[角色制作進行中]


<第七話>
理悟一邊撿起自己的布袋,一邊問口[慕兒!要出發了。]

[知道了,知道了]慕兒抱住抱怨的心情回答

理悟從腰帶中拿出地圖,開始解釋現況[我們正在卡格神殿的右下方,我們再行一會,就會到達]

之後,他們就開始繼續上路,理悟繼續做住教學。行了一會,在途中出現了一個森林,他們停下了腳步,這時理悟相當擬或,因為在地圖中,卡格神殿付近根本就沒有森林。慕兒看到理悟的表情,開始有少許膽心,正當慕兒想開口時,森林中出現了中年女子的慘叫,

理悟一聽到慘叫聲就立即開口[我要進入這不明的森林了,要跟來嗎?]

[要,但是為何這森林.....]正當慕兒想問下去時,

理悟就打斷了她的說話[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候,因有人正在等候救援!]

理悟說完後就背起慕跑入了森林。森林有很多生物,所以在內世界來說,森林是最危險的地方,因為在內世界幾乎每一種生物,都經過進化,無論是腦部或體格都有明顯的強化,所以在內世界中,就連一隻松鼠都可以帶有攻擊性。

過了2分鐘左右的長跑,開始發現地上有模糊的血跡,

[已經流了這麼多血嗎]理悟壓低了聲線自然自言道

慕兒看到血跡後,便開口問道[嗯?理悟,這些血跡是?]

[是剛發出叫聲那個女人的,這個人大約是被其他生物打斷了大動脈,就算現在找到她,我也救不到她....]理悟一邊看住血跡一邊解說住。

慕兒凝視住理悟問道[放棄了嗎?理悟?]

[但.....]理悟遲緩了幾秒再道問口[我明白了,就算我們沒有能力令她活下去,但是最少我們可以令她安心地死去]

理悟說完後,就開始跟住血跡移動。跑了數分鐘,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隻人類那麼大的野豬,那隻野豬一邊咬住一名中年女人一邊行住,

理悟看到後立即叫道[喂!前邊的生物給我停下來!]

野豬開始回頭,與理悟對視

野豬突然問口[你為何會說這種言語]

理悟聽到那野豬說話後頓時呆了,慕兒倒相當好奇地問[野豬先生又為何會董這個言語?]

理悟被慕兒問的問題拉回到了現實,就開口了[雖然現在相當混亂,但我希望你可以放了那女人]

野豬帶住不爽的表情開口[本身我們和人類沒有什麼過節,但你知道為什麼我要殺這個女人?就是因為她偷了我們最重要的東西,雖然我們是動物,但我們都有我們要保護的東西。]

理悟冷靜地回答[其實老實說那人已經死定了,我只希可以好好地令她安息]

野豬心情開始回復,牠帶住和平的口氣問道[你和她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對她那麼好?]

[其實我興她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們只是出於善心]理悟帶住微笑說道

野豬一邊大笑住一邊開口[哈..哈..這個世界的人會有善心..哈別說笑了!]

慕兒帶住少許火氣開口[你理解錯了,我們是由另一個世界被吸入來的,那個世界正好就是用我們現在使用的語言]

野豬頓時遲緩了,牠看住牠面對的2個人類過了一會才開口[看來你們不像說慌,那好吧,你先把這人安葬]野豬把口中的女人放到地上,

理悟開始行近那女人旁邊開口問道[謝,另外,請問你有何稱呼]

野豬走到樹旁才回答[這個我沒有必要回答你]

過了數分鐘,理悟把那中年女人安葬完了

野豬就問口[你應該不知到這個世界是什麼東西,很多擬問吧,不過我只可以這樣說,這個世界己被神當成垃圾]

野豬把不知何時拿來的書掉給理悟再道問口[這本書是由神的使者寫的,所以這書會解答你的擬問,還有後會無期了]

整個森林突然消失了,在理悟和慕兒腦海中只得2個字[混亂],但是書的確是在理悟的手中,中年女人的確已安葬。

TOP

<第八話>
理悟把手上的布袋放下,之後就開始翻開剛得回來的古舊書本,慕兒因對這麼厚的書完全無興趣,所以在理悟旁邊玩弄自己的短劍。

'哇哈哈,這是超高度機物的文件,如不是工作人員會死的!!!不是工作人員的可能性根本是0,開玩笑的,你好,如果你本身是一個負面的人,請不要看下去。'內文明顯出現了一個警告而且還要是外界的文字,理悟翻到下一頁

'好吧,以下是這個世界的由來。近10年我們這些笨蛋科學家成功究竟出時空轉移的機械,發現世界其實只是與北歐神話故事差無很己,如果真是相同的話,這個世界應該有神的存在,先說回世界的由來吧,這都只是使用北歐神話的假設,世界是由一棵世界樹所形成,這棵世界樹分了3個分別不同的路,一條是伸向人類的中庭,另一條是巨人國度,而最後一條是死人之國,但是實際上,這些3個不同的路還有不同的分枝,而我們,則正在看這本書的你,也是在中庭的其中一條分枝內,雖然還沒確實這些分枝有什麼用途,但是可以看得出,分枝和主世界的發生的東西完全一致(從科技上和市鎮的發展可以看到),所以這些分枝的功用大概給諸神用作back up所使用,但是我們現生於這個分枝,在10幾年前突然不斷發生一些動物狂暴化攻擊人類,人與之間突然不能溝通等怪事,如果世界真的有神,那麼命運3女神為什麼不來解決這些問題呢?她們的工作難道不是解決這些問題嗎,這裡我們想到2個可能性,
第一個可能性3女神吧工了
第二個可能性神已經放棄了這條分枝

因理悟完全沒有其他關於內世界的資料,所以只能站時相信這個科學家的資料,他把這本記事本放到布袋內,
之後就冷靜地開口
[慕兒,我們要起行了,這本書我之後才會看下去。]

慕兒好奇地問[嗯。那麼主要是寫什麼?]

理悟一邊拿起布袋一邊以煩悶的聲音回答[小朋友是不會明的。]

[小氣!]

他們又繼續開始起行,途中理悟自然自言開口[命運3女神是什麼東西?]

[什麼麻,什麼3女神?]慕兒把理悟拉回現實

[我說的是命運3女神啦,好像是出在什麼北歐神...話....啦]理悟不自覺地衝口而出

慕兒面部流露出火氣地開口[這個好像是管理3個不同時間的神啦,好像是過去.現在.未來,其他都不記得了。]

[為什麼你會知道]

[就是那個白痴老爸突然叫我去學什麼北歐神話,強迫了我去上什麼鬼課程,真的叫人生氣!]慕兒立即進行一連署的轟炸

[好了好了]理悟試住平定慕兒的心情

[那麼你知道這個來幹什麼?]慕兒的表情再次回復平時一樣

[你是多面人嗎!?]

[不要拉開話題!]

[你不會明的,算吧!]


P.S.如果大家覺得好看的話
請回覆
因為我弟開始工作了
基本上也忘了這個作品
如果大家還想看下去
請回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catter_kir 論壇積分 +5 原創內容 2009-10-28 09:56 PM

TOP

回覆 #8 keyuuuuu 的帖子

I want to read next chapter.

TOP

thanks!! useful to me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