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三國•戰國•無雙》(下)

[隱藏]

《三國•戰國•無雙》(下)

《三國•戰國•無雙》(下)


         呂布受死一刻,突然天上日月無光,四野重雲密佈,狂風大作,吹得身在法場的人東歪西倒,紛紛爆體而死。一時間,血腥之氣隨風捲動,天上地下一片紅!劊子手的刀猛然被狂風絞碎,碎片肆無忌憚地在劊子手身上飛動切割,一下快似一下,他當埸以糜爛血人的姿態死去……惟有呂布安如泰山,朦朧間便到了一個陌生的異境……



呂布急問:「這裡是啥鬼地方?你是何方神聖?幹嗎把我抓來這裡?」言訖,他本能地做出揮舞方天戟的動作,在不知不覺間,狻猊金甲及方天戟等裝備早已披加到他身上。呂布見狀,即揮戟往那個抓他的怪人奔殺過去!銀影一晃,呂布一戟穿破怪人的背脊,噴出團團紫氣。濃濃紫氣中,呂布見到一雙一紅一綠的眼睛注視自己,同時間,他亦聽見一把異樣的聲音:「以我之血,奪我之角,天地無雙,永世不滅……」



正當本多忠勝彌留之際,他只感到一股紫氣覆蓋,令自己渾身是勁,這是前所未真的舒服受用。迷糊間就來到一個異境……本多忠勝正感疑惑之際,一個魅影飛擊而來,本多忠勝本能地用上蜻蛉切的槍法,鹿角兜、及蜻蛉切等武裝就悄然無語地加諸其身。青光一閃,魅影中槍,紫煙炸現,一雙一紅一綠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瞪著本多忠勝,一把異樣的聲音破空而至:「以我之角,注我之血,天地無雙,永世不滅……」



命運的安排下,兩個被選中的人,將要盡行一場生死決鬥,以求續命!



命運的對決就發生在這一個荒島之上,卻見四野佈滿五花八門的嶙峋怪石,或似鷹騰虎伏,或像獅熊相搏,或是馬豹兢速,或若青牛飲水……諸般形如獸類的奇石,都盡見此地。若從上空鳥瞰,則如觀察一個百獸大觀園那樣,甚是壯觀雄奇。此地中央,有形似飛龍的石山乙座,矯首擺尾,凌駕百獸奇石之上,盡現君臨天下的傲然霸氣。這「百獸險灘」四面環海,海浪重擊岩岸,岩岸堅守其位。浪,碎了!碎浪變成片片飛舞的雪花,煞是好看。海濤洶湧澎湃,恰如群魔弄影,濤聲始起彼落,形如水中雷嘯轟嗚而至……這無邊的穹蒼,雄奇的怪石、絢麗的雪浪等諸般大自然的奇妙創造,究竟是誰定下?人若置身奇中,定然會發出當年楚國詩人屈原《天問》的感歎!古今的英雄們啊!你們是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



幻境過後,呂布及本多忠勝都來到這個「百獸險灘」,他們都急著要在此地找到那個帶角或帶血的人……



呂布到處尋找那「帶角的人」,同樣地,本多忠勝也在四周尋找那「帶血的人」。人的際遇有時奇怪得很,有些人明明遠在天涯,卻可遙相感應;而有些人明明近在只尺,卻偏生貌合神離,比陌生人還更陌生!此時此地,本多忠勝跟呂布雖然只有百步之遙,卻看不見到方。然而,無雙大蛇的計劃,又豈會讓這兩個人在尋尋覓覓中擱置?「轟隆!」一道銀蛇劃天而過,本多忠勝和呂布都同時意識到,殺戮的時刻到來了!二人不約而同的往同一方向狂奔,那「飛龍石山」!他們的戰馬就在他們狂奔的同時,夢幻地在他們身邊出現。本多忠勝和呂布非但沒有為這突如其來的情景驚訝,反而十分興奮,只一下起落,就飛身馬上,繼續往相同目的地狂奔!雖然呂布及本多忠勝並未相遇,但他們跟愛駒相遇,上馬的時間是多麼的一致。



終於,本多忠勝跟呂布相遇了!二人四目交投,都想從對方眸子中瞧出個破綻來。從彼此的眼神交流中,雙方都感受到對方強烈的戰意。此外,雙方更感受對手正以一般強大又澎湃的精神力量向自己逼來。畢竟,二人都是身經百戰的猛將,大家都深深明白要在戰場上活命,取了要有高超的武功及高度的軍事才能之外,精神的力量亦舉足輕重。只要其中一方稍一分神,敵方就有機可乘,而己方就性命堪輿。為此,雙方都拼盡全力,將全部自信貫注眼神之中,以令對方看不出破綻來。看來,他們都成功了。「轟隆!」又一道銀蛇破空飛過,雷光甫散,本多忠勝跟呂布二人同時向對方轟出第一擊!槍來戟往,勁風披面,簡單平凡的一刺包含了無限的自信,這是一擊必殺的自信!



二人的第一擊瞬間即逝,從那一招以後,大家心裡明白,此戰若非傾盡全力,決難善罷。此後,雙方各自策騎遠走,再組攻勢。縱然荒島石路難行,但赤兔馬和三國黑都是頗有靈性矌世神駒,行走於崎嶇不平的石路之上,不但沒有半點疾礙,反而腳力愈加狂盛。也許,馬兒們都為主人氣息所感染而比拼起來。二將策騎你追我逐,相互攻守,二將方就這般舞戟弄槍的對拆三百多個回合……只見青光飛梭,銀影縱橫,點點火光激射開來,彷彿整個荒島都因這火光而光明大放……



戰況激烈,呂布跟本多忠勝都感到心臟劇烈跳動。「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彷彿心臟要炸開似的。儘管如此,但二將手上仍未有絲毫放鬆。他們都十分了解鬆手的後果,所以毫不猶豫的將潛能爆發到極至,以求重創對手。正當二人相鬥正酣之際,天空下起雨來。雨水甫下,本多忠勝二話不說急旋蜻蛉切槍尖,將雨水捲成水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飛擊呂布的赤兔馬。呂布起會不知?當下依樣畫葫蘆的以方天戟急捲雨水,化雨成錐飛轟本多忠勝的三國黑!說時遅,那時快,兩匹名駒就此枉死……



眼見愛駒為對方格斃,二將都強壓悲憤的情緒,沉著應戰。三國黑一死,本多忠勝飛身挺槍,如飛鷹啄兔的直往呂布心臟位置衝刺。呂布揮戟一格擋開此招,本多忠勝一著地就猛攻呂布,逼得呂布只可緊守門戶。「嘿!」本多忠勝猛吸一口氣,眼中精光大盛,隨即使出「蜻蛉切槍法」的不傳之秘──「奧義•疾風流派•刑風大暴砍」!「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剎那間,本多忠勝以蜻蛉切向呂布連砍十八招,招招兇,招招狠。幸虧呂布武功高強,否則早已被砍成肉泥!



十八招過後,鋒利無比的蜻蛉切及攻堅破強的方天戟都出現一同程度的耗損。卻說這「蜻蛉切」和「方天戟」都是彌足珍貴的絕代神兵。前者因其鋒利的程度連輕如蜻蜓也沒法於槍口駐足而得名,而後者則以海底寒竹附以五方精金鑄造而見稱。呂布及本多忠勝各持神兵爭雄天下,其兵猶未毀傷。但二者之兵盡皆毀於此戰,此戰之激烈,可謂曠古鑠今!



「蜻蛉切槍法」的不傳之秘甫一使畢,呂布旋即還以殺招。電光火石間,呂布使出一招「天狼化鎧」,身法如電,出招奇快,接二連三的分攻本多忠勝上中下三路。本多忠勝巧挑蜻蛉切化解敵招,呂布未等招數用老,猝然急抖方天畫戟祭出一式「破軍七殺」,一戟七幻,從四方八面攻擊本多忠勝。本多忠勝又豈是等閒之輩?槍起槍落,儼如仙子起舞的以曼妙身法將呂布戟上招數悉數架開。「破軍七殺」被破一刻,呂布急抽右腿飛踢本多忠勝右手,乘勢飛身半空,本多忠勝本欲躲開,終究慢了一步!這邊廂本多忠勝躲避不及,那邊廂呂布早已連人帶戟欺身而下,打出一式「紫雷斬青山」,直轟本多忠勝門面!本多忠勝傾力一擋,格開呂布險招,雙方虎口均感劇震,然後雙方各自躍開戰圈,再組攻勢……

雨愈下愈大,二人的體力所剩無幾了。二人各自喘氣如牛,思索著殺敵之法。一會兒過去了,二將聚氣完畢,就在雷光乍現的一剎,各自衝向對方使出捨命一擊!雨冷,槍更冷,蜻蛉切冷鋒直貫呂布心藏;風寒,戟更寒,方天戟寒刃疾斷本多忠勝腰背。風息了,雨停了。天地萬物彷彿睡了,時間彷彿凝住了,一切彷彿都完結了……呂布及本多忠勝終於可好好地四目交投,這下子,大家終於可以好好地作內心的交流……



「你真神,當年我獨戰劉、關、張,猶可輕易勝過去,今天我獨戰於你卻如此費勁兒,還要……唉!算我呂布服你了!」



「你真神,豐臣秀吉、織田信長諸君雖強,可是都比不上你……我本多忠勝一生從不服人,這下子我可服你了!



「百獸荒島」上,兩位猛將含笑而逝……天下無雙……無人堪當……



「斬!」一聲下令。呂布,好一代三國無雙就畢命於一名藉藉無聞的劊子手的刀下。



雪雨飄零,本多忠勝,好一代戰國無雙就在病榻上據然長逝。



一柄橫掃天下的方天戟,一匹桀驁不馴的赤兔馬,一位無可匹敵的呂奉先,一位威棱莫犯的三國無雙……



一把無與爭鋒的蜻蛉切,一頭心高氣傲的三國黑,一個百戰百勝的平八郎,一個撼天動地的戰國無雙……



一道邪異妖魅的目光,一個風雷交加的雨夜,一個奇石嶙峋的荒島,一個不可思議的神話,一埸扣人心弦的生死決……



天下無雙,無人堪當!



【全卷完】

本故事純實虛構,跟《真•三國無雙》並無關聯,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後記:

關於呂布, 本多的形象, 可說是人言人殊.

我對他們的印象就是很強, 很悍, 識英雄重英雄的好漢.

不知你的是何樣?

   

TOP

能遇上一值得敬佩的強敵,才是「英雄」們的「死而無憾」!
回首一看,盡是荒唐,莫怪道:年少輕狂!

TOP

thx for sharing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