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亂劍 第一集※誤※

[隱藏]

亂劍 第一集※誤※

亂劍   第一集※誤※    第一章 武林大會    作者:玥光
烈日當空,萬里無雲。
一輪小舟在浙江海外,向著一座小島行駛著。
舟上只有二人,一個看上已六、七十歲的白髮老人,一個帶著棕黑色面具的人。
那個帶著面具的人坐在舟中,正在划船,只見他兩手各握住一支划槳,閉著眼睛不斷地動著,手上帶著?黑色的手環。
而老人則站在舟上,一對精明的雙眼望著前方,左手在撫鬚,右手握住一把長劍。
「玥兒,這次是否能幫為師報仇,就看你的表現了。」那老人的聲線尖銳悲涼,像患了絕症,背對著面具人說道。
面具人還是閉著雙眼,說「師父,放心吧!玥兒必能幫師父手刃
仇人!」面具人聲線猶如十歲左右的兒童,但卻帶著少許成熟之氣。
那老人眼神現出一絲光芒,嘴角微張。但這模樣只是一瞬間,很快又變得像患病之人,又說「快到了。」
听到這句說話,那面具人終於睜開雙眼,一對冷漠精銳的眼睛便在面具的兩孔出現。

#######################################################

玄武門之變後,李世民登上皇位。北方突厥連番侵襲中原,東突厥大可汗頡利和他的侄兒小可汗實利,統率十萬大軍揮師南下,直逼唐朝首都長安。東突厥大軍駐紮在長安城外渭水以北,距長安城僅四十里,唐朝上下震恐。李世民無可奈何,只好孤注一擲,親自到渭水便橋向頡利乞和,還答應增加進貢財物的數量,東突厥大軍才撤退。這次事件對李世民震動很大,促使李世民決意要徹底剷除東突厥。渭水之盟後,李世民加緊了備戰,甚至親自垂範練兵三年後,李世民派大將李靖等人領兵十萬分道北征。此前所向無敵的東突厥,竟被唐軍一戰擊潰,頡利可汗被擒。東突厥的滅亡使西域諸蕃大為震駭,紛紛臣服唐朝。自此之後,李世民勵精圖治,成就唐朝豐盛。
江湖上,人人都佩服李世民這位皇帝,為國之侍,實是令他們身為中國人民面上貼金。
雖然國家安定,但是江湖卻十分動亂。白黑之爭,卻日益增強。白道的四派三門,與黑道的三島四教一年之中,死的人逾萬。
為全面殺滅黑道,白道的四派─天山派、青城派、金靈派及旭日派,三門─少林、紫蒼、峨眉便紛紛提議揀選盟主,以領導四派三門殺滅黑道,四派三門擇了日子,定了在驟騏島舉行武林大會

這驟麒島是武林大家李清華擁有,他年屆八十,一身武功由祖傳的「明鏡刀法」,在四十年前威震武林,只有各派掌門才有能力與之平手。他人嫉惡如仇,死在他刀下的黑道可以用來?做一座小山。武林人土皆佩服李清華為人,善惡分明,給了他一個「明鏡高人」稱號。而這驟麒島更因「明鏡高人」的威名而遠播,以致不少事務集會都會在此島舉行。
而這天,正是大會舉行之日,不少門派早早到了此島。這島雖說小,但卻不能說小。四周皆是岩石壁壘,石尖滿佈石壁,只有渡口一處低至海面,所謂易守難攻,正是此島。
此島皆是平原,只有數個竹林及一座山脈。李家正是座落於竹林之林,山脈之下。但山上依然有李家的屋物,而且李家更在最高
峰「麒麟峰」上建了一座比武之地,稱為麟劍庭。此麟劍庭打造得甚為精美,外圍是石椅,此石椅有六級,環抱比武場地,呈了一個大圓形,只有入口那處有一個缺口。
中間就是比武場地,是一個圓形凸起高台。台上四角有四隻石麒麟,樣貌兇惡,張口露牙,十分威武。
此時正有一人站在高台,那人向四周坐滿了石椅的人抱拳行禮,
那人雖白髮滿頭,但老紋一條也沒有,真不知如何保養至此。
他說「各位武林同道,各門主大家好!」這句話洪厚有力,十分響亮,可見內力之高。四周人也是一聲好,場面十分壯觀。
「今天,十分榮幸大家來舍下舉行武林大會,真是為我面上貼金!今天之事,相信大家也期待已久,盟主之選,正是為了剷除黑道,光我白道。那黑道無惡不作,是武林人士也不能忍受,在此為了武林日後,只要能在大會比武中無敵於此,人品正直,便可
得盟主之位,領導我們!此比武是為聯合各門各派而設,希望大家點到即止,以免傷了和氣。武林大會正式開始!」
那老人轉身輕功一展,便到看台椅上。
此時台上空無一人,突然左方跳出一人,「青城派弟子況漠然,在此領教。」此人年若三十來歲,青衣勁裝,面上一片傲氣。
他抱拳行禮,右方便也跳出一人,那人黃衣閃亮,也是一套勁裝,手持長劍,向況漠然行禮後道「金靈派弟子金風向況兄領教!」
兩人各喝一聲「請!」便握劍出銷,兩人立即施展輕功,一下子兩劍相激,發出「爭!」的一聲,況漠然持劍轉身直入,劍氣形成半月狀,此乃青城派武功「青城玄風劍」此劍法柔中帶勁,若一不留神,倒是十分難纏。只見他持劍柔順,如雲似風般劍舞不斷。金風曾听師父說過,自然不敢輕忽。金風一個身影越過況漠然頭頂,這是金靈派聞名輕功「金雁風火」,其功速度十分之快,但使用時其內力聚於雙腳,以雙腳的內力帶動氣流,猶如腳踏風火輪,功力初成者需要集中精神,這金風也是初學此功,不能運用得宜,否則而他的速度當可立即擊敗況漠然。
況漠然眼見被人由頭頂穿過,心裡一氣,立即回身,來一招「風花掃巢」,只見他劍氣橫溢,三個身影沿著金風轉身,其速度可見一斑!金風仗著輕功,四處避劍,他在剛才與況漠然兩劍相觸之時,便已知自己功力不及況漠然,自然心裡暗驚,令他不敢與況漠然硬拼,心想等他一會氣力用盡,才有機會擊敗他。
看台上的正北方是各派掌門位置,此時一個黃衣少女被一位四十來歲男子的抱著,「爹爹,你說誰會贏?兩位哥哥打得好快呀,
青兒總是看不清!」那少女拉著男人的鬍子,那男人也不在意,應道「青兒,這兩個的功力不差,但說不上快!一會你的師兄上陣,你才知什麼叫快!」那男人左邊是一個光頭老和尚,這和尚見男人父女之談,便道「聶掌門,看來此次,你是勝卷在握吧!呵呵,老納也安慰,以聶掌門之才,實能領導我道中人,能讓黑道放下屠刀。」原來那男人是紫蒼門掌門聶空,此紫蒼門已有數百年之久,近年能人輩出,已與少林峨嵋並肩,所以稱得上「門」。而那和尚卻是少林方丈正日,此和尚在武林上黑白兩道皆為敬佩,一手「金鋼罩」已與當年達摩祖師九成,練得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之軀,更內力剛厚,當世可說第一人。
   

TOP

亂劍     第一集   誤     第二章  面具人

驚浪拍崖,崖下一輪小舟在海面上搖曳。

面具人將木槳隨手一掉,向老人說「師父,玥兒現在便上去,為你報仇!」老人

這時也轉了身,迎向面具人。那老人持劍橫放雙手,道「玥兒,此是為師一生愛

劍,名『若無』,你便用為師之劍幫為師手刃仇人。」

面具人拿起『若無』劍,持劍出鞘,只見劍身通體透明,寒氣冰涼。若非有心觀

劍,還以為只有劍柄,沒有劍刃。若在打鬥中急速揮動此劍,真是難以閃避。

面具人再沒有一語,便望向崖上,粗略估計,此崖也有三、四十來丈,便走向舟

頭。

聶空笑了笑,迎向和尚道「不敢當,不敢當!勝負也只是一種名,只要大家盡了

力便算了。」聶空說完此話,便拍了拍女兒的頭,說「青兒,一招之內便能分勝

負了,便是你師兄上陣的時候了。」那叫青兒的少女看上去也只有七、八歲,眼

睛雪亮,肌膚猶白,笑時兩個酒窩若隱若現,已可看出成年後必是美人一個。

听父親說完,立即望向台上二人,果見青衣哥哥滿面汗水,氣喘不停,而黃衣哥

哥則飛來飛去,也略有氣喘。原來況漠然雖然功力略高金風,但況漠然為人憨直,

練功時只揀剛勇之功,對輕功較為忽視,認為只要功夫剛猛,一拳一劍置人死地

便是功夫之道。卻不知若武功高強,但不會輕功的人對付輕功上乘之人也是沒有

辦法,連衣角也觸摸不到,如何殺敵?

現在被金風以輕功在面前轉來飛去,心裡更是氣上加氣,猛的追著金風。所謂「路

遙知馬力」,時間一久,不斷費力的況漠然已是脫力,現在只靠蠻力亂揮。金風

見到他的樣子,心裡笑了笑,暗道「現在不出手,更待何時?」金風立即放慢腳

步,迎向況漠然,一式「金童獻花」直刺天突穴,況漠然頭上已次豆汗淋漓,被

汗水濛了眼,來不及架擋,幸好金風平常在練門派武功「金星劍法」時也下了苦

功,看見況漠然來不及架擋,立時收回去勢,改變力道,架在況漠然頸部。

「承讓,承讓。況兄果然劍法剛陽!」金風說完,便收回長劍。況漠然知道自己

輸了,便「吥」的一聲,跳下高台。

金風贏了一仗,滿面笑容,他不笑還算,一笑真是驚倒眾生!原本平凡面孔,可

惜笑上來兩眼猶如一條幼線,一對招風耳令人感到實是「天蓬元帥下凡」,可惜

他是瘦的。這時他轉身向其他門派道「小弟幸勝一場,那位兄台可賜教?」

「我紫蒼門大弟子翟元向金兄請教數招!」只見一道影子橫空飛出,速度之快,

令在場武林人士同時大叫了一聲「好!」那影子站在金風背後,金風才發現他上

了來,立時叫苦暗道「這個翟元可是十分棘手,師父說過最大障礙莫過紫蒼門,

看來要認栽了。」雖然他自知不敵對方,但見對方年若二十來歲,跟自己相差不

遠,功力也不會高得怎麼強,把心一橫,便想用剛剛的戰術跟他拼過。

那影子原來是一位紫白勁裝的男子,只見他雖不算眉星劍目,但幼眉銳眼,面形

如山峰尖削,令人看上有種冷漠之情,算得上英俊。

兩人也不再多言「請!」各自一喝,金風便立即抽劍出擊,他依然仗著「金雁風

火」跳來飛去,想先試探翟元的功力如何。翟元卻十分奇怪,劍還未出韒,依然

站在原地看著金風跳來跳去。金風見他不動,看著自己猶如小丑,立時把劍運上

內力,橫空由上至下直挑向翟元的膻中、鳩尾及巨闕三穴。忽然翟元左手一動,

劍柄立即擊出擋著金風的劍刃,金風的虎口一麻,整個身軀被震飛丈外,險些掉

下高台,一道人影飄過,金風頸部已經被一把長劍劍刃指著。

金風豆粒大的汗水直流,心裡罵著「這什麼傢伙!內力這麼竟然這麼強?」翟元

回劍入鞘,道「金兄已經打過一場,內力不繼!我現在勝了,也是幸運。」金風

原本被一招擊敗,面子大掉,心裡早就問候了翟元的祖宗十八代,現在听他的說

話,倒是給他拉回面子,下得了台。

金風起了身,抱拳笑道「翟兄武功高強,勝了便勝了,所謂有能者居之嘛。」說

完了話,便轉身飛下高台。

翟元也不理他,望回各門派,「剩下的二派二門,有哪位兄台或師姐指教?」

原來這次武林大會,除了選盟主,還讓各門派在此比畫武功,所以每個門派只可

派出一人出戰,而且要是門下弟子才能參加。

觀台上沒有什麼回應,靜了一會。坐在北面看台的聶空,心裡笑了笑,「看來其

他門派也是被元兒的武功嚇壞了,也不想自己徒兒先出場,想等其他門派跟元兒

耗上幾場,才下場做黃雀。」

台上還是靜了一刻,忽然有人大喝「我來吧!」眾人隨聲音看去,听到這把像十

歲幼童的聲音,也大感奇怪。誰知望去的竟是西面的看台上,忽然從牆後跳出一

個人來。眾人吃驚的是西面可是懸崖,西邊看台的牆壁是直接建在其上,懸崖高

的至少數十丈,那人輕功如何了得,竟然那由懸崖以輕功直上,跨越牆壁下來。

那人站在看台上,眾人現在才看得清楚,原來只是一個身高不夠一米,體形瘦削

而且面上帶著面具的人。

那面具人也不理會眾人目光,又施輕功飛至高台上。主持開場的老人走了出來,

大喝「來者何人?敢打擾武林大會比武!」面具人應道「弟子江玥,奉師來此,

向各門派掌門門主挑戰。」眾人心裡大跳,這聲音顯是一位幼童之音,還敢挑戰

各門派掌門,豈不是自取其亡?

TOP

亂劍     第一集   誤     第三章  若無劍

「尊師何人?」老人問道。江玥望向老人,應道「江青松!」此言一出,眾人心裡皆想

「他不是死了嗎?」

此時掌門席上一位年約五十,髮色黑白交錯,粗眉大眼,方形面孔的白衣老人,站起身

道「小子,那傢伙在哪裡?」靜了一會,江玥卻沒有回應他的話來。白衣老人見江玥

不理會自己,怒得「啪!」一聲一掌打碎左近的木桌,又喝「臭小子,我問你說話,為

何不應?」又是靜了一刻,那老人更是氣怒。正想發惡時,江玥卻轉身望向他,道「白

衣、約五十歲。看來你就是天山派掌門康天方前輩,是吧?」那老人正是天山派掌門康

天方,康天方見他一開口便問自己身份,又以「前輩」稱呼,心裡的怒氣才消了兩成。

康天方道「你這小子眼光不錯,我就是康天方!…」他還未說完,江玥又道「不用多言

了,弟子今天前來,非與各門派說話。既然你就是康天方,弟子想向康前輩請教兩招。」

這話簡直令其他門派當作笑話,可知康天方由當了天山派掌門,一手「冰錯手」及「寒

霜心法」已練至爐火純青之境,非內力深厚之人與他對掌,恐怕一招已經變成冰人。

現在竟然有人公然向他挑戰,豈非令他人笑到倒地?

康天方身只想知道江青松身在何處,便道「小子不要胡鬧,以你身手也想與我比劃!快

說,江青松在哪裡?」江玥又是不回應。康天方立即提氣,一招「天山飛雪」兩腳交錯

踏空,飛至高台上。「臭小子,你想死嗎?」康天方伸手欲抓住江玥肩膀,誰料一手抓

空,江玥人影已飄至他身後。「前輩,原來你在叫我嗎?這裡太多人了,我也不知你在

叫我。我剛才已經自行介紹了,我叫江玥,難道你忘了?是了,老人總是記性不太好。」

江玥摸著頭,說著。

康天方這次簡直氣得面發青紅,大叫「你這小子,不讓你結成冰人,我豈不是任人嘲笑 ?」

他立即運上寒霜內力,一招「冰梅折支」爪向江玥。眾人看見康天方發怒出招,暗替江

玥難過,誰知康天方手還未到,一把劍已經出鞘,指著康天方。康天方依然不停手,笑

道「你這什麼劍?只有劍柄沒有劍刃!如何傷人?」忽然心裡念頭一閃,正想收手,卻

去勢已盡,一道血箭由他手掌中射出。康天方立時強行轉身,施展輕功退後數步。

「你這把劍…「若無劍」?」康天方右手握著左手手掌,只見他左手一道寸許的血痕。

江玥笑了笑,道「早說了前輩你老得健忘,現在還眼力衰退,唉,弟子為你傷心…」江

玥雖然帶著面具,但依然能看見其嘴唇下巴,只見他嘴角上彎地說話,那來傷心之貌?

康天方粗眉抖了數下,滿面通紅,道「「若無劍」乃天山萬年寒冰所製,通體透明,若

非有意觀察,如何能看見劍刃!」原來康天方剛才雖然看不到劍刃,但被「若無劍」寒

氣所刺,立時感到有誤。

「「若無劍」乃我派袓傳之物,十年前被人所盜。你這小子識趣的還我劍來,否則後果

自負。」康天方道。江玥望向東面的觀眾席,大喝「天山派弟子听令,現在我手持「若

無劍」,即是掌門。現在我下令,立即殺掉康天方叛徒。」他此話一出,東面天山派門

下的弟子立即處於兩難之下,因為眾所周知,「若無劍」是天山派袓師所傳,其袓師曾

下令以「若無劍」作掌門分辨之物,手持「若無劍」者,即是天山派掌門。

「你臭小子,活厭了吧!」康天方現在已經是一頭看著紅布的蠻牛,立即運上十成功力,

想一招擊敗江玥以取得「若無劍」。康天方兩手交錯於胸前,兩道寒流圍繞雙手,整個

人撲向江玥。

此招乃「冰錯手」中最後一式「冰龍吐珠」,純以深厚的寒霜內力運於手中,擊向敵人。

高台上立即寒氣湧現,內力稍差之人必會感到全身發殭,不能動彈。原本站在一旁的翟

元立時施展輕功,跳下高台。

康天方苦修四十年的寒霜心法,精華盡此,若中了這一掌,恐怕只是手腕或腳,也會立

即寒氣侵體,心臟立時冰結。只見江玥把劍插回劍鞘,右手手掌拍向康天方雙掌,康天

方立即全身內力一洩,「我給你看看這招「冰龍吐珠」的真正威力。」江玥笑道。

康天方冷汗狂流,暗想「此子竟能在運功時說話,功力竟如此之高。而且他好像懂得「冰

錯手」…」這時忽然感到對方內力大增,自己竟有後力不繼之象,心裡大荒。

要知兩方高手對壘,鬥的是真正修為。自然不能心有異樣,稍不留神,此時康天方竟然

心存難敵之心,自然出了破綻。江玥看出破綻,立時左手拍向康天方的右胸。一道寒猛

無比的冷流直入康天方的身體,以他的四十年修為,也感到全身刺痛。眾人見康天方被

江玥一掌震開,雖然康天方只後退數步,但他的面上竟然結了一層薄冰,全身痿宿成一

團站在高台上。

TOP

thx for sharing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