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王牌进化

[隱藏]

王牌进化

在同学的眼里,他是一个沉默寡言,个性呆滞的少年。
  在老板的眼里,他是一个麻木不仁,逆来顺受的临时工。
  在警察的眼里,他是一个思维缜密,凶残狠毒的通缉犯。
  ---------题记。
  方林。
  男。
  汉族。
  父母双亡。
  于公元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晚被发觉失踪,半月后其婶娘报警,在家中发觉高度腐烂的男尸三具,经DNA验证,分别属于同乡的刘既富,何凯,周定理三人。后经过多方调查,玉洪乡近两年来发生的十一起本来被认定的意外伤亡事故,应当均与此犯罪嫌疑人有所牵连。
  这是警方手上关于他的唯一资料,并且其中的大部分的资料,还是从方林家里那处空荡荡的破旧屋子中找到的,这个连环杀人案子留给警方的线索就实在太少了。值钱的东西早就被变卖一空--------被方林用来还了埋葬父母后借的外债。而墙角里的一堆冥纸灰烬就仿佛是象征着这少年的半生:阴涩,被风吹都要飘散的易碎,当然,还有死亡。
  作案动机清晰得就好似挂在堂屋正中的镜框玻璃---------在那里,本来已经死去三年的方林的父母,正在相片上对着三具死不瞑目的尸体灿烂的笑着-------警方已经确认,这两年来或者间接,或者直接死在方林手上的人,一共是六个。
  整整五男一女,加起来六个。
  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这六个人有亲戚,有老婆(丈夫),有儿女,有朋友,加起来的关系就仿佛是一张网,能将两个普通人活生生逼到绝路/死路上的网!当然或许他们并没有想要这两个人死,只是本能的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或是想制造一些娱乐的气氛以及高估了他人的承受压迫的能力。
  -------所以,悲剧发生了。
  这两个人正是方林的父母,然而他们还有另外一重十分隐秘且十分亲密的身份。
  姐弟。
  亲生的姐弟。
  所以,这个惊人的消息被哄传出去以后,很快的,一个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就在舆论和众人打着麻将时候飞溅的唾沫中岌岌可危。最为可怕的是,方林的母亲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遭到了那五个男人的突袭以及…….轮奸!
  这几个人之所以一直不遗余力的宣扬旁人的隐私,原因就是他们早就对这个美丽的少妇垂涎,本着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把它毁掉的恶念,这五个人就做下了如此恶行!
  于是在一个闷热得令人有些透不过气来的夏夜里,一对不堪世俗压力的夫妇带着解脱的感觉,服下了买来的老鼠药,等到方林察觉的时候,瞳孔都已经放大,心跳呼吸都停止好久了。本来的三口之家,轰然破灭,倒塌。
  他却没有哭,也没有闹,苍白着脸,呆滞的在父母的尸体旁边整整坐了好几日,只是间获的驱赶一下蚊子,苍蝇,才能发觉他还是活着的,最后等到邻居实在忍受不了散发出来的那恶臭气味,怒气冲冲的前来敲门,方林才很平静的拨通了殡仪馆的电话。
  直到这时候,被轰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才遽然熄灭,人人都怀了那么一丝半丝的歉疚之心,不大再好意思提起这事,那一夜的五人的罪恶也根本没有被传扬出去,只是围绕着方林的话题又逐渐多了起来。
  “我从小就看这孩子就有些呆,看来果然如此。”
  “那是,两兄妹搞那事,生出来的自然是傻子。”
  “他念书的成绩一直就不大好,咱家大妞说,老师训得最多的,就是这货了。”
  “十几岁的娃娃,就死气沉沉的,只怕也活不长。”
  “………”
  这些人却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每个正常人身上可能携带有几个甚至十几个有害的隐性等位基因,近亲通婚会使得这些隐性等位基因有更多的相遇机会,并且产生遗传上的异常。人类的核基因组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在近亲通婚的情况下,两个相同有问题的基因结合到一起的机会远远大于非近亲通婚的人,其后代的死亡率高,并常出现痴呆、畸形儿和遗传病患者。
  但是,高风险必然就会获得高回报,近亲结婚却还有极小的几率产生出某方面极其卓著的天才:在一八八五年的时候,德国的一个叫做阿洛伊斯的人娶了自己的嫡亲外甥女,他们的第一个儿子的名字叫作:
  ---------阿道夫.希特勒!
  进化论创始人达尔文的祖父母是嫡亲表兄妹,这并没有影响达尔文成为科学巨人。
  美国豪门杜邦家族近亲通婚整整百年,族中商业奇才众多!
  而最典型的,则是一对犹太人表兄妹,他们生下了一个公认的高智商天才
  -------爱因斯坦!
  方林,便也正是这极小概率中的一份子!
  他到现在还清晰的记得,第一个动手杀的人,便是楼下的刁老板娘!她偷听到父母在电话中无意泄露出来的秘密后引为奇谈,不遗余力到处去宣扬,若不是她,自己的生活便绝不会似现在这样孤苦伶仃,凄然一生!
  三年前的那天夜里,他足足在安静的长街上等了三小时四十二分三十七秒,终于等到了这肥女人牌瘾过足,于是便从身后偷偷掩至,举起手中的砖头,骤然发力,对准后脑勺狠狠的砸了下去!
  ……………..
  啪!
  血水四溅!
  “方林你这小兔崽子怎么做事的!做墩子(即饭店中专管切菜,切肉的,配菜的)半年了,却还是连骨头都剁不来!”
  这破响锣的声音一起,整个“奇香味”的厨房里的人,都不需要听内容,便都知道万强又在拿着新来的那小伙子出气了。说来也有些希奇,半年前来应聘的时候,这叫做方林的小伙子手法确实生疏,叫他露两手,弄了半天,切出来的肉片只能用块来形容,而肉丝……则少说也有蜡烛粗细,最后哭笑不得的厨师长让他去削萝卜皮,萝卜倒是削好了,只是二斤重的萝卜整整被他削剩下了二两。
  然而天生我材必有用,精明的老板在外间听服务员将此事当成笑话说起以后,却赶到了厨房里,望了望眼前木呐平静的少年,直截了当的把他拖到案板前,丢了一把厚背菜刀上去,不耐烦的道:
  “你能不能吃苦?”
  方林从旁边默默的取下了一条围裙围上,瘦弱的身体被宽大的围裙一裹,更加显得瘦骨伶仃,他接着才简明扼要的道:
  “能。”
  老板挽起袖子,翘着嘴上叼着的云烟,从旁边的冷柜中乒乒乓乓拖出来整整十来片猪肋排,加起来怕不有百十斤重,喘着气道:
  “你要是能今天把这些排骨给我剁好,就留下来吧。”
  方林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握住了斩在菜板上的厚实刀柄。
  其实,大概是所谓的上天对人是公平的缘故,天才往往还会加上白痴的后缀,一些人在某个方面特别突出,那么往往他在另外方面就会出来弱势,就好比陈景润对家务是一片茫然,某位钢琴天才生活不能自理,爱因思坦下厨房的后果就是引发火灾,也方林也是如此,他从小就不大会削铅笔,不太擅长做这些精细的工作。不过他的骨子里有一股狠劲,越不擅长的方面,他就越是要锻炼。
  在进门之前,方林就对这家名为“奇香味”的火锅店观察了两个小时,发觉此处的招牌就是排骨火锅,因此他推断出,此处所缺的,很可能就是能够担起剁排骨这种苦差使的人手,因此便进来应聘--------以至于人人都没有留意到,在老板未发话之前,这少年已经预先将厚围裙穿上,避免用力斩砍排骨的时候血水溅到身上了。
   

TOP

于是忍住手臂酸痛的方林,很成功的得到了这份高强度,低回报的工作。准确的说,是兼职。
  他现在有三重身份,一重身份是奇香味的员工,一重身份是南川大学的成人大专学生,最后那重身份,却是公安部网上通缉的要犯!
  只是没有人会将那通缉令上略胖,圆脸的憨厚少年,与眼前这个削瘦,高颧,冷漠,木呐的人联系在一起,事实上就算此时方林的父母重新活转过来,也未必能认出他们的儿子!
  这却并不是整容。
  方林从看到了父母的尸体那一刻起,就定下了复仇的决心。而他还没有要与仇人同归于尽的打算,因此首先设想的,那就是退路!
  为了迅速的改换成现在的模样,方林在亲手杀死了复仇名单上的最后那三个人之后,便开始在路上口服预先备好的特殊减肥药物,接着又用石头生生敲去了上颌的左右犬齿!
  这是一个恶心而充满了痛苦的过程,因为减肥药物加上节食,体重就开始急速下降,犬齿的拔除,则使得面部的肌群开始出现局部的萎缩。这两个巧妙而残忍的办法,使得方林的形貌发生了极其迅速的改变!再加上通缉令上的照片乃是他刻意放在老屋中留给警方的---------方林算准他们绝对寻不到自己近期的其余照片!以至于他虽连名字也没有改换,却是没有人会将他与那个杀人凶犯联想到一起!

TOP

  将整整两百余斤排骨剁成大小很不一致的碎块以后,方林终于完成了今天的工作,他甩着酸疼的手臂面无表情的向着内间走了进去,拿起自己从垃圾堆中拾回来的破旧塑料饭盒,舀了满满的一盒白饭就着旁边的泡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而客人吃剩的干锅排骨的油水汤汁,他也可以舀些来泡饭。
  一顿晚饭加上两百块一个月的工资。这就是方林这份工作的待遇,同样也是精明的老板肯让这个笨手笨脚的员工留下来的主要原因。这个价钱只是相当于洗盘子工的三分之一,但是高强度的劳动量,却是洗盘子的三倍!
  所以,不管方林平时如何沉默,如何不近人情,如何的笨拙,但他只要没有犯什么大错,就算是厨房里最有权威的厨师长也不能叫他滚蛋的--------当然前提是在没有出现一个比他要价更低的替补以前。
  方林吃完三大盒米饭,四份泡菜,无声的站了起来,走到卫生池边用水冲洗着饭盒,负责带他的万强刻意的从他的身边撞了过去,将数十个碗盘哗哗啦啦的叠进了泛着油污泡沫的洗碗池中,然后翻起一双牛眼,骂骂咧咧的道:
  “不长眼啊?滚一边去!”
  方林淡淡的将自己的破饭盒收了起来,忍不住望了他一看。其实方林在这些小事,根本是心平气和,以往的他几乎是忍受了整个社会的嘲讽,鄙视,冷漠,与之相比,这万强的刻意挑衅简直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造成方林多看一眼的原因是:
  透过万强油污的白色厨师服的领口,竟是隐约出现了一个淡绿色的怪异刺青!那刺青是一个十分狰狞咆哮的鬼头形状,在方林的目光投射上去的时候,鬼头的那双凶厉传神的眸子,赫然竟是诡秘的向着他眨了一眨!
  两人同时都是一震!万强滔滔不绝的污言秽语遽然间是被一把剪子生生中断了似的,嘎然而止,而方林年轻冰冷坚硬的心中,也陡然的生出了一股从头到脚都冰凉的寒意!
  然而,当事的双方都不约而同的背过身去分头走开,各忙各的去了,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弄妥店中的这一切后,已是晚上十点多了,方林费力的穿梭过人头攒动的大堂,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将目前店中消费者能给老板提供的利润算了出来,一共是六千七百一十四块五毛六分。他望的第一眼,就已经将所有的消费客人统计了出来,紧接着通过心算加上成本核算,在短短两秒中得出了如下数据。这只是方林平日里条件反射的锻炼自己的行为,等下走到大街上,他又要开始默记行过的车牌号码。事实上,他是在强迫自己善于思考的大脑一刻不停的工作,否则就会难以自禁的想起服毒自杀的父母的那两双眼睛!
  ----------那两双绝望,无奈,哀伤的眼睛!
  父母死后,方林没有哭,他的心中只是被万千把刀子搅扯般,流淌着温热刺痛的鲜血--------那伤口始终没有愈合,并且血也一直在流淌,他恨自己为何没能觉察到父母的求死的念头,而他本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这滚雪球般的自责令方林疯狂的杀死了或直接间接逼死父母的那六个人,但是复仇过后的日益处强大空虚,令他实在难以承受。甚至心中有个疯狂的念头一直在呐喊着:
  “或毁灭了我,或毁灭了这世界!”
  两排街灯安静的延伸向前方,组建成了两条平行的光带,汽车或快或缓慢的从街上开过,走在人行道上的方林却忽然闷哼一声,痛苦的按住了头部。
  这是过度用脑的后遗症。
  精于推理的他,非常清楚自己不久将来的下场是什么,精神崩溃被强制隔离,或是选择一场轰轰烈烈的毁灭。
  一波一波的剧烈神经性痛楚卷袭而来,方林觉得自己仿佛一叶孤舟沉落在痛苦的咆哮大海里,仿佛随时都会舟覆人亡。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死死掐住身边的树干,连指甲也倒翻了过来,剧痛依稀,但他疲倦的大脑,依然在疯狂飞速的转动,脑海里不自主的出现种种复杂纷乱的回忆,然而就在方林即将崩溃的刹那,他的脑海里猛然闪过了一双眼睛!
  一双凶厉传神的眸子!
  那个刺青!

TOP

刹那间,潮水般的痛楚退去,方林几乎是在半秒的时候就判断出,已有的科学知识,不能解释一个刺在人胸口皮肤的刺青为何会自动眨眼。那几乎崩溃的精神立即被他半强迫半自愿的全部转移到了这个问题的思考上来。
  直到走回了住的地方,方林也没有能够对此事作出了一个任何符合逻辑科学的解释,他却感到十分庆幸,这关于刺青的问题一天没有解开,就代表着他一天不用再受那无限痛楚的煎熬。
  方林所住的地方,是南川大学的学生宿舍楼,他在家乡策划杀人后,便在一处早已预备好的地方躲了一个月,等到减肥药与拔牙后的容貌有了颇大的改换之后,便坦然的登上火车,来到了这处三流大学中就读,他当然不是要来读书,只是想藏身,而因为骤然扩招而管理混乱的大学中,有着海量的同龄人,廉价的住宿处,大把空闲的时间,方林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地方更安全的了?
  而不出他所料的是:教务处唯一重视的,就是那学生有没有如数交纳学费。至于其他的,均是形式主义。而入学新手接待处的老师,显然只重视钞票的真伪,连续丢到验钞机中查证了三次,而方林按照程序递上的假身份证,却连扫上一眼的闲心都没,甚至连他学生证上的姓名,也写成了方凌。
  他当然不会站出来纠正这个伟大的错误。
  ………………
  “回来了啊?老三?”同寝室的毛伟从在公用洗漱间里,满嘴白沫的塞着牙刷出声招呼道。
  方林嘴角扯了扯,点了点头。毛伟显然也很习惯他的性格,一笑后,仰头咕嘟咕嘟的继续。方林的话虽然不多,但却很擅长为人处事,同寝的人都与他关系颇好,虽然背地里有人嘲笑的叫他呆鹅,但当面通常都亲密的叫他老三。
  正如大多数的大学男生寝室一样,脏乱差是免不了的,因为学校扩招了部分学生的关系,他们的宿舍便很不够用,因此这间小小的斗室中,就整整塞进了八个男生,不过由于方林素来爱净的缘故,这寝室里比起其他地方来说,也可以算得上干净明亮了,他推门进去,坐在床边看人打了一会儿牌,便爬上床去睡了,只是在梦中浮现得最多的,依然是那双邪恶凶厉的鬼眸!
  第二日上完课以后,方林默默的收拾好书本,平静的行出门去,他眼下给自己定下的目标,那就是一定要低调,尽量显出平凡,就像一滴水只能溶入大海,才能够成功的藏匿起来。
  他早早的来到了奇香味的铺面上,这时候中午的繁忙已过,地面桌凳都已打扫干净,四下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连前门的两个迎宾小姐懒懒的斜靠在内间米黄的沙发上打着瞌睡,方林行到了厨房中,揭开冷柜一看,却发觉采购还没有将今天的活儿买回来,便呆呆的站在了原地一会儿后,寻出磨刀石来仔细的磨着斩骨刀,紧接着又主动将四下里洒上水,扫除干净。
  何老板出来撞见了,夸奖了几句,但也只是夸奖而已,物质上的奖励是不要痴心妄想的了。
  想来是这几日生意特别好的缘故,今儿采购急忙忙的往店里拖了整整两趟,那架老旧的电动三轮实在已不堪重负,在行驶时都发出了黯哑难当的嘎吱声,让人很怀疑下一秒它就会彻底散架开来。而方林的活儿便平添了一半还多,经过半年来的磨练,他已学会在拿刀的掌上绑上一层布条,本来摩擦出来的血泡早已破裂,此时在高强度的工作中,摩擦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然而就算他从排骨一运来便不停歇的开始砍劈着,外间生意消耗的速度已是越来越快,他加工的速度便已完全跟随不上了。到后来气急败坏的老板目睹好几群客人失望走掉以后,终于奔入厨房脸色铁青的前来监工。
  但是方林之所以肯前来做这项工作,一是想借劳累的杂务来打发时间,好令自己不去思考太多的事情,二来则完全是出于锻炼自己欠缺的能力。希望尽量能活得能像正常人一些。所以,他完全无视肉痛无比的老板的大声咆哮催促,依旧我行我素的慢丝条理的剁着,竭力的使自己剁出来的排骨小一些,个头均匀一些。何老板见自己亲临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终于怒发冲冠,将抽到一半的烟屁股一掐!大声骂道:
  “老子在这里你还敢偷懒?搞快!”
  方林垂眉闭眼的恍若未闻,依旧慢吞吞的剁着,直到眼前一亮,忽然挥刀狂剁,将手间的那根肋条斩成数十段,这才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果可以仔细用弹簧称来量足等份的话,便能发觉这十来段排骨虽然大小形状各不一样,但是其每一块的重量,就会出现惊人的相似!这便是方林剁了半年排骨,每日里整整剁足五个小时的收获。
  他本就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虽然因为基因缺陷的关系,在这等细微小事上的把握有所欠缺,但正所谓熟能生巧,每日里总有那么几次会出现这等灵光一闪的感觉,凭借本能将排骨剁得等重等量--------就与NBA的那些职业球员在投篮时候,偶然会出现百发百中的情况颇为类似。可以这么说,寻找到这种从容感觉并且享受它,已成了失去人生目标的方林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了

TOP

说起来剁排骨其实只是一件相当难受的粗脏活计,并且报酬低得可怜,其实方林之所以一直能够带着享受的感觉来做这份工作,为的就是能够体验那灵光一闪时的那种对自身的超越。
  何老板看着方林慢悠悠的动作,终于忍受不住,打早脸色铁青的就要过来教训这目中无人的小子,谁知刚上前两步,菜板用力一响,“啪”的一声飞溅了几团碎肉血沫出来,惊得他连忙后退,惟恐身上的报喜鸟被脏污了,好容易见方林停下刀正要重拾勇气过来教训人,却见这少年抬头,平静的望了他少许,将握刀的那只手伸出来,慢慢的将缠在上面的血迹斑斑的白布解脱,何老板见了他的动作,不知道怎的,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退了一步,咽了一口唾沫,勉强维持先前的气势道:
  “你…….你不做事想干嘛?”
  方林很诚恳的道:
  “我的能力有限,看来是不能满足您的要求了,这就自己辞职吧,这个月的工资,也就不要了。”
  说着便将身上的围裙卷了起来,打算立即闪人,何老板的心中猛然若被重击,这小子若走了,上哪去找这么廉价的工人去?难得他又手脚勤快,还能当半个清洁工人用,纵然弄得慢了些,但他的手也确实看起来没偷懒,最关键的是!现在去人才市场上去另外找个墩子来,那非得给一千五包吃住不可,人品还难说得很!
  人们常常说:当一件东西要失去的时候,才会明白它的可贵---------这何老板也是,此时才想起了方林的好处来,忙结结巴巴的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进来看看,顺带催催而已,你干得不错的。继续继续,大家努力,晚上我加餐请客。”
  一面说,一面便狼狈无比,点头哈腰的向外走,方林嘴角微微上牵,干两百块一个月的临时工还能干得似自己这样,牛气烘烘连老板也怕的,想来也算是个奇迹了。
  这一晚上,方林一人当然是忙不过来的,之后老板亲自操刀上阵,陪他一道猛斩肋排,手上虽然被打出了两个大血泡,但这却典型的算得上痛并快乐着,晚上两点多一结帐,何老板已是眉开眼笑,实在赚得盆满钵满,整整五百斤猪肋排做成干锅,整卖得精光,于是铁公鸡也难得的拔了次毛,每人发了五十块奖金,而晚饭----------准确的说,是宵夜,名义上是火锅,其实是将客人吃剩下的锅底混合在一起!但忙碌整天,都是饿得慌了,人人都在狼吞虎咽顾不了那么多,只图把肚子填饱再说。
  方林这晚上也着实累得厉害,他虽然忍耐力极强,但是身体上的疼痛可以克制,耗去的劲力却不能平空变将出来,连吃饭的时候,也是使的左手,他的饭量颇大,又讲究细嚼慢咽,所以吃完之时,人大多都散了,连最勤快的周三哥也直接靠在旁边的凳子上就打起了鼾,方林也就拿了自己的饭盒前去洗刷,弄到一半时候,他的瞳孔遽然缩紧!
  --------那万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声无息的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方林能知道此事,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危机预感,也不是由于万强发出了声音被他觉察,而是他面前的不锈钢水笼头巧妙的将他背后的情景反射了出来!
  “什么事?”方林忽然出声,淡淡的说。他虽然对万强身上那个会眨眼的刺青很感兴趣,可是他却知道,你越是在意的东西,越要表现的满不在乎,这样才能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最大的收益。
  吓了一跳的反而是万强,他浑身一凛道:
  “你,你怎知道我来了?”
  方林嘴角微微上翘,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又补问了一句:
  “什么事?”
  万强对这种完全处于被动方式的对答很是有些不满,额头上青筋一绽,但又强忍了下来道:
  “也没什么事,只是你是大学生,最近胸口有些不舒服,想请你帮我看看。”
  方林心中一动,他的确想仔细观察一下万强胸口的那个刺青,只是一直就在计划如何才不能引人起疑的进行此事,谁知此人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他的心中刹那间掠过一丝很不好的预感--------要知道,天地间的所有东西,都包含了利弊两面,凡是太顺利的事情,往往背后都牵连了些不大寻常的危机。
  若是以方林谨慎的性格,很是想出声将此事推脱开来,但这时候,眼前这个男人忽然一把扯开了胸前的衬衣!扣子“啪啦啪啦“的落了一地!
  那个刺青!
  那个狞笑着的血红色刺青又呈现在了方林的眼前!
  这时候他更是敏锐的留意到,除去了上衣万强,浑身上下的肌肉轮廓异常清晰,一块一块的突兀了出来,看样子,竟是在长年熬炼气力里度过的!
  但说实话,这厨房上下,他是最懒的一个,整天不是揣了手坐着,就是四处闲逛好似个监工,之所以这位苛刻的老板能容忍,那是因为万强的妹妹也在店里,并且与何铁公鸡的关系颇为暧昧。
  这个刺青…….很诡异。
  方林只能用诡异两个字来形容它。
  自从那日初见这刺青以后,他便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刺青的方法有两种,一是用鲨鱼牙齿及动物骨刺捆上木棒蘸上墨水,用小锤敲击入肤。第二种是用数第一种是毛利人流传下来的骨针绑在一起捆在木棒上,手工点刺入肤。但是无论哪种方法,都不可能营造出如此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图案!
  猛然间,那个狰狞猛恶的刺青,忽然咧开嘴对他笑了一笑!
  饶是方林心理素质极其过硬,可以做到谋杀了人后立即就倒头安睡,但也被此事陡然惊了一跳,四下里一片安静,日光灯的光芒变得惨白,水龙头的水在“滴答”响着,空气里有诡秘的气氛在悄然酝酿,万强脸色数变,最后面无表情的道:
  “好看吗?”
  方林深吸一口气,他注意到万强看似平静,但是食指和拇指已在不住搓捏,眼球也微微外突,并且连手臂上的寒毛都微微张起,这说明他此时正处于一个异常激动的状态中,他脑海里刹那间闪现过无数念头,但双目骤然之间,又对上了那对深邃的鬼眼,竟是不由自主的回答道:
  “很……古怪的模样。”
  万强一下子就窜前过来,一把捏住了方林的胳膊,双目里红筋清晰可见,激动得声音都剧变了的怪叫道:
  “你........你果然看得见这梦魇烙印!”
  方林的自制力何其之强,话一出口,立知不妙,想要大声呼喊,猛然间腰上一凉,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似乎有什么极尖锐的东西刺入了皮肤,在腰间的表面血肉里颤抖着,万强的声音变得阴沉诡秘,一字一句的道:
  “走。”
  方林已经判断了出来,自己已被一把刀子抵住了腰,他冷静的道:
  “去哪里?你小心别伤着我。这里可随时都有人来的。”
  万强不说话,只是手略动了动,刺入体内半寸的刀尖用锐利痛楚的感觉给方林指示了行去的方向。
  那里是楼梯。
  方林本来以为万强要把自己挟持到通常人很少去的楼顶天台,但两人行进的方向却是向下,他很有些不明白,难道这家伙打算就这么押着自己下楼到大堂里去?他就不怕有人报警?就算他不怕,但是自己这个通缉犯却怕啊!
  可惜方林没有选择,只能随着楼梯跟随他向下走。隐约可以见到,万强的眼睛半闭着,胸口的那个狰狞鬼首刺青,发着朦胧的微光,在照耀到楼梯的时候,竟是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折射感觉!仿佛那坚硬的地面,都出现了水波般的漾动,像是那里有一层障壁,在间隔着另外一个世界!
  两人就这么轻轻易易的穿透了过去!
  接着走了半层楼梯后,方林立即就觉察出了不对来!他每日里进出此处,为了大脑不至于空闲下来,当真随时都在寻找数据来记忆。正常的情况下,这半层楼梯一共是十一阶,每一阶高十四厘米,然而他发觉,先前下的半层还属正常,转过拐角以后,脚下的楼梯就变作了十三阶,而每一阶的高度,也略有降低!
  万强因为激动而喘息着,催促方林快往下走,若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此时他们应该已经走到了火锅城的楼下大堂处,然而方林眼前出现的,却又是一个光线昏暗的转折,那无穷弯曲而下的楼梯,竟似要直通地底深处

TOP

这一切都不能以现代科学来形容了。四下里一片静谧,甚至还有不停响起的水声和粗重兴奋的呼吸声混合在了一起,方林感觉自己手臂上似被连上了一道铁箍,根本就是被这万强毫不费力的拖着向前走去。
  五层,六层,七层…….方林在心中默默数着,留意着向下迈进的梯次,虽然普通人都能做到观察周围环境,但是方林却可以从中留意到大量的细节,并且将之储存在脑海里,更能借助推理逻辑学,预判出即将会发生的某些事实。
  在走到第十一层的时候,已经可以隐约听到喧哗的人声,方林饶是有着心理准备,但还是生出不由自主的喜悦,在这样阴沉的环境里缓慢行进,实在是令人心理上都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压抑,连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在走到第十三层的时候,已没有楼梯可下了,脚下传来的质感是且软且腻的感觉,那就仿佛是踩在…….内脏上一样。
  这时候,万强胸前的那个狰狞刺青发出了幽绿的光芒,很是阴冷的将四下照亮了开来,但也仅仅是局限于他们身周数米的地方,就好似是一个惨淡的微绿光球将两人包裹了起来。紧接着,远处陡然有一丝锐利白光闪了一下,方林见了,立即条件反射般的闭上了眼睛,他只觉得双目一阵刺痛,单单是被这光耀了那么半秒的时候,就有一种身心都被刺伤了的感觉!
  而万强则立即惨叫了一声,他的双目凸出眼眶几乎一厘米,脖子上的青筋也一根一根暴突了出去,看起来像是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整个人似乎会立即炸裂!他的双手在空中狂舞乱抓,喉头里咯咯吱吱的哑声痛苦道:
  “等……..等下!”
  黑暗中传来了一个飘渺冷酷的声音,带了金属般的硬度和质感道:
  “你违反了规则,所以应该接受惩罚!”
  声音传来的一刹那,万强已声嘶力竭的吼了出来:
  “我没有!这个人能看到梦魇烙印!”
  他的吼叫声在这虚幻诡秘的空间里传扬了开来,交相叠撞着,远处白光忽的炽亮,又湮息,不过此时的感觉给方林却是很有些温和,接着渐渐的,那光芒就若水银泄地也似的铺散了过来,就像是一条白茫茫的大道,若地毯般直接延伸到了两人的眼前。
  万强大喜之下,忙拖着方林顺着白光奔了过去,随着距离的接近,方林留意到前方渐渐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轮廓,再走近些才发现,那赫然是一座泛出青铜色泽,上面整齐生出各类长长獠牙的巨大拱门,其高度至少超过了百米,就那么顶天立地的撑持在那里,单单是看着它,心中就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莫大敬畏,有想要跪地膜拜的冲动。
  门下,坐着一个人。
  那人的脸上戴了一副面具,与万强胸前的那只刺青鬼首一模一样。他仅仅是坐在那里,方林就感觉到万强捏着自己前臂的大手已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由于兴奋。
  “就是他?能看到你的梦魇烙印?”那鬼首面具人说话了。
  万强急忙道:
  “千真万确!”
  鬼首面具人转向了方林,他的目光由上至下的扫视过来,方林立即觉得浑身上下的汗毛都倒竖而起,就像是被某种电荷迎面穿透过一般。但他依然很平静的站在原地,默默的望着对方。
  “恩。”鬼首面具人徐徐的道:“你没有说谎,13776号。他的确能看到你的梦魇烙印。根据世界法则,你可以提出一个符合身份的要求。”
  万强“咕嘟”一声咽下了一口唾沫,干涩无比的喘息道:
  “我……..我要求脱离这个地方!重新过回正常的生活!”
  鬼首面具人顿了一顿,显然很是觉得有些意外,旋即用那种冷硬的语音道:
  “你可知道代价?”
  万强的脸抽搐了一下,双眼露出疯狂的光芒,这种目光,方林曾经在那种输红了眼的赌徒身上多次看到过!
  “我…….知…….道!只要能顺利走出你身后的那扇门,就能同这鬼地方一刀两断!万强万
  老二咬牙切齿的道。“别人能走出去,为什么我不能?”
  听到这句话,方林就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事情,是别人能做而你却做不到的。
  鬼首面具人声音平淡得不带任何起伏的道:
  “进门吧!”
  他的背后,瞬间出现了一扇寻常无比的破旧木门,若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平常之处,那就是木门的把手上,隐隐约约透出一丝动人心魄的红色光芒!
  万强的脸肌扭曲着,忽然大吼一声,握住了那个把手扑进了门中,门开关得极快,但是方林依然可以看到内中透露出来的一丝血红色光芒,房间内猛然响起了连声古怪的响动,既仿佛是一头凶兽在用力咀嚼骨骼,又若是十七八个人在用力拉动锯子伐断木头。然而只是过了一分钟……….准确的说,是方林默数到五十五下的时候,房屋里陡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绝望的惨嘶!
  “杀了我!快杀了我!”
  这话音刚落,在连声极有力砍肉削骨的闷响过去,有黑色的沫液从那门缝中标洒了出来,将方林的脸上击得生疼,又缓缓的滑淌而落。方林却没有伸手去擦上一擦,反而饶有兴致的回味着先前房间中最后传出的声音,并且情不自禁的想道:
  “原来,人的骨头被剁碎发出的响声,和猪骨头被剁碎的响声,都是一模一样的吧。”
  鬼首面具人安静的望了他好一会儿,才淡淡的道:
  “过来吧。”
  方林想了一想才道:
  “既然我来到了这里,又看见了这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若不加入,想必后果很严重了。”
  “后果就是他一样。”鬼首面具人平静的道,他说话的时候,眼睛是望着方林脸上的那一条渐渐凝聚的鲜血。
  “那么,加入了有什么好处?”方林笑了笑,这个时候他竟然还笑得出来!“就好像是一个十分苛刻的老板要聘请员工,你总得先把福利待遇亮一亮吧。”
  鬼首面具人未想到这少年竟是如此镇定,他楞了一楞才道:
  “如果……你能够完成交付出来的十个黄金主线任务,那么,可以提出一个要求。”
  方林忽然深深吸气,他垂着头,旁人也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能感觉到这少年有着极其激烈的思想斗争,良久,才很是审慎的用词道:
  “那么…….这个要求是不是能够完成一些现代科学做不到……..或者是想都想不到的事情?比如……..让死掉并且已经被火化的人复生?”
  “能。”鬼首面具人只回答了一个字。显然,他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询问这个问题的人了。
  而方林遽然握紧了拳头,这并不是要攻击人的前兆,而是由于过度的激动兴奋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了开来,嘴唇因此被无意识的咬破,有一股咸涩的腥味儿在口腔里徜徉。
  --------那是血的味道。
  “我加入。”方林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道:“要我怎么做?”
  “你杀过人?”鬼首面具人忽然问出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而方林却知道,他是从自己目睹人惨死后的平静中看出了这一点,于是很技巧的道: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
  鬼首面具人深深望了他一眼,忽然弹了弹手指。
  只见他身后那一扇接天连地,诡异宏伟的青铜色巨门,忽然发出了微弱的光芒,那光芒的色泽十分诡异恐怖,就仿佛是沉稠的鲜血被刷到了那巨门之上。鬼首面具人吩咐道:
  “走过去吧。”
  方林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行了过去,在距离巨门还有一米的地方就发觉,那门上竟有无数细微的小子和诡异的花纹,他正要仔细看清,猛然身体前方传来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大吸力,胸口上紧接着是一阵热辣辣的疼,然后便昏迷了过去!

TOP

有回先放

TOP

thx for sharing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