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搜索:
Yahoo!字典
打印

[新聞] 不是不愛!我,只是忘記了

不是不愛!我,只是忘記了

一個人終其一生,所要經歷的恩怨情仇、所要面對的生離死別不計其數,很難很難的就是能夠選擇自己所期待的模式,走最後一哩路,跟親人道別!

阿其與阿玉同為88歲的高齡老人,二人結縭65年;阿其是個務實的公務人員,但帶有日式教育下的威嚴與脾氣,阿玉是以夫為天的典型家管,一手帶大三個兒子、一個女兒與十二個內外孫。按說是該頤養天年的日子,卻因諸病侵襲而囿於病魔的牢籠裡,親疏不分、萬事皆空。

洗腎近三年的阿玉,還伴隨糖尿病、高血壓、眼疾、皮膚等其他疾病,更麻煩的是日益惡化的失智症狀,前一分鐘女兒剛幫她洗好澡,下一秒鐘問誰幫她洗的澡,她只說是一個查某、生份人,剛吃飽飯,卻又跟另一個人抱怨說沒吃飯,兒子、媳婦、孫子們在面前,名字與人已經對不上。除了三餐與如廁,阿玉鎮日昏睡在床,毫無起身的動力,跟家人談話的意願與能力也逐步退化。

圖/Pixabay

而一向注重健康與保養的阿其,原先身體狀況維持得不錯,雖經大腸癌開刀,但術後數年來,仍能騎腳踏車逛市場、去圖書館看報紙、去金融機構整理存簿、還能自己買午餐。

近日,老先生無預警地跌坐地板,經檢查發現癌細胞已轉移到肺部,導致無法站立與行走,立即入院進行治療。一星期後,老先生坐著輪椅出院,瘦骨嶙峋的身軀、油盡燈枯的樣態,讓家人不敢置信,也難以接受。

回到家,阿其完全沒有力氣言語、行動;阿玉頻問這個陌生人怎麼會到我們家?他生病了嗎?為什麼要坐輪椅?看著眾多家人回來探病,阿玉也只是好奇地問,那麼多人來看他喔,為什麼不是去他們家,而是來我們家呢?

呵!燥熱的夏日老宅裡,卻令人感覺到透著股冷冽的寒意,沁入心脾的是一種孤單與無奈,正如龍劭華先生所演唱的歌曲:「冷冷風中,有一種感慨,吹入心肝,愈來愈寒,只有寂寞,一路陪阮行。」牽手不再牽手,僅僅將自己當成陌生人,阿其清醒的意識裡,應該是裝載著滿滿的不甘願吧!

子女們先將阿其清洗完畢,抱到床上安置妥當,接下來要攙扶阿玉就寢,阿玉突然問:「那個人在裡面睡覺嗎?」,兒子回答是,阿玉剛起身的屁股馬上又坐下,並嚷著:「我不要進去,我不要跟那個人睡覺!」兒子連哄帶騙先帶她去如廁,許是想到接下來要進去那個房間,阿玉竟坐在馬桶上超過20分鐘,還不願出來。

女兒好聲好氣的攙著她,邊幫她整理衣褲,邊哄著:「很晚了,我們去睡覺。」誰知走到房門口,阿玉冷不防地緊抱住門柱,說什麼也不進去跟陌生人睡覺。任憑百般勸說,她就像小孩子耍賴、杵著。後來兒子對她說「那個不是陌生人,是您老公,是阿其啊,阿其你知道嗎?」阿玉點頭,慢慢鬆開手,不是很樂意地躺下去睡覺!之後這樣的戲碼天天上演一次。

圖/Pixabay

少年夫妻老來伴,可是人生列車到站前,夫妻卻只能各自分飛,同榻共枕的老伴不願同床,豈是短短無奈二字足以道盡辛酸哪!

荒山亮先生的一首《趁我還會記》,便是瀕臨失智者發出的吶喊!又何嘗不是對世間人的警示:「怎樣叫我放抹記,初次的滋味,怎樣叫我放抹記,熟悉的氣味。我想要轉去,趁我還會記!」

有人說死並不可怕;但面對這樣的家庭驟變,深深覺得年老不是那麼可怕,遺忘才是奪人生存意志的殺手。趁著還記得,多對家人表達心中的關心與愛意吧!
   

TOP

重要聲明:小卒資訊論壇 是一個公開的學術交流及分享平台。 論壇內所有檔案及內容 都只可作學術交流之用,絕不能用商業用途。 所有會員均須對自己所發表的言論而引起的法律責任負責(包括上傳檔案或連結), 本壇並不擔保該等資料之準確性及可靠性,且概不會就因有關資料之任何不確或遺漏而引致之任何損失或 損害承擔任何責任(不論是否與侵權行為、訂立契約或其他方面有關 ) 。